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章 枯尸身内生白莲
    光亮闪烁进尸体的黑洞,能看到里面似乎真的有东西。

    我一惊,光照虽然不太清楚,但能感觉尸体的腹内应该是中空的,也就是说五脏六腑都掏干净了,形成一个密闭空间,就在这个空间的中心,有一个物件。

    这东西是什么实在难以说明白,光亮完全照不亮。

    我心中狐疑,慢慢走到了尸体前,不敢用手去触碰,小心翼翼用刀子把尸体的双腿尽量分开一些。

    刀子还是有点短,我左右看看,在洞壁的上方,长着一些野生的小树。我顺着洞壁爬上去,用刀子砍下一根树枝,然后把鞋带扯下来,用这细绳把刀子和树枝拴在一起。

    豆豆趴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着我的行动,舔舔爪子说:“你还真有一套。”

    我蹲在尸体前面,小心翼翼伸出树枝,用前端的刀子伸进了尸体下身的黑洞,一点点伸进去。我不停舔着舌头,手尽量平稳不要颤动。

    终于进去了。

    豆豆站起,到我的身边,也在聚精会神看着。

    我轻轻动着树枝,让前端的刀子去触碰肚子里那个神秘的物件,触手感觉很软,那东西似乎还有一定的弹性,碰触之下,它倒在一边,等撤了刀子,它又起来恢复原状。

    这玩意有意思,我琢磨着怎么把它勾出来,豆豆突然道:“不好,主人!君小角来了!”

    我大吃一惊,忙不迭地把树枝拽出来,看到前端刀子头上,沾着一些白色的粉末。不知道有毒没毒,我闻都不敢闻,赶忙把刀子在裤子上擦擦。

    拿着这根树枝太费劲,我把刀子拽下来,顺着洞壁往上爬,回到来时的那个地洞,艰难的钻进去,头朝外屁股朝里,好不容易才完全挤进去。

    这时,就连我都听到了脚步声。

    我赶忙往深处又藏了藏,刚藏好,就看到一个人突然从黑暗的角落里钻出来。

    我心跳加快,那角落一开始没注意,没想到是出入的入口暗道。

    进来的这个人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面色阴沉。我藏在上面,小心翼翼探着脑袋看着,生怕让他发现。

    那人来到密室的东北墙,正好在我的视线盲点,看不到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捣鼓,密室里忽然燃起了光亮。

    我深吸口气,壮着胆子探出头去看,这才看到在东北墙的黑暗角落,藏着一个灯台。

    没想到密室里还有这么多的道道儿,证明一开始我的判断是对,尸体很可能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秘密是在密室里。

    那人在下面走动,又接连点燃了两盏灯台,密室里终于有了一丝暖色,也看清了不少,比刚才阴冷的黑暗是强多了。

    我看着这个神秘人的长相。他是个中年人,长得很瘦,半秃头。怪了,看得还挺熟悉,似乎这两天才见过,仔细一回忆,突然想了起来。

    就在今天白天,我们到湘镇的殡仪馆调查,我还在那里偶遇到假铃,这才有了现在的经历和处境。

    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在一个厂长的追悼会上遇到他的,我和他都装成厂里的员工进去吊唁。当时在追悼会上,有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照着稿子宣读悼词,而那个读悼词的人赫然就是眼前这个半秃头的中年人。

    我说这么眼熟呢。

    现在回忆起白天的事情,像是做了一场梦,好像发生在很久之前,回忆起来都透着那么一股子不真实。

    那么可以确定,君小角已经舍弃了最开始的民工,现在寄生在这个殡仪馆工作人员身上。

    细想想,他的手段极为高明,把那农民工弄死,然后把尸体利用自己的身份职权直接放到殡仪馆的冰柜里,找机会一把火烧了,谁也不知道他的行踪了。

    高,真他妈的高。但殊不知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定数,那具尸体竟然不巧不晚的被老木朋友看见,这才引我们过来。

    而且就算没有那尸体的线索,我相信就君小角这么借阴修行,迟早也会有高人发觉,谁都不是瞎子,熊大海就是例子。他不知道什么君小角,也不知道排行榜,就是观测天象发现阴气波动,这才赶过来的。

