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六章 冰棺之墓
    狂猛的风仍在呼啸着,裹挟起雪花在空中曼舞飞散。在这遍地银装的湖畔,哪里是坚实的土地、哪里是冰结的湖面,早已叫人分辨不清。

    天色在那翻滚如战马咆哮的厚厚云层之下愈发显得昏暗,即便已是将近上午八点,却依旧宛如刚刚黎明。

    这不断怒吼着的天地,不禁也为这场葬礼带来了更为沉重的气息。

    在那湖边,就在玛卡眼前,密密麻麻地排布着成百上千的椅子。此时作为上的巫师不分男女老少,全体肃静而立,自发地向那紧闭着双目的老人行注目之礼。

    而在那些排列整齐的椅子中间,一道笔直的过道自玛卡身前笔直而去,一直延伸到了结了厚冰的大湖边缘。正是那过道的尽头,一张白色的大理石桌就静静地摆在那里。

    玛卡手中提着法杖,用魔法稳稳地托着邓布利多的遗体往前一步步地迈进。他表情庄重严肃,仿佛走出的每一步都经过精心丈量一般严谨。

    随着他前进的步伐,脚下的积雪就像是为了确保他次次都脚踏实地一般,往两旁轻巧地退了开去,露出了枯黄的草地。

    在途中,玛卡见到了很多人。有些是最近才认识的,而有些则是早已相知相熟的,当然也还有很多他到现在都叫不出名字的。

    来参加葬礼的巫师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从着装华贵一丝不苟的、到衣衫褴褛面容消瘦的,高矮胖瘦一应俱全。

    马克西姆夫人和海格两个巨人混血算是今天最醒目的巫师,他们一前一后犹如鹤立鸡群一般,因为身高而显得相当有存在感。

    不过很显然,今天他们俩还不是最高大的,因为格洛普也来了。

    这个发育不太良好的巨人,不能总在禁林里藏着,那样早晚会因为他的种族问题而惹出事端来的。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把他拎出来放在公众面前亮个相,等一会儿那必将发生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他的表现或许就将会为他自己正名。

    在海格不厌其烦的教导、以及玛卡的威慑力之下,他已经学会了不少浅显易懂的道理。看来比起当个巨人被同族蹂躏欺侮,他大概还是生活在巫师群体中要更加合适一些。

    而除了他们这三个体型格外高调的家伙以外,玛卡还瞥见了破釜酒吧的驼背老板汤姆、骑士巴士的司机老厄恩、对角巷美容魔药店的普瑞姆派尼尔夫人,以及魔杖制作者奥利凡德先生等等一系列颇为面熟的男女巫师。

    很多人他都只曾见过几面而已,但却令他尤为怀念。

    除此以外,城堡里的所有幽灵们也一并出来了。在这狂暴的风雪之中几乎看不清他们的身体样貌,可玛卡能够感觉得到他们的存在。

    当然了,阿不福思今天没来,凤凰社的绝大多数成员今天也没有来。他们眼下虽然不在这里,可玛卡却相信,此时此刻他们应该也同样在为邓布利多的葬礼自发地默哀。

    座椅间的过道没几步路,可玛卡却仿佛走了很久。当他挥动那根奇怪的法杖,将邓布利多的遗体平缓地放在洁白的大理石桌面上的时候,原本落在桌上的积雪也一并自桌边滑落了下去。

    即便是在暴风雪中举行露天葬礼,也不会被恶劣的天气影响到仪式的庄重。因为,这是一场为当代最伟大白巫师举行的隆重葬礼。

    在玛卡将遗体暂且安置好之后,他便退回到了过道上,与第一排座位平齐伫立。这一排上的巫师大都是与邓布利多交情最深的人,就算不是,那也在全球魔法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就在玛卡站好的片刻间,湖面的冰层之下突然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虽然冰层极为厚重,可那阴影却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连冰封的白霜都无法遮掩它的出现。

    转眼间,冰面猛然崩裂出了数条缝隙,并在一阵咔嚓乱响之际又轰的一声向上拱起,一个庞然大物从湖里浮出了水面。

    巫师们出现了一阵骚乱,可随即麦格教授便转过身来,示意大家不必惊慌。而在同一时间,玛卡将手中的法杖轻轻一顿,那即将奔腾而来的浪涛与冰块皆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在外,随着重力复又落回了湖中。

    从湖底探出来的,是那只一直生活在这里的巨型乌贼,除了它那大得吓人的体型之外,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很快,巫师们大都镇定了下来,而与此同时,一阵婉转凄厉的歌声自湖面之下的水中悠然响起。

