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步步索爱:强宠小娇妻 > 章节目录 第85章 你是不是神志不清了
    混蛋!

    一次次的骂他混蛋。

    他听见电话里搞死她那三个字时,心脏都要停摆,锁定手机定位,立刻动用凤家在洛城的关系网,把她救出来。

    她连一句好听的话都没跟他说,就又开始骂他混蛋。

    她除了惹怒他还会什么?

    “我会给你机会,让你好好体会,混蛋这两个字。”凤烨抬头,幽暗的目光盯着她,说出这句话后,再次狠狠的吻上她的唇,这一次,一点都不温柔,几乎都是在啃咬,叶妍觉得自己嘴角都要被他咬烂了。

    疼,这男人怎么能随时随地发脾气,疯这么一下?

    凤烨就如野兽一样啃咬着她的红唇,一只手倒满红花油,迅速撩开她的大毛衣,伸进打底袜里。

    吻更加的疯狂。

    手反复揉搓用力。

    “嘶……”叶妍被揉搓的痛的抽冷气,瞬间冒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的吻又疯狂而激烈,两重的感觉,让她脑袋有点昏。

    凤烨另一手倒上红花油,迅速又伸进去,替换这一只手,又一波灼热刺骨的痛。

    可这些痛跟凤烨的吻,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做这种亲密的动作比起来,在叶妍这立刻淡化了很多。

    凤烨的嘴唇一离开,叶妍立刻喘息着骂道,“混蛋,混蛋,大混蛋。”

    这么多人,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她就算了,还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揉她那个部位,简直猥琐之极……她的脸什么都丢尽了。

    两拨灼痛过去,叶妍只觉得尾巴骨火辣辣的,疼痛感反而淡了不少。

    医生把红花油瓶子拧紧收起来,“走路要小心,尾巴骨这地方很脆的,疼起来真的要人命。”随即又叮嘱道,“每隔四个小时就这样揉搓两次,很快就会好起来。”

    压根不是她走路不小心。

    是被某个混蛋突然犯神经推下车的,然后才会那么轻易的被张敏龄推倒,二次受伤。

    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男人。

    叶妍咬牙切齿的想着,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他故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哪些让她没脸的亲密动作,是为了让她激动的顾不上尾巴骨揉搓红花油的灼痛。

    他并不是猥琐。

    他是在用红花油给她医治尾巴骨的疼痛。

    叶妍愣在那,心里五味杂陈,最终开始开口轻轻的道,“凤烨,谢谢你。”

    “嗯?”凤烨幽暗的目光扫过她。

    “真的,谢谢你。”叶妍提高了音量,足够让这屋子里的每一个人听见。

    即便她很不能理解凤烨的做法,即便她更想他先说一声,让这满屋子的人出去在给她揉,她可以忍痛。

    但是终归他是一片好意,她该说上一声谢谢。

    “不混蛋了?晚了。”凤烨冰冷的说道。

    “……”

    他还想怎样?

    能不能不要这么折腾?

    从跟他纠缠在一起开始,她就是厌恶他的,她对他从来都是负面评价,各种看不上他,可是就是这个她看不上的男人,出面把她从困境和危险中拉出来两次。

    “凤少,如果有空,还是带着叶小姐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毕竟在这里检查起来不全面也不方便。”老于尽忠职守的说道。

    “不用了,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叶妍连连摆手,她不要去医院,这辈子除了去看妈妈,她都不想再进医院。

    “我会找个时间带她去。”凤烨直接无视她的话,问了老于其他一些注意事项,便让人送他出去。

    叶妍张了张嘴。

    她真的不想去医院,能不能不要无视她的意愿。

    而且她就是连续两次伤到了尾巴骨,其他地方没事。

    唉,宠物没有发言权。

    她还是省点吐沫吧。

    洗了个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上有伤,凤烨第一次没有晚上烦她,她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觉。

    睁开眼,清晨的日光照进来,她眯着眼伸了个拦腰起身,感觉脖子很重。

    怎么回事?

    她睁开眼,摸住自己的脖子,发现脖子上有一根粗粗的项圈。

    凤烨搞什么?

    不会是她把那颗粉红的钻石镶嵌在这项圈上,给她戴上了吧?

    摸了摸项圈正中,凸凹不平,低头一看,还真是那颗粉红的钻石。

    这个男人的脑回路就是别人不一样。

    叶妍无语,可是心里却没有了以前的排斥和厌恶。

    这个男人,也不是一无可取的。

    叶妍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去拿衣架上的衣服,才走了两步,身子忽然被什么东西拽着倒退了回去,一下子跌坐在床上。

    她扭头去看,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后面还有一根细长的金属链子,链子的另一头就扣在床头,上面有把锁锁着。

    叶妍呆在了那里。

    这时,房门打开,凤烨嘴角噙着一抹笑走了进来,“怎么样?喜欢我送你的这个礼物吗?”

    礼物?

    这是礼物吗?

    这是等同于栓狗的锁链。

    她是人,不是狗。

    “你是不是神志不清了?”

    “神志不清的是你。”凤烨唇瓣的笑容开始如千朵万朵梨花开一样绽放,好看的炫目。叶妍却只觉得极度渗人。

    “叶妍,让你来帮你醒醒脑子。”凤烨浑身散发出一股噬人的气息。

    这个样子的他,让她无端的心底开始打颤,像极了把那几个混混打的起不来敲爆他们的头,在纵火灭火的他,凶残暴戾的让人胆寒。

    “凤烨,我,我很清醒,真的。”叶妍控制不住的牙齿打颤,说话都开始结巴。

    “清醒?你昨天那叫清醒?”凤烨坐在床边,一只手伸手去扯她身后的细细链子,拽着链子带动着她靠近他,不能后退躲他。

    他就因为她昨天骂他混蛋了吗?

    她昨天那是误会他了,后来不是跟他道谢了吗?

    哦,没道歉是不是?

    “凤烨,对不起,昨天我不该那样骂你。”叶妍心颤的道歉,“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好吗?”

    “叶妍,你是真天真还是装天真?”他一拽细链子,叶妍就被迫的往他跟前靠,两个人四目相对,呼吸可闻。

    “你这话我听不懂?”叶妍有不好的预感,心里腾的特别恐慌。

    “你以为你道个歉就什么都可以一笔勾销?”凤烨冷酷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力气大的直接留下了手印。

    他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叫就什么都可以一笔勾销?

    他到底在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