    此时此刻,君小角附身的这个中年人在密室里走动,点燃了灯台。

    他围着尸体的石台转了两圈,然后做了一个举动,让我很是吃惊。

    他走到洞壁前,抬起头看,那地方正是高人所留下的神秘文字,四句怪诗。

    君小角竟然跪在地上,对着那些字磕头,极其虔诚。

    我所在的位置恰好是有字的这块洞壁的对面,能很清楚看到君小角磕头的全过程。

    他双手十指相对,放在自己的身前,每一次磕头,额头都会触碰到手背,这磕头礼似乎是一种典仪。

    我聚精会神地看着,喉头不停动着,眼前的情景实在有种无法描述的诡异。

    君小角三跪九叩之后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微型罗盘,盈盈可握,也就手掌心那么大。他看了看,然后走到尸体的石台前,轻轻一纵,就跳了上去。

    我暗暗咋舌,这块石台距离地面大概能有个一米五左右,他双脚起跳,感觉没费什么力就跳上去了。这弹跳力不说美职篮就算在中职篮,那也是首屈一指。

    它换了寄生的身体后武艺更加精湛,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君小角盘膝坐在尸体的旁边,双手结手印叠放双腿上,两只手纠结在一起,形成极为复杂的类似莲花一般的手印。

    他坐在那里就不动了,月光逐渐偏移,从尸体上挪到了君小角的身上。我似乎有点明白,君小角之所以这么晚过来,它是在等待修行的最佳时机,这个时机似乎和月亮的偏移角度有关系。

    君小角沐浴在皎皎月光之中,嘴里喃喃有词,声音极其低沉,听不懂念叨着什么。

    我屏息凝神地看着,大气都不敢喘。

    就在这时,豆豆忽然在心念中说:“主人,你看墙上的字!”

    我抬头看过去,发现墙上的刻字居然亮了起来,这就很神奇了。

    仔细去观察,才发现了端倪,月光是直射下来的,直投在君小角的身上,而君小角的身体似乎是一个能够反射光芒的镜面,把光线又折射到墙上的字上,使得这些字亮起明灭,徐徐波动,有一种很奇妙的视觉感觉。

    人怎么可能会发射光呢。君小角附身的这个人穿的是普通的工作服,这种工作服只能吸光不可能反光,光是怎么反出来的?真是匪夷所思。

    应该是君小角的咒语和法力发挥了作用吧。它念的咒语到底是什么呢,竟然可以和月光、墙上的古字产生了联系和互动,端的是奇妙无比。

    就在这时,忽然尸体的肚子大了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膨胀,缓缓扩大。这个过程很缓慢,但是视觉效果太惊异,像是看到一个女人逐渐怀孕的过程,大了肚子。

    能有十几分钟,这个肚子就大到像是怀了婴儿,君小角的语速越来越快,这时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从尸体下身的黑洞里飞出一样东西,随着这东西飞出来,它的肚子也在渐渐缩小,看上去就像是女人生产,生下来一个孩子。

    这东西居然是一朵洁白无瑕,湛湛生辉的莲花。这朵白色的莲花大概能有小脸盆那么大,分成上下七瓣,流光溢彩,每一朵花瓣都在颤动,我活这么大就没见过如此动人纯净的植物。

    莲花平地飞升,在空中飘浮,渐渐飞到了月光下,到了君小角的头顶。

    月光在上面照过,如同过滤了一遍,然后犹如白水一般洒落在君小角的身上。

    整个密室都在湛湛生辉,实在无法描述此时此刻的奇景,迷幻到让人无法眨眼,大脑一片空白。

    豆豆在心念中急促地说:“主人主人,这就是妖丹,枯尸身内生白莲!”

    “你急个卵子,”我说:“你再着急这也是别人的东西。”

    豆豆急着说:“主人,你敢不敢赌一把!”

    “不敢!”我马上打断她:“你别给我出馊主意,现在你就算说下大天来我也不下去冒险。”

    真他妈当我是弱智呢,此时此景诡异莫名,我才不下去做替死鬼。

    就在这个时候,更奇的情景出现了,墙上的那些字竟然凭空投影,像是镭射一般在空中射出这四句诗:识得玄中颠倒颠,枯尸身内生白莲,若上天堂开月彩,马尤坡前赤猴圆。

    每个字都呈现半透明状,犹如水波一般在空中轻轻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