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四章 葬礼前夕
    自圣诞节那天午后开始,原本明媚的阳光就仿佛是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一般,连续几日都没能再度洒落地面。

    雪花又再度飘飘摇摇地占据了大家的视野,也同样占据了大家在户外玩耍的时光。

    不过玛卡本就没打算要久留的,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既然已经好好享受了一段欢快的友谊,那便也该行动起来了。

    再过一周时间,就是邓布利多葬礼的公开日。无论是与邓布利多有交情的、还是没交情的,大批大批的巫师都在陆续地赶来,为追悼这位当代白巫师第一人而提前开始默哀。

    霍格莫德村一下子就被这些人给填满了,不仅三把扫帚的楼上住满了房客,就连猪头酒吧这种脏乱差到极点的地方,都没能剩下哪怕一间房间。

    不管是白天黑夜,村里的街道上都遍布人影,连正常走路都不容易。

    霍格莫德村都成这样了,霍格沃兹城堡自然也松快不到哪里去。因为这次葬礼的大肆公开,来的人数比麦格教授预估的还要多,而不好轻慢的人物也着实不少。

    学校里的每一位教授都动了起来,玛卡这个尤为年轻的古代魔文学教授也不能幸免,一同加入了招待来宾的行列。

    他本以为以自己的外表,在接待客人的时候总得费些口水的。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名气似乎比预料中的更大了不少,有很多人都已经认识他了。

    不过想想也是,他这几年来小事不多、大事却从未断过,再加上上次接受梅林勋章时的一波宣传,该认识的大都忘不了他。

    很快,在外头风雪变得越来越大的同时,几天时间匆匆便过去了。

    这几天里,玛卡见了数不清的人……

    有国内外的各种纯血家族代表,也有混血、抑或是麻瓜出身的优秀巫师,当然还有很多没有名气、连听都没听过的普通巫师。

    有各大魔法学校的教授乃至校长,有各种大大小小的组织团体代表,自然也有国际巫师联合会的议员。

    他们都来自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家族甚至于不同的国家,可他们每一个都会道一声“节哀”,也每一个都会为邓布利多的一生感慨,同样也有为邓布利多的存在而感恩戴德。

    他们中的每一人,都诠释着邓布利多所做过的一切,也都展现出了邓布利多那难以用言语评说的壮阔人生。

    哪怕身体已然死去,可有些人就是要比还活着的人更加璀璨夺目,这说的便是那阿不思·邓布利多。

    玛卡不知道有多少人感受到了这一点,至少他自己,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他虽然从来都不追求这种在人群之中波澜澎湃的人生,但却也不免为之心生慨叹。

    而就在葬礼开始的前一天傍晚,又一辆巨大的马车往霍格沃兹城堡这边横空飞来。拖着它的是十几匹体型巨大的神符马,它们张开银色的羽翼轻巧地降落在了禁林的边缘。

    随即,许久不见的马克西姆夫人便从那马车里走了出来,与颠颠跑来的海格亲密地拥抱了一下。

    几乎是在同时,英国魔法部的代表团也到了,现任部长鲁弗斯·斯克林杰也在其中。而与他们这一群人同行的,竟然还有国际巫师联合会的待任议长——非洲著名巫师巴巴吉德·阿金巴德。

    这两位客人要来,那自然没什么可奇怪的。但他们若是携手同来,这就不免会让人心生疑窦了。

    国际巫师联合会的几位议员明明几天前就先到了,原以为这待任中的阿金巴德会选择避嫌,却没想到他又来了,而且还是和斯克林杰一块儿来的。

    在英国魔法部上一任部长福吉完蛋以后,明眼人可都是看出了其中的不对劲的。

    不过玛卡却心里多少有些底。

    这两人多半都没什么嫌疑——那日在梅林勋章的授勋仪式前后,邓布利多是亲口告诉过他的。所以,即便他们走在了一块儿,也未必会是什么坏事。

    比起这两位“官面上”的人物来,玛卡更关心的却是另一件事……

    “你们怎么还是过来了?我之前离开陋居的时候不是叮嘱过你们了吗?这次的葬礼仪式更多还是做给外人看的,而且注定不太平,你们最好别过来!”