    那是人鱼们的歌声,有别于人类的音域和发声方式,他们的歌曲向来以美妙动人著称。只不过,那必须要在水中发声,才能让人听出其中的奥妙旋律。

    而今,连他们也在为邓布利多的逝去而引吭悲歌,期盼用那凄苦中带着希望的歌声,向那踏上了新的旅途的邓布利多进行最后的告别。

    据传邓布利多懂得人鱼的语言,就此看来,那或许是一件真事。

    大概是被这悲凉却又暗含温暖的人鱼之歌勾动了那根最脆弱的心弦,站在最后头的海格又一次抽泣了起来。

    以他和邓布利多的关系,本应该站在前面的,可他今天是陪格洛普坐在了最后一排。只不过,也说不清是他在照顾格洛普、还是格洛普在照顾他,至少眼下,他弟弟那巨大的手掌正笨拙地拍着他的脑袋。

    哪怕格洛普已经足够地轻了,可海格还是被他一下就拍倒在了椅子上,连四条凳脚都深深地陷入了雪地之中。

    好像是过了许久,又好像是才过了一小会儿,人鱼的歌声逐渐轻缓了起来,并逐渐消散在了这猛烈的暴风雪之中。大乌贼又沉下去了,激起的浪涛再度被玛卡挡住,免得那汹涌的湖水又想冲上岸来。

    这时,国际巫师联合会的待任会长阿金巴德先生往前迈出了一步,将早已准备好的悼词逐句念来。

    悼词赞颂的是邓布利多的高尚精神与卓著成就,是邓布利多一生之中的种种重大经历与辉煌成果,是邓布利多为整个魔法界所造就的一切和平与希望。

    可除此以外,玛卡其实更想听到一些对邓布利多那些平凡之处的褒奖,正如他总是抱怨没什么时间放松一下,又或是偶尔也会去观看魁地奇比赛。

    因为每一个伟大的人,他的背后总有很多无法言说的遗憾。相信邓布利多自己,也更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知道,他有时也同样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

    在念诵悼词的时候,湖面下的人鱼们也哗啦一声浮起了上半身,远处那些不日即将搬离禁林的马人也在树木的阴影之中侧目哀悼,就连棚屋里的猫头鹰们也大片大片地冲进了雪幕之中。

    待悼词念完,余音尚且还未被狂风吹散之际,玛卡又一次挥起了法杖。

    倏然间,一条宽大的紫色天鹅绒布被他凭空召来,在风雪之间稳稳地飞向邓布利多的遗体,完全不被强风影响一般轻轻飘落在了他的身上。

    下一刻,玛卡法杖顶端的规则符文蓦然显现而出,近乎在同一时间,一道冰蓝色的流光轻盈地向邓布利多的遗体缠绕了过去,在那白色大理石桌周围旋绕了起来。

    炫目的光华笼罩了那座石台,冰晶自下而上攀附凝结,将邓布利多、石桌与大地一并连结了起来,好似化作了一个整体。

    不多时,当光华悄然散去,一座带着一丝蓝意的透明冰棺便显现在了众人眼前。那冰棺没有丝毫的寒气,就如同水晶似的剔透,亦如同钻石般的坚硬。

    这座冰棺冢,若是没有与一级规则之力同等级的力量,是决计无法打破的。

    正是这棺体初成的时刻,无数的箭羽自禁林边缘高高升起,又在不远处坠落地面,那是马人们在向葬礼的结尾致以敬意。而差不多时候,人鱼们也缓缓沉入了湖底,逐渐消失不见了。

    在场的巫师们虽然大都惊讶于玛卡那奇妙的魔法,但却也知道这场葬礼的重要性。他们没有太过大惊小怪,而是将这一幕深深地纳入了心底,随后朝那冰棺倾身行礼。

    玛卡也和他们一同鞠了一躬,心里边儿难得地感到有些空荡荡的。

    然而,填补了他心中空虚的,却是远处天际那一大片“黑色流星”。而与它们一同出现的,是数个巨大的黑魔标记。

    由黑雾凝聚而成的骷髅头口中伸出蛇身,空洞的双眼直视着这个葬礼现场。

    玛卡猛地抬起头来,眯着双眼望向了那片天空。

    “……还以为会更早些来呢!”他面色平静地自语道。

    “玛卡,”一旁的麦格教授立刻开口道,“我会让其他教授立刻撑起防护屏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

    玛卡点了点头,随即又朝左右扫视了一圈。

    伏地魔的出现,令在场很多巫师都不安了起来。或许有些人多少会猜到一些,可绝大多数人却是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的。

    霍格沃兹与伏地魔之间的争斗,大多是在明面之下进行的。即便是有几次公开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时间也都很短暂。

    普通的巫师,总是会因为这位黑魔王的到来而感到害怕的,玛卡和麦格对此都是心知肚明。

    风雪,变得更狂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