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章 大妖
    君小角一声喝断。我吓了一大跳,心血翻涌,特别不爽。

    “怎么了?喊什么?”我说。

    君小角声音凝重:“这咒语你是从哪得来的?为什么我会不知道?”

    “我有什么事不会都要跟你汇报吧。”我懒洋洋说。

    君小角道:“此咒一起,我就感觉到它的作用,这是专门针对亡灵和阴魂的咒语,它能控制亡灵。”

    我心下一惊再是狂喜,压抑住心情问:“什么意思?”

    君小角说:“这个咒语……和很久以前我在日本见过的一套咒语相似。那套咒语是一个来自阿拉伯的西域妖僧带来的,他用那套咒语在江户兴风作浪,差点控制了整个皇室,后来安倍睛明出手,把他打到灰飞烟灭。咒语能控制亡灵阴魂,驱赶它们为己所用,据说是来自古埃及最神秘最古老的亡灵书。”

    “这么牛。”我喉头动了动,如果这套咒语这么牛逼,那我岂不是能成为最厉害的黑衣阿赞了。

    黑衣巫师的法术主要就是和亡灵沟通。

    君小角冷笑:“这套咒语会让你沉迷其中,迷乱心智。”

    我笑笑:“那不能。咒语和刀一样,分在谁手里用。在凶徒的手里,刀是凶器,在我的手里,就是除暴安良的武器,顺便还能切切菜闲情逸致。”

    “你不要过高估计自己的心智,也不要低估心咒的影响力量。”君小角说:“利刃杀人多了,则必带乖戾之气,能够反噬其主,这个在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

    我心下不以为然。君小角道:“我这么说你肯定不信,或是不当真。你可以对着神识里的三眼傻大个用这套咒语,看看他什么反应。”

    他说的是三眼夜叉。

    我一想,用就用,反正三眼夜叉早晚也会知道,躲也躲不过去。我深吸一口气,盘膝静坐,返神入虚,进入神识之境。

    三眼夜叉犹如巨灵神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走过去,用心念链通他,三眼夜叉缓缓睁开眼,“善者。”

    我说道:“我新学了一套心咒,想让你看看。”

    三眼夜叉点点头,重新闭上眼。我对着他,用出了这套心咒,三眼夜叉一开始没有反应,慢慢的睁开了眼,三只神眼竟然散发出浓浓的焰火,他伸出大手,声音嗡嗡的响彻四野:“善者,此咒何处而来?”

    “不好吗?”我说道。

    “此为妖咒,绝非正途,”三眼夜叉大手慢慢向我靠近:“能够迷我心性,洗我修行……”

    我大骇,想停下来,可不知怎么了,这经咒就停不下来了,我越念越快,三眼夜叉的大手在碰到我脖子的那一刻,忽然停下来,整个人不动了。

    我心跳加速,颤抖着看向他,发现三眼夜叉竟然石化了!

    他变成了一块硬邦邦的石头。我喉头动了动,用手轻轻碰碰他,一点反应没有,我轻声叫着:“夜叉,夜叉……”也没有反应。

    我心下骇然,坏了,三眼夜叉怎么变成石头了?

    我尝试着去链通他,这一链通,三眼夜叉动了,他随我的心念而动。我试着让他做了几个动作,全都行通无碍,而且在链接的过程中,感觉特别奇妙,我似乎能解读三眼夜叉内体的一切神通。我能感觉到他的武力,他的所有心咒包括《地藏王本愿经》。

    但是,让我惊疑不定的是,以前链通的时候,能感觉到我们不是一个整体,我只是在跟三眼夜叉打个招呼,然后他帮着我做。而现在他的主体意识似乎没有了,我怎么操控怎么是,他像是个木偶。

    我正操控着三眼夜叉,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倒吸冷气,回头看,正是君小角。

    他瞪大了眼睛:“你,你把大傻个同化了?!”

    “什么?”我有些疑惑。

    君小角满脸都是惊讶的神色:“这套咒语竟然如此霸道邪门。”

    我心念一起,操控着三眼夜叉以惊雷之势突袭君小角。君小角反应极快,向后一纵躲开,他满脸都是惊骇之色:“你干什么?!”

    三眼夜叉的石像如雕塑般站在那里,我先是愣了一愣,而后哈哈大笑:“没想到啊,夜叉成了我的一部分,他真正和我融合为一体啦!”

