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一章 现场的秘密
    全本.,最快更新黑巫秘闻最新章节!

    “很好,你们速度够快的,行动力惊人。”富少伟说。

    释夫站在一边不说话,指望不上这个和尚。如今的场面明显处于下风,可我们嘴上不能饶人,不然这么灰溜溜走了,日后传出去还以为我们多怕他似的。

    “你们也不错,和我们只是前后脚,这么快就找来了。”我说。

    富少伟在黑夜中盯着,冷笑一声:“王强,咱们真是冤家路窄,走哪都能碰上。”

    “那又怎么样。”我说:“哪条法律规定只准你来,不准我来。”

    朱老爷子闷哼一声:“打什么嘴仗,少伟赶紧带人封地,把无关人员赶走。”

    富少伟深一脚浅一脚踩着烂泥过来,用手电照着我:“姓王的,咱俩的私人恩怨日后再说,今晚我很严肃地告诉你,这个地方你们必须马上离开。”

    小鱼在后面大喊:“凭什么,仗势欺人吗?”

    朱老爷子猛地一收手里的文玩核桃,冷笑说:“还真不是仗势欺人。就跟你们说明白,第一我们是事主杨国庆委托而来,这地方算是无主的,可事情由他而起,我们又是被他委托而来,这就是名正言顺!第二,这个地方极其凶险,险恶到完全出乎你们的意料,看你们这几个小辈懵懂无知的样子,我让你们迅速离开是为了你们好。能封住这个地方的,只有我们有这个能力。你们一旦意气用事,很可能会出现不可预料的后果。”

    朱老爷子说的是句句在理,我想起刚才在水泥管子里的经历,有一阵强大的阴风从头顶刮过,很可能出了管道,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如果它是强大的怨灵,一旦流失到民间,很可能会附着在某个老百姓的身上,到时候真的会产生十分恶劣的后果。

    可就这么走了,我不甘心,我相信小鱼也是一样。朱老爷子带着富少伟这一票人,我们的能力是无法阻止的,但至少可以分一杯羹吧。

    我说道:“我不会离开这里的,我们也是修行界的一员,凭什么把我们赶走。关键时候我们也可以帮得上忙。”

    富少伟冷笑:“帮得上忙?就你们这几块料?哼哼。”

    周围的黑衣人大笑,手电光在地上乱闪。小鱼破口大骂,骂得非常难听,朱老爷子面沉似水,走到他的面前,还没等我们明白怎么回事,他一个大嘴巴结结实实扇在小鱼的脸上。

    这一巴掌力气多大吧,把小鱼打的原地转三圈,当时摔在地上,眼睛发直,给打懵了。

    “孩子少教,我就替你爹妈教育你!”朱老爷子怒气冲冲地说:“我最烦年轻人不尊敬老年人,你才多大,嘴里就‘妈儿妈儿的’,少教的玩意,打你是为了你好!”

    小鱼反应过来,怒吼一声:“我他妈跟你拼了。”

    四五个大汉紧紧拉着他,把他拖到原地,就要拳打脚踢。朱老爷子面无表情:“年轻人没有素质,嚣张跋扈,被自己人收拾总比出去让外人弄死好!”

    我哪能看小鱼吃亏,踩着烂泥跑过去,把这些人拉开:“干什么,干什么,欺负人是不是?”

    朱老爷子不耐烦一挥手:“全都收拾了,都是同道不要下手太重,打一顿扔外面得了。”

    这些人揪着我的脖领子,把我拽到圈里,就要对我和小鱼上手,就在这时候,只听人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

    这声佛号听着声音不大,却极有穿透力,似乎近前和很远的距离听起来效果都差不多。佛号中带着类似铜钟敲响的颤音,一股股传开,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

    我把小鱼扶起来,众人一起看过去,从水泥管子里面钻出一个和尚,一手撑着油纸伞,一手拿着手电筒,简单做了个佛礼。

    朱老爷子认识:“呦,这不是法本寺圆灯吗?”

    “朱施主,”圆灯道:“我们先你们一步前来勘探现场,既然你们来了,就把这里交给你们吧。请把我们的同伴放了。”

    富少伟叫道:“和尚,你刚才到现场看过了吗?”

