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五章 阴之阳
    全本.,最快更新黑巫秘闻最新章节!

    等熊大海走了,冯立小脸喝得红扑扑的:“这位熊大哥还真是放浪形骸,不拘一格。”

    他真诚地说:“师父,认识你们这些人对我帮助太大了,你不要拒绝我,我要跟着你们混。”

    这时熊大海摇摇晃晃回来,小鱼故意道:“熊大哥,你喝成这个样子还能上山吗?”

    熊大海哈哈大笑:“这才哪到哪,当年我在香港面对群山公墓的数万阴灵,照样喝的酩酊大醉,谁奈我何。”

    我们收拾收拾准备去了,我对冯立说你就别去了,进山危险。冯立有点喝上头,脖子的青筋都起来了,非要跟着去。

    熊大海道:“一起去一起去。有我们这些人在,还怕他出意外吗,还不如找一块豆腐撞死得了。”

    冯立对熊大海迷得不行,眼里都是崇拜之色,我看得心里酸溜溜的,心想你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等进了墓地看到君小角,到时候别把你尿吓出来。

    我们正要走,霞姐端着一盘炒花生进来,惊疑道:“你们要走?”

    熊大海一张嘴都是酒气:“对,进山抓鬼去。现在时间刚刚好。”

    霞姐把花生米放在桌子上,叹口气,犹豫一下说:“大海,我能跟你说两句话吗。”

    “等我回来再说,温着一壶酒,且等我斩完华雄回来饮。”熊大海甩出一句戏腔。

    我们看到霞姐的表现很奇怪,她站在那里,看着熊大海十分深情,眼里有不舍也有难过。

    不过她没有说什么,让开路让我们出了院子。

    熊大海不知怎么今晚兴致很高,一边走一边哼着山歌小曲,不停打着酒嗝。

    我说道:“熊大哥,霞姐是不是喜欢你?”

    熊大海本来唱的兴高采烈,这一句话没了兴致,嘴里嚷嚷:“抓鬼呢,有点正行,聊这个干什么。”

    假铃在黑暗里笑:“这还看不出来吗,人熊哥怎么可能看上霞姐,霞姐一个卖肉的,人熊哥是堂堂的江湖前辈……”

    “放屁!”熊大海破口大骂:“我老熊一生行事从没看过其他人脸色,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眼里没有三六九等!你这个臭假铃少他妈踩乎我。”

    假铃笑:“霞姐很明显对你有意思,那你为什么不答应。”

    熊大海沉默着:“这个狗屁问题我不想答,有什么事等抓完那大鬼再说!”

    我们一路无话,上了自由光,绕着黑夜的街道出了城镇,一路偏远,深夜无风。气氛极其压抑,谁也没有说话,都在盯着前面。

    车头灯闪亮,车子在山路中颠簸,开着开着停下来,冯立说已经没路了。

    再往上就是山路,夜晚夜深人静,偶尔能听到传来几声怪异的鸟叫,整个墓地群山笼罩在黑暗中,隐隐只见轮廓,很有点惊心动魄的味道。

    熊大海出来的时候,让霞姐准备了几个手电筒,给我们分发下去,大家下了车,点亮手电,进入山里。

    这座山不算崎岖,有修好的山路,方便上坟的亲属朋友进山。走着走着,能看到路两边偶尔会出现罗汉或是其他神佛的雕像,显然是造在这里镇邪的。

    黑漆漆的路上,这种雕像时不时出现一个,轮廓阴森,像是谁站在那似的,让人看得心里压抑。

    走在最前面的熊大海忽然停下来,对我们说:“天象变了,你们看到了吗?”

    我暗暗调用法力,开了法眼,这么一看过去,顿时心惊肉跳。整座山的阴气似乎被激活了,空里流霜一般氤氲流动,像是一大团燃烧的绿色之火。

    这团阴气极其嚣张,边缘如同大火燃烧,直冲天际。整个天空都显得暗淡无光,避让三分。

    熊大海看向我,点点头:“兄弟,开慧眼了?”

