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章 反水
    我没有挂断电话,快走几步,踩着楼梯噔噔噔一直到了第五层,铃声一直响着,就在这一层。

    我打着手电顺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那是一条黑漆漆的走廊,旁边是没有修好的土坯房,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听到了清脆的铃声。

    连门都没有,我走进去,用手电照着,照到了角落里坐着一人。那人靠着墙,头低垂着,两条腿分开。光线照在他的身上,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正是小鱼。

    屋子的面积不大,又是空空荡荡,能看到只有他自己,并没有第二人。

    我赶紧走过去,这时电话还没有挂断,铃声就是从他的裤子兜里传出来。

    我扶起他,轻声说:“小鱼。”

    小鱼身上看不出有流血的明伤,头上都是灰尘,像是一头撞在墙上,晕了过去。我摇着他,叫着他的名字,小鱼昏昏沉沉一点反应没有。

    我摸了摸他的裤兜,把手机拿出来。我挂断电话,看到手机上有数条微信留言。上面几条都是我发的,这时我看到了最后一条信息。

    那条信息,似乎是小鱼自己发给自己的。一瞬间我觉得特别古怪,便把手电夹在脖子下面,用手划动他的手机屏幕。我知道密码,划开之后,看到了那条信息。

    还真是小鱼自己留给自己的,上面写着一句话:你是谁,追捕我,留下姓名,你的身体我要了。

    我一时纳闷,看不太明白。好像不是小鱼写的,而是有什么人拿着他手机写的。现在不是细细琢磨的时候,带着他赶紧离开这里为妙。

    我收好手机,扶着小鱼正要起来,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我已经成惊弓之鸟,赶紧回头用手电照过去。

    房门口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孤零零的小孩,面对着我。手电光线照在他的脸上,小孩用手挡着脸,突然哭了:“妈妈,我找妈妈。”

    我惊疑不定,这个孩子正是君小角附身的小男孩,可看他哇哇哭的样子,又不像恶鬼附体,不是这个状态。

    豆豆在心念中说:“主人,我能感觉到君小角就在外面,不要被这个孩子迷惑!”

    我充满警觉,心念中调用法力,做好准备,随时用出三眼夜叉的阴神。

    跟随鬼王修行的时候,张宏曾经告诉过我,说甭管什么鬼,法力再高也怕光照。只要用强光照过去,就能对付恶鬼。

    此时我也用手电筒照着小男孩,小男孩睁不开眼,就在那哇哇哭。照了一会儿,我心里不舒服,有点心疼,甭管这小孩是不是被附身,这么照着他,别把眼睛照坏了。

    我想了想,把小鱼放回原处躺着,他现在的情况只能暂时放下,要先对付君小角。我拿着手电筒慢慢走过去,“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宝儿,我妈妈呢?”他哭着说。

    “你今年多大了?”我一边走一边加着一万个小心。君小角诡异莫名,最是狡诈,可别上了它的当。

    “你是坏人,你要拐卖我,我要找妈妈!”他转身要跑。我追到近前,一般拽住他的胳膊。

    这小孩真是没家教,回头就踢我,一边哭一边骂,都是草拟吗之类的话。我虽然生气,可还是觉得古怪,被鬼附身的人见过不少,不应该是这样。

    就在这时,对面忽然有道光线照过来,有人拿着手电在反照我。

    我一时睁不开眼,就听到对面有人喊了一声:“谁?!举起手来!”

    我退后一步,避开强光,这才看见不远处的走廊里站着一个农民工,长得五大三粗,身上是单薄的工作服,裤腿高卷下面是老式的绿色解放鞋。手里还拿着一把铁锨。

    “朋友,我是过来找人的。”我赶忙解释,怕这个粗人不分青红皂白动手。

    “谁他妈是你朋友!你是不是小偷,来工地偷铁条的?”农民工大骂。

    “我真不是小偷,有我这样的小偷吗。”我冷静下来,沉着地解释。

    农民工用手电照照小男孩,他大吃一惊:“我靠,你是人贩子!”他扯着嗓子大喊:“抓人贩子抓小偷啊!”

