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二章 买玉
    船在下沉,周围的水越漫越多,渐渐到了我的脚踝。就在这时,脚底忽然升起一块托板,把我托在水上。那艘人形的船渐渐沉没,再无踪影。

    豆豆从水里浮上来,嬉皮笑脸地说:“他的秘密我都套出来了,他的魂儿留着没啥用,我就给放走了。”

    我对赵富豪的阴魂不感兴趣,也没有多问去哪,只是问豆豆,他留没留下什么秘密财产。

    “留下来了。”豆豆说:“我告诉你之后,你自己去取出来,有上千万。其实他还有钱,只是再问不出来了。”

    “把银行账号和密码给我。”我说。

    “他把秘密财产都藏在一个小本上,藏在一个地方,”豆豆说:“我说,你干脆自己取出来得了,干嘛要告诉那些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你也做了大富翁。”

    我盯着她,“我怎么样不用你管。你就把他的秘密告诉我就行。”

    豆豆耸了耸肩,“那我们先退出鬼境,时间已经很长了。”

    这时眼前的场景缥缈,耳边出现很多哗哗的水声,我就像是一脚踩空从高处落下,速度并不快,转转悠悠好像是一片落叶。

    我落到了地上,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然坐在洗浴间的地上。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恍若大梦一场,遥想起进入鬼境的经历,就跟做了白日梦一般。

    我轻声叫着:“豆豆。”

    就看到一股阴气在我的身上窜动,一个虚像坐在我的肩头,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调皮地来回甩着脚:“我在这。”

    我看着她:“你以后不能这么出现,这座城里修行者会越来越多,如果有人发现了你,恐怕我也保不住你。”

    “你太低估自己了,”豆豆狡黠地说:“你的大傻个子保护神那么厉害,你在修行圈里一定地位不低。”

    “那你真说错了,”我说:“我个人不值一提,至今还在排行榜排名倒数。”

    “有我帮助你,还有你的大傻个子,我会让你排名第一的。”豆豆狡猾地说:“我会帮你找到其他恶灵。”

    “那你岂不成叛徒了。”我说。

    豆豆笑:“恶灵之间哪有什么联盟,它们都是一些性情无法揣摩的怪东西,抓一个就少一个祸害。”

    “其他的都可以放放,你一定要帮我抓到那个会能阴气建造大鬼境的恶灵君小角。”我说。

    “放心吧。”她满怀信心。

    “我在马来西亚学过一些加持和封禁阴灵的手段,我会把你暂时封在法器里,随身带着,我们既可以沟通,你也不至于被人发现。”我的这个主意是参考了缅甸和尚藏在舍利子时的状态。

    我从洗浴间出来,推门出了卫生间,到外面发现已经天亮了。屋里开着窗,那几个人正在吃着买来的早饭。

    有个女的看见我,顿时嘴长得老大,吃的鸡蛋都快吐出来了:“法,法师……”

    小猫看着我,一下冲过来,焦急地拉着我的胳膊:“怎么这么慢啊,你在里面呆了整整一个晚上。”

    我点点头:“还好,作法期间你们没有打搅我。”

    小鱼走过来苦笑:“强哥你不知道,他们一定要冲进去看看,是我苦口婆心地拦了下来,尤其是嫂子,差点都跟我翻脸了。"

    小猫红着脸说:“谁是你嫂子,不要脸。”

    就在这时,我肩头的豆豆“嘿嘿”笑了一声。她仗着自己的魔高一尺,居然以阴神的状态一直没有回去,还坐在我的肩头。

    她这么一笑,小猫和小鱼同一时间居然感觉到了,一起看向我。但他们的法力不够,只能略微感知,而无法察觉。

    我在心念中呵斥了豆豆一声,豆豆化成阴气缩回了我的身体里。

    我走到孙女士面前,做个手势,示意和她单独谈。

    孙女士激动万分,知道我一定是有了结果,我们来到门外。

    我把门关紧,低声说:“作法成功了,我已经得到了秘密财产的信息。”

    孙女士十分感激,激动地说:“王法师你放心,只要我能得到那笔钱,你的酬劳我肯定一分不少。以后你有什么事,我肯定冲在前面为你帮忙!”

