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鬼王
    就在我要溢出舍利子的时候,小艾剩余的那一丝灵意紧紧拉住了我,两股力量在撕扯着,保持艰难的平衡。

    小艾的灵意越来越弱,有点拉不住我的时候,突然它像是一滴水,“嗖”的钻入了我灵魂体意识里,快速在交融。

    这一瞬间,陡然我感觉自己强大起来,浑身能量充盈。

    我居然抵挡住了人头的强大怨力,重新回归舍利子。刚才的经历真是惊心动魄,差点就毁在人头手里。

    这时外面已风平浪静,人头的喊声停下了。王强从容地把人头重新封进木匣子里,然后放进背包。

    张宏坐在对面目瞪口呆,良久他站起来,叹口气说:“我学了将近半年的降灵术,可还是不如你。老王,从小你就比我聪明,原想着在法力修行上能胜你一筹,现在来看,还是差着一截。你通过我的考验了。”

    王强背好背包:“我什么时候能见到鬼王?”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带你去见鬼王。”张宏神情有些郁郁。

    王强背着背包进到木屋里,休息了。张宏在原地踟蹰良久,慢慢走向前面鬼王的府邸。

    王强在硬板床上躺着,很快进入梦乡。一夜过去了,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窗外飘满了灰色的雾气。

    王强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门开了,张宏走进来,神色有些憔悴,尤其是两个眼睛有些发青。

    他说道,鬼王要见你。

    王强静静坐了片刻,站起身,背着背包走了出来。白天再看这片荒地,还是有些阴森,槟城的阳光很好,却照不亮这片地方,总是觉得雾气绰绰,阴森可怖。

    张宏带着王强一路往前走,走了很长时间,才穿过这片尸窑。到了府邸前,王强这样的铁血战士居然有了一些紧张,周围冷意森森,似乎这里不是人住的地方,而是到了一处太平间。

    张宏把后门打开,轻轻说:“师父正在见客,我们去了不要打扰他。”

    王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进的门里,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客厅,透着东南亚风格,墙上摆满了花环,花环下面是坛坛罐罐,有些是半透明的,能看到装着防腐液,泡着一具具小孩尸体。除了这些东西,还有一些高高低低的鬼神塑像,说不清是哪门哪派的,看起来都带着强烈的东南亚风格,一个个眉眼都很妩媚。

    一进到这里,王强就感觉有些头晕。就连我也感受到了很多的怨气。这个地方,简直就是阴魂恶鬼的大本营,相当于另一种意义上的阴间,作为灵魂体的我有着本能的害怕。

    客厅里坐着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人,大概二十多岁,长得很是妩媚,风尘气很重,光着两条腿正在抽烟。

    她看到张宏说了几句话,应该是问询什么,张宏跟她对话。两人说了几句,女人站起来走向二楼。

    张宏看着王强说:“这是鬼王的现任老婆,是个厉害角色,她跟你抛媚眼的时候,你千万别接着。”

    王强淡淡笑笑,没说话。

    张宏凝视着他:“真的老王,我感觉你变得太多了,难道是修习黑巫法的原因?”他叹口气摇摇头:“咱们两个都回不到以前了。”

    时间不长,那女人赤着脚走下来,用糯雅的东南亚语说了几句话。张宏道:“鬼王让咱们上去,到了上面怎么办,你看我的眼色行事。”

    王强跟着张宏到了二楼,其实鬼王家里空间挺大,但是堆的东西太多,各种法器、神鬼雕像和人尸体的防腐液瓶子,而且到了这里,能明显感觉到王强的头很沉很晕。

    他微微皱眉,再极力抑制自己的不适。

    到了一扇白色的木门前,女人把门打开,示意张宏和王强进去。走进门里,内室不大,四面瓶瓶罐罐,地上铺着一条价值不菲的毯子,在毯子上坐着两个人。

    左边那个应该就是鬼王了,瘦瘦高高,剃着很古怪的发型,前面是平头,后面是齐着肩膀的半长发,脸上刻满了经咒,密密麻麻不知凡几。对面坐着一个女人,穿着和服,显然是日本人了,高高的发髻,描眉画鬓神色动人,特有女人味。

