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六章 被蚕食的灵魂
    当玛卡进到屋子里、见到之前那些声响的始作俑者时,他只想说一句话:

    “怎么又是你们?”

    然而,眼前的状况却并非他所说的那么轻松。

    “嘭!”

    在玛卡面前,又一记沉闷的撞击声蓦然响过,木屑横飞间,他不得不挥手用魔法挡开那些零零散散的地板碎片。

    而这一切,都是由一只拳头击打地面所造成的。

    “米莉安小姐,能听到我说话吗?”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也不确定前面厨房里的那个女人是否还能听懂人类的语言。看着那臃肿而粗短的四肢、以及那宽厚坚实的腰背,她的身躯以及大半都转换成了兽类的形态。

    看着她那青筋暴突、皮肤往深色转变的脸,怕不是再过一会儿就该彻底化作一头形似犀牛的毒角兽了。

    “麦克莱恩……先生?”

    玛卡很快就得到了回答——虽然嗓音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可至少还能听明白对方在讲什么。

    “帮帮亚萨。”

    是的,眼下出现了问题的并非米莉安,而是被她强行压制住的亚萨。

    只见那亚萨也不知是怎么了,仿佛突然就失去了对巨人血脉的控制,正在无可抑制地进行着缓慢地变形。

    看得出来,他目前还尚存一丝理智。而在他自我意识的高度集中之下,巨人化的速度并不算快。

    可即便如此,他那满身的虬结肌肉也仍在坚定地膨胀着。要是在继续这么下去,哪怕米莉安完成了毒角兽的变形,也不可能再控制住他的强大力量了。

    这无疑是海尔波留下的后手,若不然,米莉安也不会显得这般手足无措……除了海尔波,玛卡可不认为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存在了。

    “你就这样别动,我帮他检查一下。”

    可以感受到,亚萨体内的魔力变得非常狂暴,但这也只是变形的正常现象罢了。玛卡没有在意那些混乱的魔力,而是将检查继续深入了下去。

    事实上,在将海尔波作为假象的嫌疑人之后,他就把第一目标放在了灵魂之上。按照魔法理论上来说,灵魂出了问题也同样会在生物的躯体上表现出来。

    而在确定了首个检查目标后,玛卡便立即借着他现如今对灵魂规则研究,谨慎地查看起了亚萨的灵魂本身。

    这种透过物质摸索精神的方法,并不是非常的直观,却好歹要比以前直接将灵魂扯出体外要轻松得多。

    并且……嗯,似乎也不再那么“粗暴”了。

    只是在检查过后,玛卡的脸色就一变再变,好似是回想起了什么糟糕的事情。

    “总之,先让他安静下来再说吧……”

    话音未落,玛卡直起身来取出了法杖。当法杖顶端忽然出现一小团扭曲之际,他的表情也随之变得严肃了起来。

    可以看到,在那团状似透明火焰的东西中间,一个看不大清的规则符文正在轻轻地扭动着,充满了一种神秘的跃动感。

    这是当初玛卡从蛊惑之碑的研究中获知的灵魂规则符文,比起他前几次的勾勒状态而言,这一次的掌控明显要精湛多了。

    但是与海尔波相比,多半是还差得不少呢!

    而就在下一刻,玛卡的眼神骤然便是一凝,一道无形的波动立刻自符文向亚萨身上扩散而去。在符文无声无息地消散之际,正在一个劲想要爬起来的亚萨也像失去了浑身的力气那般,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板上。

    “放开吧!暂时是不用再压着他了……”

    说罢,玛卡也没再将法杖收起来,而是直接将一张倒在餐桌旁的椅子拉起来,漫不经心地坐了下去。

    米莉安听到他这么说,这才翻身下来坐倒在了一边。为了控制住这力气变得越来越大的亚萨,她怕是连将来生孩子的力气都透支了,着实给累得不轻。

    只是比起全身上下的酸痛来,她更担忧的还是亚萨的状况。

    仅仅是大口喘了会儿气之后,米莉安就立马开口问道:

    “麦克莱恩先生,你知道亚萨他这是怎么了吗?是不是那个……”

    玛卡抬了抬眼皮,张了张嘴却没有很快就作出解释。他的视线倒是落在了对方那正在恢复人形的身体,但思绪却仍在记忆深处的某个地方暗自徘徊。

    “先等等,让我好好想一想。”

    大概在十多分钟之后,他才暂时中止了脑海里的回忆,并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可以选择带他去找你们那位‘拉文爷爷’,问问他有没有办法治好他……当然,这么做的话你们有很大几率被‘某些人’跟踪,并给你们的组织带去更大的灾难。”

    玛卡已经把话说得相当明白了,其中的利弊一目了然,虽说他似乎并没有将亚萨失控的原因告诉给米莉安听的打算。

    “这……麦克莱恩先生,不知道你能不能……嗯……我是说,你能不能至少将他的问题出在哪儿告知一下?”