    我说道:“那你记好了,赵大宇在北四小区有一套房产,你不必进去,在门旁边有一些装咸菜的破黑罐子,里面其实是空的,在最下面的罐子里,藏着一个小本本,你去拿到就清楚了。”

    这时豆豆又冒了出来,只有一个头,她啧啧的声音:“咱们自己拿多好,好几千万,足够过上很好的生活。”

    我在心念中大声叱责:“回去!”

    豆豆冲我扮了个鬼脸,化成阴气缩了回去。

    孙女士千恩万谢,我看着她,我相信她得到了钱肯定不会毁约,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孙女士的眼神也正色起来:“王法师,你放心,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咱们有约在前,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谢谢你。”

    “你老公确实是死在风流上,没人害他。”我说:“那个女人近期也会被警方找到,你没有嫌弃的。拿到了钱,和你儿子去过想过的生活吧。”

    孙女士看着我,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

    办完了这里的事,我们就要撤了。大家围着孙女士问我们刚才私下说了什么,孙女士只是淡淡笑也不说话,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把钱的下落告诉别人。

    我们办完了这里的事说说笑笑回去,外面天色很好,已经春天了,我的心情也很好。小猫问我作法的情景,我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她招魂很顺利,赵大宇的阴魂交待好后事,也就放心的超度了。

    “他没说让你照顾他的孤儿寡女什么的。”小猫问。

    “我操那个心呢,”我说:“我就是一个和阴魂沟通的桥梁,又不是保姆。”

    “呦呦,我看那个女的,看着你眼睛都拔不出来了。”小猫说。

    我笑笑,摸摸她的头:“别多想,她就是感激我。平白无故落那么一大笔钱,她高兴还来不及。”

    我比较欣慰的是,我们这几个人里,谁也没有提议要私吞这笔财产,大家的人品还是不错的。

    这时豆豆在心念中笑:“这个女孩好爱你,她都吃醋了,你要学鬼境就是为了她?还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我心里有点腻歪,觉得这个豆豆其他还好说,就是碎嘴子有点受不了,时不时吐槽一下,让人心烦。

    回去之后,小猫的人格又变回了阿楠。阿楠马上对我不冷不热的,我呆着也无趣,就和小鱼出来。

    我让小鱼先回店里,我一个人溜溜达达到了城里的古玩市场,也可能是神指鬼差,我竟然不自觉地来到了“聚宝斋”门口。

    去年的时候聚宝斋周老板的女儿周春晖得了怪病,因为这件事我认识了假解铃。今天重新来到这,脑海里浮现出假解铃的模样,生出一种侥幸的感觉,会不会在这里再遇到他。

    我敲门进了聚宝斋,里面清清冷冷,周老板一个人在柜台后面,戴着老花镜正看一个很精巧的古玩瓶子。

    我犹豫一下,还是走过去说:“周老板。”

    他没看到我,小心翼翼把古玩瓶子放在一边,缓缓摘下老花镜,这一瞬间我看到他老了太多,两鬓染雪,人也佝偻了。

    他抬起头看到是我,全身一震:“是小王啊。”

    “你还记得我。”

    周老板苦笑:“我这人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痛苦,就是记性太好,过目不忘。你来找春晖的?你来晚了,她已经走了。”

    我张着大嘴惊讶,他笑笑:“不是你理解的意思,我送她出国了,去了意大利,好好放松放松脑子,她太累了。”

    “出去也好。”我点点头,看着一排排古玩架子,想起当时假解铃来这里舌战群儒,说服周老板拿出传家的宝书。现在回忆起来,像是很久远的一个梦。

    “你还有事?”他问。

    “我想买块玉,”我说:“不要俗物,要真正有灵性的。”

    周老板想想说:“你能出多少钱,价位不同,东西不一样。”

    我想了想,“万元上下的呢?”

    周老板让我等着,他进到里屋,时间不长捧出一个古香古色的木雕匣子,打开之后,里面铺着红色绒布,上面放着一排精细盈盈的玉石。

    我在心念中告诉豆豆,这是给你选家,你自己来挑。

    豆豆胆子真是大,竟然又化成阴神,变成小女孩的样子,轻飘飘落在地上,探出手来触摸这一排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