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五章 暴风雪中的葬礼
    一夜之间,有时候能发生很多事,就比如玛卡去美国的那两个夜晚;而同样是一夜之间,有时候却什么都不会发生,悄无声息地便已经揭开了黎明的扉页。

    这天夜里,几乎所有人都没发生哈利和罗恩曾经来过,更没人知道玛卡将他们带去了哪儿、又做了些什么事情。

    翌日清晨,狂风卷集着漫天飞雪,在霍格沃兹的校区内外都铺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霜白,寒冷却又清透。

    当天一早,玛卡便若无其事地出现在了礼堂之中,平静地在教工席上坐下了。

    今天就是公开举行葬礼的日子了,礼堂里的氛围相当压抑。几乎每个人都穿着深色、或者干脆就是黑色的礼服长袍,肃穆而又庄重。

    玛卡自然也是如此——他那用蛇怪的素材制作而成的巫师袍虽然隐隐泛着些许绿意,但总体而言却同样接近于黑色,而且在款式上也颇为精美厚重。在这种场合之下穿着,并不会显得突兀。

    今天麦格教授没有如前些日子一样坐在校长的席位上,教工席中央那如同王座一般的位子正空着,以表达对曾经坐在它上面的那位白巫师的尊敬与怀念。

    斯内普没在,他自学生们放假开始,就已经离开英国魔法界去往美国了。对他来说,带着提娅去追寻家人的踪迹,肯定比参加这个“虚伪”的葬礼要重要得多。

    至于海格,这会儿也不在他的座位上——大概是没那个心情过来吃早餐吧?玛卡不清楚,不过就海格对邓布利多的感情来看,多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而在下面的四条长桌上,大量的成年巫师代替了小巫师们,稍显拥挤地坐着。无论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至少他们看起来都没什么食欲,只是一边低声交谈、一边小口地吃着自己盘里的早餐。

    除了昨天的哈利和罗恩以外,还有少数的学生也来了。这些学生,在加上本就在圣诞节留下来的,倒是也有二三十人。

    玛卡能叮嘱哈利他们别过来,却没法同所有学生都进行沟通。虽然眼下是放假期间,可邓布利多的葬礼要是完全没有在校生出现,那就太不自然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平时在他面前足够低调、低调到都没了什么存在感的德拉科·马尔福小少爷,今天却是斯莱特林中唯一一个到场的。

    说实在的,这位小少爷虽然心地不怎么样,可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学生罢了。

    他来到这里的背后,多半与他父亲卢修斯·马尔福有关,而那棵墙头草,玛卡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未曾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他在伏地魔手底下,究竟又糟了多少罪,以至于他儿子也不得不在这种日子跑回学校强行扎在玛卡的眼前。

    这对父子玛卡还是比较了解的,要是没有人逼着,他们是绝不会想要掺和进来的。近距离接触过玛卡和伏地魔的卢修斯,哪会不明白被夹在中间的危险?

    德拉科的出现,无疑是伏地魔给出的一个信号。他当然不是为了提醒玛卡自己要来,就算是,也一定不是重点。他这种行为,是意在警告在场那些“少数的聪明人”,是一种潜藏不深的威慑。

    而或许只是顺便的,伏地魔也想借德拉科来挑衅一下玛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这次,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的依仗也未可知。

    总之,今儿个绝对是不会太平的——包括玛卡在内,不少当事人心中都愈发地笃定了。

    玛卡暗自摇了摇头,暂时放下心头所想。他执起刀叉,在保持着一定礼节形象的同时大口吃起了早餐,以填饱自己肚子的事情为优先。

    沉痛悼念是不能拿来当饭吃的。比起怜悯死者来,怜悯生者才更有意义和价值——这可是邓布利多自己说的。

    过了一会儿,当绝大多数人都放下了餐具之后,麦格教授终于站起了身来。她这一站,原本还在吃东西的人——如玛卡这种——就也一并将刀叉搁在了餐盘中,擦了擦嘴朝她那边看去。

    礼堂中那嗡嗡细语之声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麦格朗声道,“请各位来宾跟随我校教授,移步至城堡前的场地上稍候片刻——”

    说到这里,她侧过头,朝玛卡这边微微颔首示意了一下。玛卡也随之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随即,他也在大批巫师们的目光之中起身,先行离开坐席往侧厅门廊走去。很多人都明白,玛卡在这种时机率先离席,显然是要去将阿不思·邓布利多的遗体请出来了。

