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蛊惑之卷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不可说的魔药
    炼金术,从来就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

    或许它给人的表象往往充满了希望,如黄金转化、长生不老药以及人造人,分别象征着人们所渴望的“财富”、“永生”与“创造力”。

    可若是再仔细想想,它们本质上却象征的是“贪婪”、“畏惧”与“掌控欲”。

    当然,**虽然可以是丑陋的,但是这份丑陋却也在推动着人们不断地前行它不美好,却也不坏。

    毕竟,丑陋的终究不是**,而是人。

    “谢谢你,诺亚!谢谢你对卢娜的好意不过,我希望你还是能够再回去考虑一下,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想一想魔法石对于你、对于我们以及对于其他所有人所包含的意义。”

    老实说,诺亚并没能立刻就明白玛卡这句话的含义,可是在看到了玛卡那郑重其事的模样之后,他却已经意识到其中必然还藏有某些他尚未发现的深意。

    所以诺亚走了,带着一肚子的疑惑。

    看着胖子从门口离开,由于脑袋里净是玛卡刚才所说的话语,他出去时甚至都忘了摘下过滤口罩。

    “嘭!”

    玛卡轻轻把手一挥,将门重又关上,这才回过身来重新拿起了搁在一边的银制小刀,继续切起了那不知名的植物茎块。

    而也就是在这时,伴着“吱呀”一声轻响,一道人影从这蒸汽弥漫的魔药制备室角落里走了出来。

    “玛卡,他他刚不是说能治好卢娜吗?你为什么”

    突然出现的是赫敏,她刚才就藏在角落里的那个橱柜中。因为玛卡之前早就已经感知到了往这边来的诺亚,所以他提前让赫敏躲了起来诺亚显然并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自己得到了魔法石传承的事情。

    而眼下,听得赫敏那有些急促的询问,玛卡不由微微摇了下头,轻声回答道:

    “诺亚过来布洛瓦堡,是他父亲让他来的刚才你应该也听到了,他获得了尼可勒梅的传承,并且甚至都已经弄到了魔法石的粗胚。我想,你应该明白他父亲叫他过来找我和布洛瓦先生的意思。”

    “呃,”赫敏闻言,顿时怔了怔,“霍恩海姆先生,是希望你保护诺亚?”

    “没错!可是你应该也知道,如今我们其实连自己都未必保护得好。”玛卡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诺亚那位父亲是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卢娜的情况的也许是布洛瓦先生、也许是阿金巴德先生。可不管怎样,他确实给我送来了一份令我无法拒绝的大礼。”

    说到这里,玛卡不禁转过头去,冲着赫敏那边摊了下手。

    “既然诺亚不能一直和我们待在一起,而我又很想心安理得地收下这份礼物。那么,我起码就得要让诺亚在离开这里之前,先掌握一份能够在众多觊觎下保证自身安全的能力。”

    可要问如何才能保护好自己,最好的答案肯定不是什么“强大的力量”至少就玛卡如今的经验来看,绝对不是这样。

    “所以,”赫敏琢磨了一下,随即若有所思地道,“你是想让他自己意识到,无论是谁,都未必是可信的?”

    “是啊!”玛卡笑了笑,“对很多人而言,魔法石的魅力都是无与伦比的你瞧!就连你我也不例外,不是吗?”

    “我们我们只是因为卢娜才”

    对于玛卡的最后那句话,赫敏似是不怎么同意,可是玛卡却朝她摆了摆手道:

    “都一样!都是一样的为了卢娜,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借诺亚的魔法石粗胚一用的。你信不信,要是那胖子回头又不肯帮忙了,我准会逼着他帮这个忙?”

    “这”

    赫敏习惯性地推了推口罩,考虑了一下,而后居然真就认真地点了下头。

    “好吧!我明白了,我信!”

    “嘿,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玛卡见状,终究还是忍不住苦笑着道,“对诺亚再多点儿信心吧!嗯,顺便也对我的人格魅力多点儿信心”

    他正说着,听到坩埚那边的沸腾声再次平息了下去,这才稍稍止住了话头,又分出了一份材料放了进去。

    “再去搅拌一下,这次是逆时针三圈。”

    “啊!好的。”

    赫敏听到后,忙跑到坩埚一旁,拿起搅拌棒等候了起来。看着坩埚里咕嘟咕嘟地冒着大量蒸汽,等最激烈的一阵反应过去了,这才将搅拌棒小心翼翼地伸进去画起了圆。

    不多久,待得搅拌完成,她才把搅拌棒拿去用试剂清洗干净,重新放回到了坩埚旁的桶里。

    于是,这魔药制备室内又再度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玛卡咔嗒咔嗒给茎块切片的轻响声在规律地回响。

    “玛卡?”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玛卡都已经放下了银制小刀,改为用研钵研磨起了一种动物的肝脏,赫敏才复又开了口。

    “我还是想知道,你制备的这剂魔药究竟是什么?”她迟疑着道,“这看起来并不像是给卢娜治疗那魔力失衡症用的吧?”

    然而,这次玛卡却并没有像刚才那样很快就回答赫敏的疑问。他只是兀自低头研磨着,将那新鲜柔嫩的肝脏彻底磨成了浆状,片刻之后才缓缓地道:

    “是啊!这不是为卢娜准备的,我有其他的用途。”

    不知道为什么,玛卡不愿意说,即便这已经是赫敏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不过,出于对玛卡的信任,她还是尽可能地压下了心头的困惑与好奇。

    既然玛卡不肯说,那就一定有他不能说的理由,至少赫敏是这么认为的。

    而待得又过了几分钟,当停止了搅拌、并再也没有往里继续加刚才那种切成了片的根茎的药液完全停止往外冒蒸汽之后,玛卡终于亲手端起他研磨好的浆状生肝脏,朝着坩埚那边走了过去。

    “赫敏,站到我身后,尽量屏住呼吸接下来的药雾会有比较强烈的毒性,我帮你挡着,不过还是要以防万一。”

    等赫敏躲到了自己背后做好了准备,玛卡这才将研钵里的浆液尽数倒入了坩埚内。而就在下一瞬间,一蓬暗绿色的雾气“噗”地一声从坩埚里头迸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