    张宏带着王强进去,鬼王和日本女人都没有理会他们。

    张宏十分有眼力地带着王强坐在角落。

    日本女人用东南亚语和鬼王说着什么,鬼王极其不耐烦,口气已经不好了,应该是拒绝了什么,并让女人离开。

    其实细品品,鬼王还蛮有原则,他不会因为什么人触怒了自己而滥下降头,他的情绪和表达在正常情况下和普通人其实是一样的。

    日本女人笑嘻嘻地站起来,并不动怒,抬眼看看张宏和王强。她袅袅婷婷走了出去。

    等她走了出去,鬼王看向张宏和王强,用问询地语气闻着张宏,张宏对王强说:“鬼王让你过去。”

    王强提着背包站起来,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走向鬼王,而是离开了屋子。

    鬼王很奇怪,有问询之色看着张宏。张宏面红耳赤,赶紧说了声抱歉,追了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王强紧紧盯着前面走的日本女人,看着女人出了房门。

    他正要跟过去,张宏一把拉住他,低声说:“你疯了?你干什么?好不容易见到鬼王为什么要走?”

    王强心神不定:“那个日本女人我认识。”

    张宏难以置信:“老王啊,真的假的?那女人是日本九将门的大将,听说还是一派的教主,从来没有涉足过日本之外的地方,你怎么可能认识她?”

    王强想了想:“或许是我认错了吧。”

    “赶紧的,”张宏说:“鬼王还在等你,他老人家脾气不太好,你要惹怒了他,有什么后果就不好说了。”

    张宏拉着他重新上了楼,去见鬼王。

    我的心怦怦直跳,王强马上就要刺杀鬼王了,现在到了图穷匕首见的地步。

    到了密室,王强坐在鬼王的对面,鬼王说话很慢,发音很好听,和他丑陋苍老的面容成很鲜明的对比。张宏在一边翻译:“鬼王要看你带来的人头。”

    王强把背包放在面前,拉开拉链抱出木头匣子,然后打开盖子,取出了人头。

    鬼王说着什么,张宏叹口气翻译:“他说这个人头好重的怨气。”

    王强把人头朝着鬼王的方向一推,张宏过来抱住人头送到鬼王的身边,鬼王摸了摸人头的头发,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一个细长的小瓶,摘掉瓶塞,从里面倒出湿漉漉的类似油的东西落在头发上。

    人头竟然缓缓睁开眼,随即嘴唇又动了动。

    鬼王放好小瓶,让张宏从旁边桌子上取来一个碟子,里面铺着深黄色的药粉,特别像中东的特有调味料。鬼王抓住一把黄色粉末放在嘴里,使劲地嚼了嚼,然后都吐在人头上,整个人头弄得淋漓不堪,黄色粉末合着鬼王的唾液在人头的脸上慢慢往下流。

    最后鬼王搓搓手,把剩余的那点药末都淋在人头的头发上。

    他对张宏吩咐了一声,张宏到旁边的桌旁拿起一个空碟子,把人头小心翼翼放在上面,然后放置在一尊小乘佛陀的下面,摆在那里有供奉之意。

    鬼王用毛巾擦擦嘴,对着王强说了几句话。

    张宏翻译说:“鬼王知道你的情况了,他想再确定一下,你是想要五十万的林吉特赏金,还是想拜他为师。”

    王强说了一句话,让张宏觉得匪夷所思。王强说道:“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想问鬼王一个问题,请他告诉我,刚才那个日本女人找他是来做什么的。”

    张宏瞪大眼睛:“你疯了吗?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问他要更好的东西?你管什么日本女人?”

    这时候鬼王有些不满意,大声呵斥张宏,可能是他发觉张宏背着他在私下和王强说着什么。张宏没办法,照实把王强的要求翻译过去。

    鬼王看着王强,缓缓说着,说一句张宏在旁边翻译一句,“这个日本女人找我来,是让我加入他们的联盟,一起对付华人。我是不可能参加这样的联盟,她便约我举行一场斗法,我们之间是以性命为赌注。”

    显然张宏也没听过这样的事,他怔怔地看着鬼王。

    王强沉默一下,说:“你可以不应这场斗法。”

    鬼王笑了笑,没有说话。

    张宏叹口气:“老王显然你不知道巫师圈的江湖规矩,这场斗法你应不应,人家都会对付你。而且如果外人知道鬼王怂了,不敢应战,他的名声也就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