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七章 “巅峰7月,视听盛宴”
    如果说,有谁能让心中还残留着一股怨气的赫敏将她的不愉快彻底清空,那无疑就是玛卡了。

    这一次,无论是《预言家日报》的编辑,还是丽塔·斯基特那个八卦撰稿人,都将先前那些针对霍格沃兹与邓布利多的言论完全抛在了一边。

    今日的头版头条,是一副极为夸张的全版面宣传广告!

    “英国魔法界神秘影帝1995个人视听秀!”

    “巅峰7月,天王再现!”

    “魔法史上的首次视听盛宴,前所未有的狂欢为您奉献!”

    “用我的魔咒(魅力)①锁定你的心!”

    在一句句不断抖动跳跃着的广告词后面,是一张占据了整个第一版的魔法相片。可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在这大费周章、甚至耗资惊人的巨幅相片之中的,却只有一个穿着连帽斗篷的神秘背影。

    那黑色披风在风中猎猎舞动,配合着周围那宛若战场的残垣断壁,看起来真的酷极了!

    而就在这个版面的最下方,正印着一行不算非常显眼,但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漏掉的字:

    “本演唱会,由玛卡·麦克莱恩先生,提供独家技术、资金支持。锁定你的心,锁定本报6月23日第二次盛大宣传!”

    “怎么啦?”哈利和罗恩一齐盯着狂喷南瓜汁的赫敏问道。

    “……你们自己看。”

    赫敏抽出魔杖将报纸上的南瓜汁清理干净,然后递给了坐在她对面的哈利。

    哈利伸手接过,立刻就被这极为少见的超大版面广告给惊到了,可是当他多看了几眼之后,却发现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会让赫敏口喷南瓜汁的内容。

    罗恩凑在哈利旁边,也正一脸纳闷地扫视着报纸。

    “下面,瞧最下面!”赫敏正在擦嘴,她见哈利和罗恩均是一脸迷惑,立刻摆了摆手道。

    “呃……玛咳咳咳……”

    罗恩显然是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在霍格沃兹,有不少学生都有订报读报的习惯——毕竟在魔法界,娱乐活动可实在是太少了,于是报纸刊物也便成了大家首选的娱乐放松的方式之一。

    没多久,部分细心的学生就将这则消息传开了,一时间礼堂中多了很多嗡嗡声,大家都开始互相议论了起来。

    “玛卡这是要干什么?”哈利茫然地问道。

    “谁知道呢?”赫敏扁了扁嘴道,“我估计他又在谋划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我敢说,不管玛卡在计划着什么,但是这场演唱会肯定会很精彩!”罗恩跃跃欲试地道,“七月份的话,我们已经放假了……我看我们可以一块儿去看!”

    “我可不认为那是一个好主意……”赫敏小声嘀咕道。

    可实际上,有很多学生的想法却都是和罗恩差不多的,这可是少有的大型娱乐活动,而且听起来相当新鲜!

    “影帝”是什么?听起来好像是一个人,可那位背影帅气的“神秘影帝”又会是谁呢?

    在影响力巨大的《预言家日报》首版刊登一次全版面广告,所消耗的金加隆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更何况,玛卡的个人资产其实也算是有些捉襟见肘了,他肯定是拿不出那么多钱的。

    可他自己拿不出,有人却正多得没处花呢!

    对于玛卡来说,这是一次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式的融资手段。

    就这点钱,维特家族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对于他们来说,只要“魔法石”能到手,撒点金币出去还不跟玩儿一样?

    比起之前那个被放弃了的计划来,他这次的计划要更加谨慎得多,所顾及的范围也要更大得多。

    “这小子又是在搞什么?”

    教员席上,疯眼汉穆迪见邓布利多一脸笑呵呵的模样,便也凑过去看了一眼。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傲罗,他很快就注意到了最底下玛卡的名字。

    “无论他是想做什么,至少这肯定是一场稳定人心的活动。”邓布利多笑着道,“可惜了,我估计是不能去现场瞧上一瞧了……”

    正如邓布利多所说,眼下零零碎碎的案件频繁,英国魔法界的人心已经有些不太安定了。这个时候,只要能顺利地将这场活动举办完,那就肯定会让绝大多数巫师都放松一下逐渐紧绷心情。

    按照邓布利多的猜测,玛卡多半是要趁着这个机会收拢人心的,那他去的话肯定就会影响自己这个接班人的造势成效。

    然而,玛卡又怎么会把他这么一个强大的劳动力,给撇在一边闲置着呢?