    一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之后,大家在又回过头来,准备开始往礼堂外移动。米勒娃·麦格和其他教授一半带头走在最前面,而另一半则站在最后等待,以确保所有人都去外面的场地就位。

    斯拉格霍恩今天穿了一件华丽的、用银色丝线刺绣勾边的鲜绿色礼袍,很显然的,哪怕是庄重严肃的葬礼,都阻挡不住他那骚包的心。如今他还不算是教授,所以这会儿他也混在宾客之中一同往外走,可看起来却着实扎眼之极。

    可了解他的人就会明白,这个胖老头儿其实也是在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他内心的郑重。

    而在他旁边的,却是前几日一直都住在霍格沃兹的斯卡曼德老先生。与斯拉格霍恩比起来,这位德高望重的神奇动物学家可就要朴素太多太多了。

    礼堂大门旁边,守门人费尔奇和图书馆管理员平斯夫人都站在那里。

    费尔奇今天穿着套老式的灰色西服,打着紧到让人怀疑会不会勒死他自己的领带,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樟脑球的怪味儿。而平斯夫人则戴着一块又厚又长的黑色面罩,面罩下沿甚至都垂到了她的膝盖上。

    不得不说,这两人站在一块儿倒是有一种另类的般配。

    逐渐的,大家都相当有秩序地涌出了礼堂,待费尔奇和平斯夫人也跟在末尾走出去之后,留在最后的几位教授也随之往门外走去。

    平时从不在乎外表整洁与否的赫奇帕奇院长斯普劳特,今天也难得地把自己拾掇得干净明快,巫师袍和帽子上连一块补丁都没有。

    今天,是一个任谁都不会轻疏对待的日子。

    ……

    于此同时,玛卡正不疾不徐地往主堡四楼走去。

    他熟练地通过霍格沃兹那些不断变换方位的楼梯,时而走的慢些、时而又紧赶上几步,每一次都能适时地踏上正确的方向,从未有浪费时间停下等待的时候。

    不多久,他沿着四楼的走廊来到最深处,那扇令他颇为怀念的厚重木门前。

    当初在刚入学霍格沃兹的第一个学年,他就和哈利他们来到过这里。在当时,这扇门后边拴着三头犬路威,其后还有重重关卡,以及藏在最底下的魔法石。

    而现在,邓布利多的遗体就停放在那儿,用魔法妥善地维持着他生前的模样。

    玛卡取出法杖在门环上轻轻一点,随着门扉上光华轻闪,木门吱呀呀地自动敞开,露出了一间颇为宽敞却又空无一物的储物间。

    只见他随手一挥打开地上的活板门,纵身一跃便跳入了其中。

    眼下里边儿的关卡都没了,只剩数道房间,以及一条宽阔的通途。一路畅行无阻,他在最后那间大房间里驻足停留,将视线移向了房间的正中央。

    邓布利多的遗体在一道笼罩了他全身的光柱之中上下沉浮不定,缕缕银白色的须发与他身上的银灰色巫师袍一同飘荡不休,宛如置身于一汪由光粒组成的泉水之中。

    正是这位老人,用一纸书信改变了自己的一生。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几年里,他赠予了自己种种恩惠,却也塞给了自己不少的麻烦。若问玛卡对他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感情,恐怕还是感谢来得更多一些。

    今天以后,还会不会再次见到他这张苍老的脸了呢?

    “教授,请吧!”

    玛卡随口说了一句,却又自己被自己逗笑了。

    不再多作缅怀,他探出法杖反手一挥,邓布利多的遗体便立刻脱离了光柱,往门外轻盈地滑了出去。

    当玛卡按原路返回到门厅时,他没再往礼堂去,而是直接从城堡的大门离开了。

    外面的风雪仍然非常大,到处都是积雪。玛卡出了大门就往旁边一拐,控制着邓布利多的遗体一并往城堡南侧而去。

    今天的葬礼现场,就在南边的湖畔,而那里也同样会是邓布利多落葬之处。

    在霍格沃兹校园范围内设立坟墓,自古至今都未曾有过先例。毫无疑问的,当今也就只有邓布利多一人,才能够在无人反对的情况下沉眠于这片土地。

    待玛卡沿着早已被雪埋没、只余下大量脚印的小径上前进了片刻,他便看到了远处湖边那大片肃穆静立的人影。

    即便是风雪交加,他们都没有一个表示不满,而是全部都注视着漂浮在玛卡身前的那道遗体。

    无数的雪花在到了遗体上空就悄然滑向两旁,一片都未曾沾染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