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蛊惑之卷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两者皆有
    一夜之间,那漆黑一片的天空被连续两次点亮。

    若是放在过去,这自然是一种扰人清梦的可恶行为。可现如今在这座螺旋镇内,绝大多数刚刚入住的避难者们又哪里能那么轻易地入睡?

    自伦敦被迷雾笼罩的那一日夜晚起,大家便都生活在不安之中。每当入夜,避难者们首先想到的早已不再是安然入睡的美好,而是谁都不知道袭击何时又会降临的恐惧。

    当那如格外明亮的月光一般洒遍整座小镇的光芒,反而会令人们在惊讶之余,生出一丝黑暗被驱散的安心。

    尤其是这第二次,与先前卢娜进到雕像中后的“自娱自乐”有所不同。经过玛卡在地底下黑暗中的那一通捣鼓,他已然跳过了水银雕像的从中控制,直接启动了螺旋镇最强大的防护魔法。

    那是一个巨大的、泛着淡淡银光的半透明护罩。只是抬头望去,便可以轻易看到那护罩好似一个大碗般倒扣在镇子之上,将镇子内外完全隔绝了开来。

    先前就已经看到过卢娜那个光球的避难者们,此刻又再次从各个窗口探出了头来。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发现,那一张张脸上的表情中,最多的竟是一种松了口气般的微笑。

    可就在这时,刚跟着玛卡一块儿重新回到地面的戴尔菲,却在仰着脖子看了一小会儿后,眼中便露出了一丝担忧。

    “爸爸,这个防护咒强度恐怕还不够吧?”

    “是啊!”玛卡也抬着头,边看边应和道,“海尔波本人就先不说了如今的他要是亲自过来攻打这里,那肯定是什么防护咒都没用的。可就算只是他派手下过来袭击”

    说着说着,他不禁摇了摇头,随即便下意识地转而道:

    “话说回来,当年建造这座镇子、设下这道防护咒的人,他们防备的敌人也根本就不是海尔波。所以,这屏障或许能防得住伏地魔和食死”

    话还没说完,玛卡就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应该在戴尔菲的面前提及“伏地魔”这个名字。

    可谁知戴尔菲见他停下来,却反而回过头,冲着他露出了一副平静的笑容。

    “没事的,爸爸对过去的那个我来说,真正的身世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就更别说现在了不是吗?”

    老实说,此时此刻,玛卡在她的神情中其实还是看到了些许的不自然。然而,他却并没有说破,只是同样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总之,”玛卡很快便继续道,“接下来,我还会想办法将下面那些东西改造一下,包括有关魔咒学和古代魔的那一半、以及有关炼金术的那一半。”

    即使后者他自己并不擅长,可他却很快就能把擅长的人给找来这对他而言显见不是什么难题。

    “不过在那之前”

    他稍稍一顿,遂即冲戴尔菲招了招手,然后径直走到雕像脚下的底座旁坐了下来。

    “我们还是得先将之前在下头没聊完的话题捡起来,继续说下去。”

    戴尔菲闻言,不由稍稍回想了一下,之后才似是有些恍然地道:

    “是陨石的事?”

    刚才由于她那来自于记忆的恐慌,以至于冷不丁地就打断了玛卡的话,可玛卡既然都专门将她叫了过来,那自然是不会一转眼就将最关键的事情给忘记了的。

    可没等玛卡回答,她却也立刻就像是自问自答般抢先一步道:

    “是不是,需要我在爸爸你赶去霍格沃兹解决陨石的问题时,留在这里代替你守护这座小镇?”

    “嗯,”玛卡缓缓点了下头,“可以这么说。只是当然了,你自己的安全也很重要,不许勉强如果是海尔波亲自出现在外面的话,你要做的就只有带着赫敏、卢娜等人偷偷撤出螺旋镇了你应该明白都有谁的。”

    略微一顿,玛卡便更进一步道:

    “一会儿我会带去你看几条撤离用的密道记住,这是我替你、替你们作出的一个决定,所以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在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表情变得很是严肃。尤其是最后那句话的语调,其中所蕴含着的沉重戴尔菲简直轻易就能听得出来。

    毕竟,那几乎就相当于是一个舍弃绝大部分避难者的宣言。可以说,绝大部分人在面对这种抉择时,都将会陷入左右两难的局面当中。

    有时候,哪怕只决定一条生命的生死,这就已经足够让很多人都苦恼万分了,更何况是那么多避难者的死活?

    兴许以戴尔菲的性格这还算好说,要是换成赫敏,她估计一辈子都做不了这种决定。

    “我明白了,”戴尔菲在听过玛卡的叮嘱后,也不禁沉默了片刻,而后才轻轻颔首道,“爸爸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听爸爸的。”

    “谢谢,”听得她如此坚定的回答,玛卡不由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那就拜托你了不过顺带一提,到时候保护这座镇子的重担,肯定不会只有你一个人负担的。恐怕就算我不提,赫敏她们也会自己行动起来。”

    “但是我想,有一个人我却必须得和你说一下。”

    说到这儿,玛卡复又离开雕像的底座站起了身来,回头指了指这座栩栩如生的水银雕像道:

    “等我将下面的那些防御性魔咒都改良过后,控制它们开启和关闭的,将仍旧会是这座雕像。而据我所知,目前能掌控这座雕像的仅有卢娜一人也就是说,要是有需要,她将会成为整座镇子全面防御的核心。”

    “因此,”玛卡说着,不由耸了耸肩,“至少在迫不得已选择弃守之前,都一定要保护好这座雕像以及雕像里的她。”

    见玛卡这么说,戴尔菲禁不住抿了抿嘴,盯着玛卡那张脸小声道:

    “爸爸,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要我重点保护洛夫古德小姐,真的只是因为她将会是全面防御的核心吗?还是说”

    玛卡瞧着她那隐隐有些别扭的表情,也只得无奈地摇了下头。

    “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两者都有吧!”

    他坦然地如此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