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蛊惑之卷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是亲人?是朋友?还是……
    迷雾中的天空,在一秒接一秒地转向昏沉。坐在楼顶的边缘处放眼望去,周边那些影影绰绰的建筑物,也正在一点点地被黑暗吞噬殆尽。

    而就在此时此刻,这屋顶边的两道人影一坐一立,都稍稍陷入了沉默当中。

    可以看到,玛卡那挂在屋顶边沿外的两条小腿正轻轻地晃悠着,一张脸上潜心思索的表情隐隐堆砌。

    他在思考,为了不让自己遗憾而思考。

    嗯要说不愧是他名义上的“女儿”吗?在他身后不远处,那正在凝视着他的背影的戴尔菲显然也一样在思考,连思考的理由可能都和玛卡相同。

    然而,哪怕思考的原因或许如出一辙,两人所希望的结果却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

    “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我想要保护的人,更不可能两个都放弃。”

    “会那么做的人,不叫玛卡麦克莱恩。”

    这是玛卡刚刚所说过的最后两句话。

    至于其中所提到的“两个”要保护的人,一个自然是指卢娜了。而另一个似乎也就只有她戴尔菲了?

    不,且先不论卢娜,至少她显然是不应该受到什么“保护”的吧?

    是的,若是想要改变那个令人绝望的未来,就必然会导致她这个本就来自未来世界的时间旅行者的消亡。

    这无疑是一个最为显而易见的时间规则,是从她来到这个时代以后,就几乎已经注定了的结局。

    这一点,以玛卡的智慧根本不可能不明白。

    “爸爸。”

    更何况,玛卡也肯定不会不知道,眼下站在他身后的这个戴尔菲并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戴尔菲。

    非要说的话,她其实原本就是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她的存在本身,就代表着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不幸。

    “爸爸。”

    可是,玛卡却偏偏就无视了那绝对无可违抗的时间规则,更无视了那个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布洛瓦堡的她,依然说出了那两句话来。

    “爸爸!”

    戴尔菲一连喊了三次,才听得背对着她坐在楼房外沿的玛卡随口道:

    “我都说了,在这里最好还是别用这”

    正说着,他忽然想了想,却还是露出了一丝略显无奈的微笑。

    “算了,你想这么叫就这么叫着吧!虽说我还年轻,可倒是也不介意多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大女儿!”

    能够听得出来,玛卡这句话里还带了些许开玩笑的味道,似乎是想冲淡一下刚才那股子凝重的氛围。

    可戴尔菲却没有顺着他的意思放轻松一些,仍旧固执地道:

    “爸爸你心里其实很清楚,被送去了法国布洛瓦堡的那个女孩儿,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戴尔菲。而我,只是一个巨大灾难的象征体而已是一个必须要从这个时代抹除的存在!”

    “爸爸,你难道不知道吗?我希望有一个能够活得更轻松、更美好的人生,而不是在那好似永无止境的战争中颠沛流离的生活”

    “所以,就算你想要顾虑我,也请把你的关爱放在那个还在布洛瓦堡的幼年时期的我身上,好不好?”

    说到这里,戴尔菲匆匆抹了抹有些潮湿的眼眶,将一阵莫名的鼻酸硬是给忍了回去。

    “说真的,”她继续道,“爸爸,你其实一直都是我拼命努力追赶,却又始终觉得遥不可及的那个目标。”

    “在未来,即便你因为抗争时间规则而身负重伤,我也从来都没能在决斗练习中赢过你哪怕一次。而就算到了现在,明明在年龄上我和你都已经差不多了,我也依然只能在你身后追逐”

    “因而对你来说,如果只需要去阻止召唤仪式的话,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功的!”

    玛卡听着背后传来的这些话语,不禁微微闭起了双眼,片刻之后才道:

    “是啊!也许你说得没错你所说的这些话都很有道理。”

    “那你就这么去做啊!”戴尔菲抿了抿嘴,双眼中满是焦急。

    但是,背对着她的玛卡当即便摆了下手。

    “只不过,有一件事我不能同意”他说,“难道你真的认为,现在正站在我背后的你,和那个被送去了布洛瓦堡的幼年的你是同一个人吗?”

