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人道征途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五十章,乐捐(7)
    “哎呀!武清侯晕过去了!快来人,来看看!”几个狱卒立刻打开了门,举着火把冲了进来,那个高大的狱卒将武清侯平放在床上,一边用手掐着他的人中,一边喊着:“快去叫个医生来。”火把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脸上干干净净的,既没有鲜血,也没有獠牙。

    慌乱的人群,并没有注意到一个淡淡的黑影一晃就消失了,只有狱卒们手中的火苗轻轻的晃动了一下。

    “啊,有鬼呀!”李国瑞醒了过来,他恐惧地望着众人,一下子缩到墙脚,将自己团成一团,不停地打着哆嗦,嘴里嘟囔着:“有鬼,有鬼……”

    几个狱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人道:“不会真的有鬼吧?”

    “哪能呢?肯定是今天被吓着了。”另一个狱卒道。

    “让一下,让一下,医生来了……”有人嚷嚷着。

    众人忙了半晚上,给李国瑞灌下了一肚子安神的汤药,才让他安静下来。然而此后的几天里,他的精神状况一直都不太对劲,总是时不时的嚷嚷有鬼,所以也没办法逼迫他把钱掏出来。不过王德化觉得,只要皇帝态度坚决,从李国瑞这里弄出钱来,其实还是有希望的。

    ……

    崇德皇帝没有等来李国瑞捐出了一大笔钱的好消息,倒是又等来了一个坏消息。那就是他的五皇子突然病了。先是咳嗽,说是喉咙疼,接着便发起热来。太医来看了,说是外感风热,不过病情倒也没什么凶险,便开了一剂柴胡木香汤。太医院里把药煎好了,端了来,田妃看着孩子喝下去。

    要说这药还真的有些效果,五皇子喝下这药,头上的热度便低了一些,也稍微能吃点东西了。田妃便依照医嘱,让人给五皇子炖了些荸荠雪梨粥,亲自喂着孩子吃了下去。五皇子吃了粥,热度又下去了一点,便沉沉的睡过去了。

    孩子刚刚睡着了,田妃就看见一个宫女进来,对她道:“娘娘,皇上来了。”

    田妃赶忙迎了出去,却见崇德皇帝带着曹化淳已经进了承乾宫,赶忙迎上去,福了一福道:“圣上如何这时候道臣妾这里来了?”

    崇德皇帝便道:“爱妃,听说阿狸病了?如今怎么样了?”

    “阿狸”是五皇子的小名,孩子如今还不到五岁,正是逗人喜爱的时候。崇德皇帝也一直非常喜欢这个活泼的孩子。就连“阿狸”这个乳名,也是崇德皇帝亲自给他取的。这时代,孩子容易夭折,便是皇家,也不例外。世俗间相信,给孩子取个动物乳名,那些害孩子的小鬼听了,便以为这孩子只是一只小动物,便不去害他了,于是孩子便容易养活。所以若是只听孩子的乳名,很多时候,你会觉得就像进了动物园一样。

    “阿狸到下午突然有些咳嗽发热。李太医来看过了,说是外感风热,刚开了一剂药,阿狸喝下去,热降下来了一点,臣妾又喂他吃了点粥,如今刚刚睡安稳。”田妃赶忙回答道。

    “太医说不要紧吧?”崇德皇帝又问道。

    “说是并不凶险。”田妃很勉强的笑了笑。

    “外感风热”,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热感冒”,放在后代,“感冒”什么的,只要前面不加上“流行性”以及某种或者某类动物的名字做定语,基本上就是小事一桩。但在古代,感冒也是经常能死人的。尤其是儿童,夭折的几率就更高。有一些数字,提到古人的平均寿命只有二十多岁到三十多岁,这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儿童死亡率高。即使是皇家,也不能保证幼年的皇子能安全长大。

    “那就好。”崇德皇帝点了点头道,“朕去看看他。”

    田妃便带着崇德皇帝进了五皇子的房间,这时候,五皇子已经睡着了,一个老嬷嬷和两个宫女守在旁边。

    崇德皇帝走上前去,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又将手放回到自己的额头上,然后转身出了房间,田妃跟在他的后面。出了房间,崇德皇帝转过身来对田妃说:“爱妃,阿狸似乎还是有些发烧,不过好在并不太烫。应该没什么问题。”

    接着他又转头对跟在一边的曹化淳道:“今晚太医院是谁在值班?让他们多留心一点。”