    她这一句话一开始明显是想问玛卡能否救治的,可才说了一般就自己把后面的内容给掐掉了,转而换上了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但是看玛卡的神情就知道,他对此事不愿多说。

    见他缓缓移开了视线,米莉安抿了抿嘴,一时间也没了主意。毕竟对她而言,留在英国魔法界执行任务才是她唯一应该去做的事情,现在回去自然也会违背老尤恩的任务要求。

    更何况,就玛卡刚才所说的,这极有可能就是海尔波留下的陷阱。要是她真想带着亚萨回去,被海尔波捕捉到位置的几率绝对不容忽视。

    “麦克莱恩先生……”

    当有人在你面前表露软弱时,你是否能够坚持自己的不作为,即便那对你来说仅仅是举手之劳?

    玛卡不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只知道,有时候所谓的“举手之劳”其实根本就对对方毫无帮助。

    “我不会说什么‘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妙’这种话,”他瞥了倒在地上的亚萨一眼,终究还是面无表情地道,“只是又一个不太长的故事,我希望你能先把它听完……”

    米莉安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很快就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我曾经,认识一个女巫。她和你们一样,从小就失去了自己的家庭,被一位好心人抚养长大。”

    “那个好心人是个特殊的旅行家,带着她行走在一座座陌生的城市、一个个新鲜的国家,还将自己的一声本身传授给了她。”

    “而在她长大成年以后,便在继承了那个好心人手艺的同时,也继承了那份四处旅行的习惯……她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她也一直都把对方看作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可是有一天,原本身体很好的母亲忽然就病倒了,病得非常重。由于我和她的关系还算不错,所以她直接去霍格沃兹找到了我和我的魔药课老师,想让我们去救救她的妈妈。”

    “是的,当时邓布利多教授出手阻止了状况的恶化,但是很遗憾……”

    “虽然我们研究了很久,可包括邓布利多教授在内,大家都没能找到让她母亲好起来的办法。”

    “而现在,相信你知道的——就连邓布利多教授,也已经不在了。”

    在说起这些时,玛卡的表情有些复杂。

    他所说的,正是“雪地女巫餐厅”的女老板赛琳的故事,可时至如今,雪地女巫都有多久没有再开店营业过了?

    他知道,赛琳多半仍在外面一边旅行一边寻找救治母亲的方法。然而拥有赛琳联络方式的玛卡,却一次都没有联系过她。

    这完全是因为,他不想让赛琳失去最后的希望。

    “她的母亲……最后还是去世了吗?”

    米莉安背靠着厨房的柜门,轻声问了一句——这个疑问,正是表明她已然听懂了玛卡所讲述的故事。

    但玛卡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平淡笑容。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带着些许怀念叹道:

    “她的厨艺真的很不错啊!”

    话到此处,玛卡才转而问道:“听完这个故事,你还想知道你同伴身上的问题吗?即使你知道了,也什么都做不到?”

    “请说吧!”

    米莉安这次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犹豫,玛卡才刚说完,她就立刻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玛卡闻言,默默地点了点头。

    “说起来实际上并不复杂,就是有一种力量,正附着在他的灵魂上,一刻不停地啃噬着他的灵魂。那种力量的外在形态,状似黑色火焰,至于力量的来源……这恐怕就只有海尔波才清楚了。”

    事实上,玛卡对其来源也有些许猜测,因为当年赛琳的母亲就是在北美曼查克沼泽染上的这种力量。

    而那个地方,也正是当初格林沃德取得吞噬之镜的位置所在。

    而今封印吞噬之镜的符文阵图既然没有被破坏的警报发来,那剩下的结论选择就不多了。

    无非就是和关于魂器的研究一样,海尔波从吞噬之镜的力量中,发现了这种极为诡异的魔法原理,并将其用在了亚萨的身上。

    “总而言之就是,只有海尔波才能让他恢复过来了吗?”

    米莉安的面容,愈发变得苦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