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夫君总套路我 > 章节目录 捌拾贰 精分男主
    昨夜下过雨雪,温度降了不少,走廊里的窗没关,离了屋子里的炭火,下了床塌便一股冷风吹过来,阿杨不禁打了个哆嗦,他走过去把通风的窗关上,手臂还未来得及抬起,便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他身后的顾念珩拿手一提,直接带走。

    进入另一个更冷的房中后,顾念珩脱下披在外头的棉袄,阿杨搓着手,趴在案几上研究临时居住的屋子里新添置的一方砚台,砚台下面压着一幅画,画的旁边留这几个鬼画符,然后阿杨并没有看懂鬼画符里面写的是什么。

    阿杨神色带着几分狐疑,拿着手指戳了戳,不久,手指往沾了几分风雪的衣袍上抹了抹,在砚台边缘敲出小小声清脆的声响,风雪在砚台的边缘上融化成水,慢慢的滴落在画上。阿杨满意的笑了笑。而后,扬起头冲正在闭目养神的顾念珩道,“你这画可宝贝了,哪里来的?”

    “捡的。”顾念珩眼皮也不抬一下。

    “唉,可惜了沈家小儿这么一双动人心魄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居然是个瞎子。”阿杨说着,双手摸上自己的脸颊,感受自己脸上传来的一阵阵的凉意,轻轻扒了一下眼皮,对着被外头的雾迷了的窗做了一个鬼脸,鬼声鬼气的哼着歌,然后歪着脑袋看着无动于衷的顾念珩,“先生啊,我默默的收回我刚开始的提议,不过,咱们有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吗,真的要连他家的一只狗都不放过?”

    “约法一章。”顾念珩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抬眼,干净修长带着淡淡清香的手指落在胸口繁复的花纹的结扣上,慢慢的把玩着,静静的等着阿杨的回话。

    “说来听听。”阿杨含笑,兴高采烈的跑过顾念珩的身旁,揪着他的衣袖。

    “你从今以后不要开口说话。”顾念珩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百依百顺是小娘子干的事情,我说话你又不爱听了。”阿杨顿了顿,“对了,先生,你觉不觉得我们此行去的太过顺利了?”

    “嗯。”顾念珩问道,“你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先生明面上去雍州城讲义,就算您有顾家的这个头衔,可是城中的百姓未免太过热情了些吧,还有啊,雍州虽然偏僻,但是也不至于两眼不闻窗外事吧,怎么雍州城的知府好像不知道您与皇帝不和一般,也像不知道您的性子一般,好酒好菜,美人尽往里送………”阿杨有几分不快。

    “而且京都里也并不怎么太平,谁知道那件事情又该牵扯了多少人………”阿杨说到,面色更有几分不解。“前几任的丞相的下场摆在那里,怎么沈家的行事风度依旧是一如既往的肆无忌惮,最重要的是我不能理解沈相这个人,上次你派我潜入府中一探究竟的时候,我看到他家的奏折堆得比人头还高,沈相忙活了大半夜还在那挑灯夜批,我就在那守了一夜,结果第二天又看他神采奕奕的去上朝,他胡子眉毛一把抓,把自己弄都这么忙了,怎么平日还有闲情雅致赏花听闲,暗中还勾结了一大群形形色色的人呢,听说此次查询的江湖勾当,又同他沈家不少牵连………”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那人年纪轻轻的成功上位了,而你还在这苟延残喘。”顾念珩轻笑。

    “最重要的是,我还听说沈相年少的时候说里面长不仅面貌端庄,能文能武,还会许多门语言,他以前还当过使臣出使南蛮,哦,对了,这个借口好,到时候定罪也好定,通敌叛国。

    至于那精通民间宫中各种乐器,怎么听来都觉得那都是骗人的呢,人各有长处……咦……刺杀这方面可以,不过倒不用他亲自动手。对了,先生,宫中的那些传言可信不………”阿杨歪着脑袋看着顾念珩,模样好不好奇。

    顾念珩慢条斯理的回答阿杨的问题,“所谓三人成虎,这里面的是是非非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说得清楚。”

    顾念珩没有平日里头穿的温暖白色的祆子,而是穿了一件带有绣有暗色的,花纹的纯色的黑色的开衫,里面搭配素净的小立领内衬,颜色对比强烈的很。

    阿杨现在不怎么注意,如今定睛瞧了瞧,抚掌大笑道,“先生,这衣服的样式倒是好,今日应该有风雪,你穿的这黑沉沉的颜色莫不是又要锦衣夜行,去摸清一下别人的底细?”

    “晚上你不是不去吗?”顾念珩淡淡的反问道。

    “我还是不要留在屋里应付不知道何时神出鬼没的可的女人!”阿杨眼神望着虚无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又想起了留守空房的时候,大冬天穿着单薄的女人那脸上娇羞的笑容,恶寒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那天的恶作剧,开始强调自己的清白和立场。

    顾念珩反问了一句,“真的?”随即不等阿杨的反应,“那你那天的话是什么意思?”

    被顾念珩这样一说,阿杨才猛不丁的想了自己头几日说的话来,抬头对上顾念珩的目光,只见顾念珩的目光像两把刷子一样准备来一场大清洗,又清透的好像两把追魂于无形的利剑,盯得他无处可逃,他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尴尬了一下,手无足措的拿起了手中的砚台,灵光一闪,快速的转移了话题,“听说雍州城的砚台很出名?”

    “你难道想贪墨?”顾念珩冷不丁的问道。

    “我哪敢呢?给我十个胆子都不敢了。”阿杨大喊冤枉。然后想要将功补过似的拿起了砚台下面压的那张画仔细的端详,“这幅画真的是绝美天伦呢,先生好眼光,随手一捡都是宝贝,看这两条锦鲤画的栩栩如生的,象征着好福气……”

    顾念珩,“…………”

    阿杨不瞧不知道,一瞧吓一跳,不得了了,他家先生的脸全黑了。

    鉴于勇于改正错误的阿杨又拿手认真的抚平了画的每一个角落,小心翼翼的扬起一个讨好的笑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看了那两眼鬼画符,于是试探都张了张口,“沈,沈家那小子画的?”

    顾念珩不置可否。

    阿杨心里腹黑的诽谤道,先生不喜欢人家,还藏着人家的画干嘛。

    别人喜欢他的时候他要把人推远,别人走远了又要来怀念一样,到底是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