    这次宣传,在霍格沃兹、乃至全英魔法界都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纷纷议论着这难得一见的神秘活动。

    可这次活动的始作俑者,此刻却把自己关在有求必应室里蒙头苦干。

    这个计划,就又相当于是给他自己下了一个时间限制,他必须在这段时间里继续深入对规则符文的研究——对于那所谓的“规则之力”,他已经有了初步的概念了。

    规则符文大致可以分为三级,而玛卡目前能够试图去理解的,是数量最多的一级规则符文。

    一级规则符文为物质规则,蕴含的是各种物质运动的规律和物质基本结构的规则,玛卡最熟练的“冷却符文”就是其中之一。

    可即便他能去慢慢研究、理解,每初步理解一级规则符文所消耗的时间也会以年来计算,这显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拿出去用的东西。

    所以,玛卡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有选择性地精通其中一到两个,并无限接近完全掌握的状态。

    到时候配合规则符文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就可以被称为“一级规则之力”。

    玛卡就这么处在全身心投入研究的状态,每天又回归到了过去在霍格沃兹上学时的作息规律。

    当然,上课时不可能上的了,那部分时间也被他划进了研究时段,只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用来维持对外界情况的了解。

    在这段时间里,能天天都见到他、甚至陪伴着他的,唯独只有卢娜一个人。

    可是,请不要以为只有玛卡才会为了研究而这么拼命。

    ……

    “布洛瓦小姐,它们刚吃饱肚子,正在睡觉呢……请不要用树枝捅它们……哦!那好像不是头,头在另一边——”

    在海格的狩猎小屋后头,支着好几个木架子,上面各摆着一个大大的平底筐。

    在那些浅浅的平底筐里衬着一层松软鲜嫩的莴苣叶,一条条圆滚滚的肥硕虫子就那么懒洋洋地平躺在里面,似乎正在呼呼大睡。

    维莉就蹲在那些木架子一旁,用一根青绿色的树枝朝那些虫子的脑袋上轻轻捅着,可难免也有捅错的时候,不是吗?

    “唾液,增稠剂。”维莉言简意赅地说道。

    而身材高大的海格正愁眉苦脸地跟着她蹲在旁边,不断地告诉她应该过一会儿再来。可他却发现,自己和这个小姑娘好像完全无法沟通。

    筐里的一只肥虫子似乎被维莉捅得有点儿不太舒服,扭着身子又换了个姿势,然后继续沉沉睡去了。

    事实上,维莉和海格打交道已经有一段日子了,那是自从她想要让海格帮她养这么一群弗洛伯毛虫开始的。

    可海格哪里知道,维莉似乎对这些宝贝虫子非常关心。

    自那天起,她每天都要来这儿蹲着,时不时就会用树枝挨个地捅上一遍,不管海格说什么都不管用。

    而且更让海格心惊肉跳的是,这小姑娘虽然看起来好像很可爱,可她却完全没有任何表情。

    就光看她面无表情地拿着树枝,捅着一条条的弗洛伯毛虫,那场面就让人浑身不舒服。

    就如今天,维莉也非常执着地将它们逐个捅完了,这才站起身来,平静地转身就离开了,只留下了根本无法“习以为常”的海格,一脸茫然地蹲在那里目送她的离去。

    “……难道说,这很好玩吗?”

    海格犹疑地捡起树枝,忍不住也伸进筐里捅了捅。

    “哦!抱歉……”

    他的手连忙一缩,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也捅错边了。

    “该死的,这些小家伙的脑袋和P股实在是太难分辨了!”海格气急败坏地说道。

    而另一边,维莉在下课之后,就又跑去了天文台上面,开始了新一轮的魔药学练习。没人知道她究竟在忙活些什么,可至少,她似乎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

    “……这样就、可以了?”

    维莉用魔杖敲了敲坩埚,看着里面那些橙黄色的药液,犹豫着自言自语道。

    可过了会儿,她还是摇了摇头,将锅里的药液全部清理掉了。

    “效果、不够。”

    她抿了抿嘴,又低下头,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几行配比数据和效果鉴定。

    要是有人能仔细看看的话,就可以发现,她摊在地上的那本厚厚的笔记已经密密麻麻地记满一大半了。

    而其中最多的,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红叉”。

    维莉她确实很不擅长魔药学的知识,但是那似乎并没有影响她对手中研究的执着。哪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可她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不要放弃。

    在默不作声中,她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又开始了新一次的配比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