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辞梦铃 >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重重迷雾(一)
    “落尧哥哥?”两人走在前往白桦林的路上,苏木突然仰脸向白落尧问道,“今天我们要学一些什么呢?还要去白桦林么?”

    “是啊!落尧哥哥不想麻烦其他人,所以就要带苏木去白桦林咯。怎么了?苏木不想去了么?”白落尧温柔的看着苏木说道,“以后苏木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的啊,我会尊重苏木的意见的。”

    “不是不是!”苏木摆着手,脸有些红扑扑的道,“苏木不是这个意思,苏木很喜欢白桦林,也很喜欢落尧哥哥做我的师父。”越到后面,苏木的声音倒有些低了,“只是苏木今日想让落尧哥哥随我去一个地方,去见一个……朋友……”渐渐的,她没了声音。

    白落尧也不做声,片刻后,他轻声道:“那今日我们不去白桦林了,今日不用学习,我随你去见你的朋友,可好?”

    “真的?!”苏木眼中有一丝欣喜流露而出,随即收敛道,“可是我有些……怕……”

    “有什么可怕的?有落尧哥哥在,嗯?”白落尧的温柔以待,令苏木内心百感交集,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了心头,便就迷迷糊糊的带着白落尧走向了一条不属于白桦林的路。苏木悄悄地拿出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小球,碰了碰白落尧道:“落尧哥哥,这个送给你。”

    “哦?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个……这个是我送给落尧哥哥的礼物,是兔绒球。我知道落尧哥哥喜欢兔子,就……就把这个送给你。”

    白落尧伸手接过,这兔绒球软软的,绵绵的,倒是很符合苏木的心性。白落尧笑道:“谢谢苏木啦,落尧哥哥很喜欢。”

    “嘿嘿。”苏木憨憨的笑道,“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白落尧将兔绒球挂在腰间,突然转向苏木问道:“苏木?是一个什么样的朋友啊?”

    “啊?!”听到这儿,苏木竟一时语塞,只剩下惊慌失措。

    “你别紧张”白落尧笑笑道,“既然是苏木的朋友,那自然也是像苏木一样这般可爱了。”

    苏木红着脸,低头不语,带着白落尧到了自己的家门前。苏木的家门前站着一个人,也是同白落尧一样的一袭白衣,只是与白落尧有所不同的是那人还披着一件纯黑的披风。白落尧只觉得这黑色太过于显眼,便别过头去看苏木。苏木只是怔怔地站着,不敢出声,也不敢看站在眼前的人。

    “苏木?”站在屋子前的人突然开口笑道,“来了,怎么也不出个声响呢?”

    苏木轻轻抬了抬头道:“这便是我师父,落尧哥哥。”

    “哦?苏木的师父,没想到是这样年轻俊朗的公子哥儿啊?!”那人终于转过了身,正面朝着白落尧和苏木。

    白落尧轻笑了一下,道:“听是苏木的朋友,但阁下的年龄看上去与我差不多,不知这其中是怎样一个关系?”

    “朋友便是朋友,哪里来的那么多关系?”那人停顿了一下,将手轻轻地放在木门上摩挲了几下又道,“我想请落尧兄前去府中一聚,不知落尧兄意下如何?”

    “初次见面便去府上叨扰实在是有失大体,况且阁下还未曾向落尧介绍过自己,落尧怎么敢轻易地相信阁下?”白落尧变了脸色冷声道,“现在阁下站在他人门前,倒也是怡然自得,不知阁下可否明白这屋内还有一人?”

    “还有一人?”那人摩挲着的手突然停下,猛的用手一推门,木门赫然敞开,“哦?我看这屋里可是没有人啊?!”

    听到这句话,苏木同白落尧都稍稍愣了一下。

    “你把紫藤婆婆……”白落尧话未说完,就被那人接话道,“紫藤婆婆?哦!”他恍然大悟般又道,“是苏木的那个婆婆吧?喏?是这个么?”那人这次将门完全的推开了,只见一个老婆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啊!”苏木失声叫道,“婆婆!是婆婆!婆婆!”她正要飞身跑入木屋之中,却被白落尧一把抓住,迫不得已的停在原地。

    “你想干嘛?”此时的白落尧全然不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了,冷言冷语的冷眼看待站在眼前的来历不明的人。

    “呵呵呵呵~”那人笑道,“不干嘛,还是那句话,我想请落尧兄前去府中一聚,不知落尧兄意下如何?”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威胁我?”

    “不会,怎么敢威胁你呢?”

    “那我若说不去呢?”

    “不去啊?”那人将两只手握在一起,大拇指相互摩挲了一阵子后,突然变了脸色般道,“那就只能由我亲自请你回去了。”话毕,那人便只一瞬的功夫就站在了白落尧的面前。白落尧顺势一推身边的苏木,两手相隔一寸之际,白落尧向苏木手中递了一枚药丸,随即便受了不可阻挡的一掌。苏木被推倒在一旁的地上,趁着乱,赶忙跑到木屋里,找到了紫藤婆婆,哭着将白落尧递给她的药丸喂给紫藤婆婆。

    “苏木。”一个凄凉狠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苏木的身边。苏木慌乱的抬起头,却看见那人正站在门口邪魅的笑看着苏木。

    “啊!你!你干什么!”苏木抱着紫藤婆婆向后猛的扑腾了几下,想远离这个人,可是成效并不显著。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那人蹲下身,将手放在苏木的头上轻轻地拍了拍。苏木在接触到那人的手时,身体本能的微微抽搐了一下,想挣脱开那人的手,却是毫无用处。只得瞪着眼睛看着面前如恶魔一般的人物。

    “我不会伤害你的。”那人又凑近了轻声说道,“你帮了我,我又怎么会害你呢?”

    “我帮了你?我没有!我没有!”

    “哈哈哈哈哈”那人放肆的笑道,“你帮我把白落尧带来,还帮我在他身上下了毒,我要好好感谢你啊~”

    “下毒?”苏木瞪大了眼睛道,“下什么毒?!我……我怎么会给师父下毒呢?我……”

    “茸。”

    “茸?”苏木快速的在脑中搜索着有关于“茸”的东西,却还是一脸的茫然。

    “兔绒球。”那人不紧不慢的继续提示着。

    “兔绒球?!可……那不就只是一个兔绒球么?!”

    “是啊!外面确实只是一个兔绒球,但里面……是白桦茸。”

    “白桦茸!你!你想害死他!”

    “不是我想害死他,是你想害死他。那东西不是你亲手交给他的么?”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里面有……是……是你!是你把那东西交给我的!你说落尧哥哥会喜欢的!是你交给我的!”

    “可他确实是喜欢,不对么?哼!苏木啊,不管怎么说,我要谢谢你,你帮了我大忙啊!哈哈哈哈哈!”那人转身拂袖而去,苏木下意识的冲上去想要拦住他,却扑了个空,摔倒在地,抬眼间却正看见屋外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白落尧和他身上的片片鲜红。那只兔绒球就系在白落尧的腰间,此刻却也被染的鲜红。披着黑袍的人缓步走向人事不省的白落尧,一抬手就将白落尧扛在了肩上。苏木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人在临走之前,侧着脸看向她这里,给了她一记邪魅的笑。那笑,她誓死都不会忘记,那么深入骨髓,那么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