    交代完了这些事,崇德皇帝突然又想起来,今天上午,十字架的那些人似乎刚刚举行过为国家祈福的仪式,结果下午……

    “看来这些外国和尚还是不顶事。”崇德皇帝忍不住这样想道。

    ……

    黄自得的数千人马,一路翻山越岭,如今距离嵩县县城已经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了。到了这里,就出了山区,继续向北便是广阔的河洛平原。军队在靠近伊河河谷的一处叫做八斗沟的地方安下了营寨,准备在战前好好休息一下,同时还派出几个侦察人员前往嵩县。

    嵩县是嵩山山脉起脉的地方,并因此而得名。整个县境之内,绝大部分的地区都是深山,只在汝河、白河、伊河这三条河流的河谷地带略微有一点耕地。自古以来便有“九山半陵半分川”的说法。因为缺乏耕地,人口、物产自然也都少,因而在河南,这个县也是个穷县。

    侦察部队是在黄自得的亲卫队的基础上扩充出来的,人数不多,只有二十多人,但大多数人都有过行走江湖的经验。队长依旧是胡一刀,两个副队长分别是黄滚和范安。

    这次嵩县之战,是出商洛山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攻城战。虽然嵩县是个穷县,城墙也算不上高大,县里的兵力肯定也有限,但是作为初战,还是要谨慎一些才是。所以这一次的侦查,带队的并不是胡一刀,而是如今已经被黄自得任命为军师的玄逸道人。

    玄逸换了一身衣服,装扮成商贩的样子,和胡一刀、范安、黄滚一起带着另外八个侦察兵,扮作收药材的客商,推着四五辆小车便往嵩县过去了。嵩县虽然没什么田地,几乎全境都是深山老林,但这样的环境却能出产各种药材。尤其是嵩县出产的柴胡,更是天下知名,被称之为嵩胡。

    一行人从小路绕了个方向,绕到了县城的北面,才从那里往县城过去。到了县城门口,照例是要看路引的。但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玄逸等人,身上有的是“正宗”的路引。当年黄自得纵横天下的时候,不知道打下过多少县城,抓到过多少县令,缴获过多少县令的大印。再加上那个时候,也没有拍照技术,路引上面也就只有对持有人相貌的一些非常简略的描述。要加以辨别,主要还是看上面的大印。而玄逸他们的路引上面的大印,却是真得不能再真的。所以如今玄逸等人身上都有着“正宗”的路引。

    只是便是有“正宗”的路引,入城的时候,看城门的士兵照例还是要找找这些外乡人的麻烦的。扮作玄逸的跟班胡一刀掏出了二十来文铜钱,一行人才算是顺顺利利的进了城。

    在胡一刀和看城门的士兵们交涉的时候,玄逸便借机察看起这座小城的情况。嵩县是一个典型的穷县,这从城墙和城门上都可以看得出来。

    嵩县的城墙只有一丈多点的高度,玄逸觉得自己哪怕什么法术都不用,就可以轻松的徒手翻过这样的城墙;而像胡一刀这样的身手敏捷的家伙,翻过这座城墙,只怕是连手都用不上,直接一个助跑,用脚在城墙上蹬一下就上去了。城门那块儿稍微高点,不过也就一丈六尺的样子。

    嵩县的城墙不仅仅太矮,而且也破败得厉害。大昭朝的城墙大多都是包了砖的,相比前代的夯土城墙,包了砖的城墙不但更加坚固,还能大大的减少日晒风吹雨淋对夯土城墙的风化。嵩县的城墙也有包砖,但因为年久失修,这些包砖很多都脱落了。城墙有些地方也出现了明显的崩垮。比如在城门右手边不过一百来步的地方,就明显有一个缺口,以至于那里的城墙高度,都只剩下七八尺高了。至于城墙上的女墙和箭垛,也损坏了一多半,有些地方很长的一段既没有女墙,也没有箭垛。

    城门口站着的几个士兵,也都歪歪斜斜的不成样子。他们身上的鸳鸯战袄破旧不堪,很多地方都露出了棉絮。若不是站在城门口,手里还拿着武器,只怕都会被人看成是叫花子了。而他们手中的武器,他们手上都只有最便宜的长枪,便是这些最便宜的长枪也养护得不太好,有些枪的枪尖都锈了,还有一些,连枪杆子都明显的弯了。

    除了城门口这么五六个士兵,城墙上甚至都看不到有人,这就可见防备的松懈。进了城门洞,便看到打开的城门门板。这门板大概也很有些年头没有滚换了,上面的油漆什么的自然是没有了,从残留下来的一些钉子来看,这门以前也应该是包了铁皮的。不过如今,这铁皮也是一点都没有剩下了。

    “就这种状态,这座城只要一个冲锋就能拿下来。便是靠着如今这么十个人,猝不及防之下,突然发难,也能把城门抢下来。只可惜,后面的大部队还在修整,自己就算抢下了城门,也守不住它。”玄逸在心里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