    我赶忙收了法力,说道:“我在调用法力。”

    熊大海很仔细地看我,然后走过来,用粗糙的大手在我眉间揉了揉,摇摇头道:“你确实只会用法眼,没开慧眼,还是差点。”

    “慧眼是什么?”我问。

    熊大海道:“人除了正常的两只眼,还有第三只眼,就是眉心的慧眼,也可以理解成二郎神的眼睛。人类现今昏庸蒙蔽,这只眼早已退化,要重新打开慧眼,就要借助心术秘咒,也就是心脉的运转,一旦此眼激活,便开始知晓阴阳流转,牲畜修仙,真人假人一望便知。”

    我激动地说:“熊大哥,你有没有这个方法,教给我啊。”

    熊大海道:“这个要看天赋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连我都是半吊子,等这件事处理完了,回头再说。”

    这时候冯立挤过来说:“熊大哥,你看我有没有修行的潜质。”

    我特别不高兴,冯立说出这话明显是对我不信任,且不论我是不是真的是他老师,既然他有心向我求道,怎么还向别人请教呢。

    熊大海撇了撇他:“你没有修行潜质问你师父去,问不着我。”

    我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痛快,熊大海一句话就把这小子给怼回去,让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熊大海不再搭理他,说道:“今夜阴气弥漫,月光姣姣,是阴物修行的绝好时机,我断定那大鬼必来。”

    “可山这么大,我们上哪去找呢?”小鱼问。

    熊大海嘴里念念有词,蹲在地上,用手抓了一把土,然后洋洋洒洒甩在半空,说道:“阴物天生就有感悟阴气流转的天资,此处最好的修炼地点就在于寻找数股阴气流转的枢纽之位,那里正是聚阴之地。那个地方也称为阴之阳,是无法之地,正是魔鬼邪神修行的好地方。”

    “怎么去找这个阴之阳呢?”假铃听得津津有味,问道。

    熊大海看他:“你不是另一个世界的解铃吗?解铃就是风水勘验的大师,你能不知道?”

    “我是解铃不假,”假铃说:“可我毕竟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在那个世界我就是个普通人。”

    我皱眉,“今天咱们索性说了实话,武当山的悟禅大师到底是不是你?!”

    假铃张口结舌,眼睛眨眨说:“你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喽。”

    “你人是假的,怎么说话也颠三倒四,一屁俩谎?”我大怒:“你告诉我,丑丑现在在哪里?”

    “她下山去了。”假铃眨眨眼,看不出是真话还是假话。

    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不痛快,真想揍他。我还记得武当山之夜,我和丑丑遇到了悟禅大师,当时他不拘一格平易近人,嬉笑论红尘,最后耍了一手神通,缥缈而去。我实在无法把那个飘飘欲仙的人物和眼前这个猥琐男联系在一起。

    解铃这个人太神秘了,完全看不透他,在他身上到底有过什么经历呢。现在他出了分身,也是诡辩莫测,不知道谁是谁。

    我和假铃正说着,熊大海不耐烦:“我说你们叙家常能不能等办完事的。”

    “现在怎么走呢?”假铃问。

    熊大海道:“要是我的紫檀罗盘还在,用不着你们费事,我定睛一看就能找到风水命门,但现在罗盘已经遗失,我也没办法。”

    我们面面相觑,这不是废话嘛。

    夜越来越黑,渐渐起了风,就算冯立这样的普通人,也觉察出异样,躲在我们后面瑟瑟发抖。

    “那怎么办?”假铃说:“难道咱们要分头行事。”

    “分头行事来不及了,”熊大海说:“马上就要到阴物修炼的吉时,那大鬼很快就会来,咱们必须提前做好布置,打一波埋伏。”

    众人不在说话,谁也没个主意。

    熊大海看看我:“兄弟,这件事还要落在你的身上。”

    “我?”我有些吃惊。

    熊大海呵呵笑:“把你身上的那位小朋友请出来吧,它肯定能知道阴气的枢纽所在。”

    “什,什么小朋友?”我迟疑地说。

    熊大海走到我面前,十分粗鲁地把我脖子上挂着的玉佩项链拿起来:“不就是它吗?”

    我心怦怦跳:“这,这……”

    小鱼有些疑惑,看着我:“强哥,这是怎么回事?”

    我百口莫辩,只能吱吱呜呜说:“这是我收的一个阴灵,很有些门道,跟在我身边当个助力。”

    熊大海呵呵笑:“甭管是什么,它肯定能帮我们找到准确的位置。”

    这一刻我就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一样,我把豆豆藏的那么隐秘,可依然躲不过高人的眼睛。

    没办法我在心念中对豆豆说:“那你来找吧。”

    豆豆的声音在颤抖:“主人,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今晚还是别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