    在那挤满了人的礼堂外,玛卡蹙着眉看着哈利等人便是好一阵头疼。

    还好卢娜比较听话,他说别来就真的乖乖留在了自己家中;而赫敏则是相对更为理智,她知道来了也没用,所以今天也没出现在学校里。

    “玛卡,我们不能坐在家里不管!”哈利执拗地道,“我知道今天肯定会发生很多事,可一想到教授们还有你,都在为霍格沃兹的事情而努力,我们又怎么能安心在陋居坐着打牌下棋消磨时光呢?”

    “……是啊。”罗恩跟着哼哼了一声。

    他看起来倒是没有哈利那么坚定,可他既然来了,说明他心底里其实也是同意这次行动的。

    “唉……”玛卡无奈地道,“赫敏呢?你们既然在这儿,她多半也来了吧?”

    可令玛卡感到惊讶的是,哈利却立刻摇了摇头。

    “我和罗恩这次过来,赫敏是不会同意的。”他轻声地道,“她两天前就寄信告诉我们,让我们别一个冲动就过来……所以今天,我们没和她说。”

    玛卡愣了一下,又下意识地朝罗恩看了过去。

    “她不会来,我们也不想她来——”罗恩这回倒是语气果决了许多,“有我们两个犯傻就够了,没必要让她被迫跟着我们冒险。”

    “你们今天这是打定了主意要用自己的小命来换个心理安慰?”玛卡毫不客气地说着,又摆了摆手道,“赶紧回去!以后霍格沃兹肯定会用得到你们的,可绝对不是现在——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我们是不会回去的!”哈利执意道,“那天果园里你不是说过吗?书面的知识远没有实际练习来得重要——我想这个道理放在对抗黑魔法上面也是通用的!”

    “平时的训练,远没有实际面对来得重要。”罗恩也补充着道。

    “没错,”哈利点了点头,又接着道,“而且,邓布利多教授也曾说过一句话——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这不也是你替教授转达给我们的吗?”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随即直视着玛卡道:“我知道,就凭我们两个的本事,想要明白邓布利多的话还早着呢!可要是一直不去面对,等到我们真正需要面对死亡的时候,又该如何领悟其中的道理呢?”

    不得不说,哈利的这句话确实讲到了点子上。

    玛卡一直都在为保护这些朋友而处心积虑,不想让他们遭遇太多的危机。可每一回都让他们躲在庇护之中,是不会迎来真正的成长的。

    对于这一点,他也不是不清楚,可就是很难去放手。

    不说哈利和罗恩他们这些男孩子,至少卢娜、赫敏、维莉等等那些女孩子们,他都会忍不住为她们遮风挡雨。

    在某些方面,他或许是个可以狠得下心的人;可在另外一些方面,他其实却又很容易心软。所以他才总是自嘲,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像邓布利多,他同样也爱着哈利这个充满勇气的幼狮,就如同爱护其他小巫师一样。可在必要的时候,他甚至可以让哈利去死上一次,以确保他以后能更加安然地活着。

    要是换作玛卡,他就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面对哈利的据理力争、以及罗恩沉默的支持,玛卡难得地犹豫了。

    这两个曾经的同学、现在的好友,虽然能力确实还不足以应对大多数困难,可他却能感受到他们的勇气与担当。

    随着这些年年龄的增长,他们的身体也和自己一样逐渐挺拔了,罗恩甚至比他还要高出了半个脑袋。

    而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引导和点拨,这个红发男孩儿的性格气质,已经与他印象中那个偶尔会蒙上阴翳的模样渐行渐远,勇气与坚持已经慢慢开始显现。

    反倒是哈利,在自己一系列行动的影响下,成长却明显变得缓慢了不少。难得这次展现出了果敢,他确实不该多加阻挠。

    可危险毕竟是危险,不单伏地魔远非他遥远记忆中那个伏地魔,就连格林沃德也一并掺和了进来,再加上还有连他也困惑不已的所谓“罪恶”,时局早已变得更加混沌不堪。

    在这种情况之下,哈利和罗恩的勇气就显得太过渺小了,只能用一缕暴风雪中的火苗来形容他们的存在。

    这点星星之火能够燎尽平原吗?即便有这可能性,玛卡也不是一个什么都能拿来当赌注的滥赌之徒。

    “……跟我来。”

    滥赌之徒是当不了了,可庄家还是能当一下的。无论输赢,若是能想个法子保住筹码,那遂了他们两人的意也不是不行。

    “距离明天还有一整个晚上,能不能留下来,就全看你们自己了。”玛卡一边走,一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们想出一份力,可这份力要是没有作用,那跟不出又有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