    君小角站在远处,眯缝着眼看我。

    我自信心无比膨胀,目前的状态非常满意,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三眼夜叉和一个完全能融入我境界的傀儡三眼夜叉,我当然选择后者,只要是正常智商的人都会看出现在的好处。

    这一刻,我忽然悟到了一个真理,只要拥有自我意识就永远都存在变数,就算是世代的奴隶都会造反。难怪历史上那些君王都要给民众洗脑,最好的国家最好的统治状态,就是千人一面,万人一声,所有人都没有自我意识,都服从于一个大脑。

    想通此节,我看向君小角。

    神识里不知怎么的起了风,君小角站在不远处,吹动衣服飘飘,他说道:“你在想什么?为什么情绪会波动这么大?”

    “既然我能同化三眼夜叉,”我说:“那能不能也同化你呢?”

    君小角冷冷看着我,深深吸了口气:“你今天有这话,说明你我的缘分已尽,我该走了。”

    我看着他:“这是何必呢,说说而已,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君小角也有害怕的一天。”

    君小角淡淡道:“不是怕,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王强,世间殊善殊恶谁也说不清楚,但公道自在人心,具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自己也明白。这是我最后送给你的一句话。”

    说完他纵身一跃,向着神识之境的外面飞去。我能感觉到特别明显,一个很熟悉的情绪正快速远离我。如果再早时候,君小角这么走了我还巴不得呢,可是现在我怎么会放他走。

    我站在地上,抬头看他的身影越来越小,要出天际之时,我还在用心念链通他:“你这是何必呢。”

    君小角道:“再见吧。我会记得你的,你有点像安倍睛明,但是他比你温厚,更加心智成熟,所以他能做成大事,名垂青史。”

    “那我就做成大事给你看看,在这之前,你还是留下吧!”我说。

    我心念动着,链通着君小角,不让他消失在我的神识之外,然后快速吟着那咒语。神识之境里风云变幻,风越来越大,本来虚无的天空突然现了实形,开始乌云密布。

    这里是我的神识,我可以自由控制这个世界,就这么让君小角跑了,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我快速念咒,只见天空中刮起了一阵沙尘暴,风卷残云,黄沙莽莽。天空出现了很多巨大的石块,最大的犹如斗状,最小的也有拳头大小,随着风吹满空乱走。很快,这些石头合着沙尘暴把君小角给笼起来。

    我快速念咒,能感觉到君小角在沙尘石块之中左冲右突就是出不去,石块群合着风沙渐渐合拢,像是琥珀一般把君小角包裹在里面,渐渐成形,竟然在天空变成了一座大山!

    这座山从天而降,刮着雷霆之声,落在地上发出轰然巨响,神识之境的大地似乎都抖了三抖。尘埃落尽,一切成烟飘散,这座山已经形成,结结实实的把君小角压在山下。

    我慢慢走过去,来到山前,看到君小角从山里露出个小脑袋出来。昔日江户时代赫赫有名的大妖,见证无数风云起的君小角,居然就这么被我压在山下,心里这个爽就别提了。

    君小角满头满脸都是烟尘,他晃晃脑袋,看着我走到近前,呵呵笑:“很爽,是吗?”

    我蹲在他的面前,轻轻用手摘掉他脑袋上的小石块和草棍:“真是爽的不得了。”

    君小角竟然没有被压在山下的觉悟,继续笑:“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吗?”

    “什么?”我问。

    君小角道:“一个人能力和地位不符合,庸才占据高位,不但害了他自己,也害了其他人。”

    我呵呵笑:“你不用含沙射影。我告诉你最悲哀的是什么,有能力而不被承认,有能力而无法获得相应的地位和财富,有能力却发挥不出来,这才是最可悲的!”

    君小角哈哈大笑:“好,好,世间道理并无绝对,你想通了就去做吧!”他大吼一声,猛地拱腰抬背,整座山竟然都在瑟瑟发抖,上面的泥块滚石哗哗往下落,君小角竟然要把山崩开!

    “好!”我飞身而起,凌空飞渡在山顶,默默念诵经咒,用手在山顶凌空写下了一串经文。经文由虚入实,变成一副字帖重重贴在山顶的巨石上。

    君小角顿时像是泄了力气,再也只撑不住,重重地摔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