    戴尔菲闻言不由一愣。

    “难道不是吗?”她回答道,“只要未来还没有改变,她和我就是同一个人而要是未来改变了那时,现在这个我也就已经不存在了。”

    可玛卡闻言,却再度摇头道:

    “不,就算未来没有改变,你和她也已经不再是同一个人了。”

    就严格按照时间规则来说,每一分每一秒、乃至每一瞬间的某个人,都和上一刻的他并不相同。不过比起这种纯理论的东西来,玛卡想说的,其实要为感性化。

    在略微停顿了一下后,他便继续道:

    “对我而言,与其说你是我的女儿戴尔菲,其实我更会觉得你是我的朋友戴尔菲明白吗?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甚至都还没将戴尔菲费希尔这个女孩儿看作是我的女儿。”

    “因此,我想要保护的,实际上只是一个愿意为我而牺牲的朋友罢了。”

    话至于此,玛卡忽而便站起了身,回头向戴尔菲身前走去。他直视着这个出奇漂亮的姑娘,认真地道:

    “看见了吗?就和你眼前的这个玛卡麦克莱恩一样或许有很多相似之处,可现在的我,并不是你的父亲。”

    玛卡的这番话,使得戴尔菲眼中那个始终和玛卡重叠在一起的“父亲”的形象,一点点地分离了开来。

    是啊!

    即使再怎么相像,再怎么没有巨大的变化,十几年的时间也肯定会产生一份无法被轻易忽略的差距。

    那细碎却坚硬的胡茬、那随意束起的长发、还有那因为永久性的重伤而常伴耳畔的咳嗽与喘息在现如今这个时代的玛卡身上,都还不存在。

    过去她,之所以会将十几年前后的玛卡重叠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她实在太想念那个无端失踪的父亲了。

    但是此刻两个形象的逐渐剥离,却令戴尔菲稍有些茫然地感到,她居然并没有从中感觉到太大的失落。

    回首至今,她作为那个“身份不明的风衣巫师”,也已经在玛卡身边陪伴了很久了。哪怕在很多时候,她都确实是将玛卡视为父亲的,却也总有无意识地把玛卡当做同龄人对待的情况存在。

    她陪同玛卡走过很多地方、做过很多事、也见过很多人,她和玛卡随口闲聊过、也和玛卡平等讨论过,甚至还不止一次地在与海尔波的战斗中给予玛卡帮助。

    而这种种感觉,都是与未来和那个父亲在一起时,所未曾体会过的。

    正当戴尔菲站在玛卡面前,出神地回忆着自从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后、和玛卡一同度过的日子之际,玛卡在最后道: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我想要保护的,只是现在的这个你我一点儿都不希望你,就这么消失了。”

    然则,也不知道戴尔菲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就见她蓦地从回忆中回过了神来。而后,就见她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再也收不住,簌簌地滚落了下来。

    “不行,”她使劲摇着头,哽咽着道,“就算你这么说,也已经不可能了我不值得被你保护,我我根本就没有被你保护的资格!爸爸不,麦克莱恩先生,你还是让我就那么消失吧!我求你了”

    这突如其来的哭泣,使得玛卡也随之陷入了一阵疑惑。

    即便先前已经考虑了那么多,也说了那么多,乃至于眼看着就要说服眼前这个异常固执的戴尔菲了。

    但是这一出,玛卡是真的没有料到半分。

    他见状,不由微皱着眉轻轻扶住了这个哭得都有些站立不稳的女孩儿,随手掸去了她那张俏丽面庞上徐徐落下的泪珠。

    “怎么了?”玛卡不解地道,“什么资格不资格的?你为了我,都不惜跨越十几年来到这个时代单就这个理由,也足够我真心实意地想要保护你了。”

    可戴尔菲此时却仍在摇头,一张脸也是越垂越低。

    看得出来,有些话她几乎都已经冒到嘴边了,可就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无法坦诚地说出口来。

    这一点,玛卡在之前就有所察觉了,但这一刻的感觉却尤其地明显。

    “戴尔菲?”

    那栗色微卷的长发,因为她垂着头而稍稍掩住了她的面庞,微微颤动的双肩,显示着她仍在抽泣。玛卡还没能理解她究竟为什么而哭泣,可他知道,个中缘由定然绝非轻巧。

    不知不觉,玛卡的心中竟也暗暗紧张了起来,即便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

    而也就是在他心底里泛起一缕不安的下一秒,戴尔菲终于像是再也忍受不了某种内心的折磨了一般,猛然抬起了头。

    看那发丝飘飞之中,一双泛着红的眸子泪光闪烁,其中隐含着难以言喻的歉疚以及一股子不知从何而起的决然。

    当那一缕缕发梢扫过面庞,当那泛白的双唇轻轻开阖间。

    玛卡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