    “出家人不打诳语,”圆灯道:“我已经看过了,现状十分凶险,也颇为诡异,具体如何我不再描述,诸位高人一见便知。”

    圆灯撑着油纸伞向我们走来,释夫和尚在后面小碎步跟着,两个和尚来到我们近前,圆灯冲着抓我们的人施佛礼:“诸位不要起嗔戒,请放手让我们离开。”

    黑衣人看向朱老爷子,朱老爷子脸色阴晴未定,点点头:“放他们走!”

    富少伟急了:“师父,不能让这个和尚走,他在我们之前到的现场,谁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一旦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藏起来怎么办?”

    “那富施主你说该怎么办?”圆灯和尚不急不愠问。

    “搜身!全身上下的搜!”富少伟说着。

    我和小鱼都非常生气,尤其小鱼脸都涨红了,刚才挨了那一巴掌,这口气到现在没发泄出来。现在富少伟要搜我们的身,简直太侮辱了,小鱼拳头握得紧紧的,准备一会儿大干一场。

    他凑到近前,低声说:“强哥,我后腰还别着一把刀,到时候我杀出一条血路掩护你们,你带着两个长老赶紧走。”

    别说小鱼是够意思,这时候他想的还是自我牺牲,掩护和断路保护我们。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镇定地说:“不至于,待会咱们都上。”

    现场气氛陡然凝重起来,黑衣人渐渐包围上我们,人也越来越多。

    圆灯朗声道:“朱施主,那日我师父释方主持还说到了你,说你已经很久没到寺里去下棋饮茶了。”

    朱老爷子沉吟一下,叹口气:“法本寺释方可是高僧,我和他还是有一点交情的。”他挥挥手:“算了,算了,冲着释方的面子,你们赶紧走吧。”

    “师父……”富少伟急了。

    这个富少伟是什么东西,我恨的牙根痒痒,他就是看不得我们好这是。

    朱老爷子道:“一个和尚能捣什么鬼,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他们赶走然后封锁现场,摆出法阵,咱们还要做自己的事情,眼瞅着天亮了,不能再耽误时间。”

    富少伟恨恨的没办法,冲我们大声吼:“滚!都滚!”

    我们四人也不计较他什么态度,事有轻重从权,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妙。

    小鱼还想说什么,我拉住他的胳膊,轻轻摇摇头。他不是不识时务的人,叹了口气,跟着我们一起离开。

    回到车上,小鱼拿出几条干净毛巾递给我们,擦了擦脸上的水,他发动了车子。

    我问圆灯,你在水泥管子里发现了什么没有。

    圆灯和尚道:“回去再说。”其余的一个字也不透漏。我和小鱼对视一眼,都觉得无奈。

    离开江边堤坝,夜色中越来越远,我想着刚刚发生的事,一切都来得太快,还没好好捋一捋思路。

    我想起一件事:“小鱼,你在外面守着的时候,没感觉什么异常?”

    小鱼开着车,有点迷糊:“什么异常?你们刚进去时间不长,那些人就来了。我挡在水泥口为你们争取了很多的时间。”

    释夫和尚说,刚才进水泥管的时候,有一股很强大的怨灵阴气从里面冲出来,怕你有危险。

    小鱼摇摇头:“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时刻我正在和富少伟打嘴仗呢,呵呵。”他笑了笑。

    车里再无人说话,每个人都有心事,气氛很凝重。

    赶回到法本寺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我们把两个和尚放下,我告诉小鱼咱们就不进了,回家先休息休息,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也急不得。莫不如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小鱼说对,送两个和尚进了寺。我们就回家了。我脱了湿漉漉的衣服,好好冲了热水澡,换了身干净的睡衣倒头就睡。一觉睡到下午,我和小鱼醒了,叫外卖简单对付了一口。

    刚吃着,老木发来信息,让我们一会儿到寺里去,说有要事商量。

    我和小鱼草草扒拉了几口,出了门第一时间赶赴到法本寺,来到老木屋子的时候,发现几个当事人都在。

    众人都在喝茶,气氛很严肃,就连一向耍宝的释夫都是一脸庄重相。

    “怎么了?”我问。

    老木叹口气:“我先说说我昨晚经历的事,老杨已经走了。”

    小鱼大惊:“杨国庆……死了?”

    “死了。”老木点点头:“只有半天的阳寿,果然一点不差。他最后死在自己老婆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