    我一脑门都是汗,坏了坏了,我知道小孩是被君小角附身的,可这些农民工不知道。要是落他们手,少说也得揍我个半死。

    我现在又不能自己跑,里面还有个昏迷不醒的小鱼。

    农民工一边照着我,一边对孩子说:“你过来,我保护你。”

    可不知道为什么,孩子特别害怕这个人,竟然躲到我身后。我心中纳闷,难道君小角也有害怕的人?不对,不对,君小角狡诈万分,现在不定是玩什么套路。

    农民工打着手电径直过来,越走越近,他皱着眉说:“我告诉你,你赶紧说实话,等一会儿兄弟们都叫来了,就不是现在这么对你了。”

    我把小孩从身后扯过来,解释说:“你恐怕不能相信,这小孩已经被恶鬼附体。我是带他去驱邪的。”

    农民工吓了一跳,看着我:“那你是什么人?”

    “我是法师。”我说:“专门驱鬼的。”

    农民工不相信:“你是法师?这么年轻?你还会驱鬼?”

    我正要解释,农民工的脸上忽然出现一个难以描述的笑容,特别深沉特别神秘,他嘴角咧起轻轻笑着:“你是法师吗?”

    心念中豆豆突然大吼:“主人,他是君小角!不是那个孩子!”

    我嘴张得老大,一时没反应过来,农民工呲牙笑,举起手里的铁锨,朝着我劈头盖脸就砸下来。

    我往后一躲,这一铁锨砸在地上,黑暗中激起无数的火星。

    他变招极快,第一次没砸中,用铁锨朝着我又横铲过来,我往后一跳,铁锨的尖头正好掠过前胸。幸好天冷穿着小棉袄,整个棉袄都被撕开,里面棉花露了出来。

    我一边往后躲一边流冷汗,好家伙,差点受伤。

    小孩想从他身边逃走,被农民工一把拽住,拉到前面。农民工把铁锨扔在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把细长的螺丝刀,抵在孩子的喉头。

    小孩吓蒙了,连哭都忘了。

    农民工看着我,用极为低沉的声音,十分蹩脚古怪的方言,说着:“你过来。”

    我站在他对面十步以外,心怦怦乱跳。

    “你不过来,我就杀了他。”他说:“然后说是你杀的,你是人贩子。”

    “你觉得会有人信吗?”我说。

    农民工阴森地笑:“辨别真伪需要很长时间,我附身的这个人没有前科,而你一路沾染业力过来,早被警方怀疑,你脱不开关系。”

    我心里恐慌不已,他说的没错。而且最要命的是,就算这个农民工被确认为真凶,到时候君小角还会离开他,另寻人附身,这个农民工就成了替死鬼。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说。

    农民工看着我:“我知道你们正在追我,但,我不是猎物,我是猎人!我需要一个很好的肉身,最适合的就是修法者。刚才那个人精神力太强,我无法附身,只能是你。”

    我陡然想到,他说的人是小鱼。君小角本来想夺舍小鱼的肉身,没想到小鱼的精神力之强,根本就没让他得手!

    我到有点佩服小鱼了。

    农民工眯缝着眼看我:“你老老实实过来,我不会杀你,我只会借你身体修行,我们一起奔赴伟大的生命。”

    “你夺舍了,我怎么办。”我说。

    “你应该感到荣幸,”他笑着说:“我是不会轻易夺人的身体,现在这些人的身体只会让我感到呕吐,他们的灵魂和肉身都太脏了。我是没有办法,为了生存只能找一些肮脏的肉体,但你不一样,你是修法者,你很适合我,你是干净的。”

    他用贪婪的眼神看着我。

    我心跳加速,心念中问豆豆该怎么办,君小角有什么弱点。

    豆豆忽然说:“主人,我觉得君小角说的很有道理。他看中你,是你的荣幸。”

    “什么?”我大吃一惊,没想到豆豆会说出这样的话,要不是直接在心念中接收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你什么意思?”我问。

    “主人,君小角是伟大的恶灵,他是君小角大人,当年能和安倍睛明平起平坐的大恶灵!它也是我见过最纯净的恶灵,它能占据你的肉身,真的是你的荣幸。”

    我没想到豆豆会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反水。

    农民工看着我,用低沉而古怪的腔调说着:“放心,被夺了肉身你也不会死去的,你会永远留在我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