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一百一十四章 乡下人进城
    天都快黑了,甘奇赶上了最后一班城门入城而去。

    最近一段时间,甘奇内心一直都不太轻松,而今曹家已倒,相扑场的生意也就没有了什么威胁了,今爷入城,甘奇准备放松放松,放松的时候,自然也带着苏家兄弟。

    请苏家兄弟去喝酒,到时候酒酣之时,开口请苏轼这位“四亿大画家”来画一下蕾丝花边,苏轼吃人的嘴短,当也不好意思开口拒绝。说不定以后苏轼开创的湖州画派还有一项独门绝技,蕾丝高手!

    想到这里,甘奇心中乐开了花,抬手敲着苏家的门。

    兄弟俩听得甘奇拍着胸脯开口“今夜,咱们樊楼去,只管吃喝玩乐,什么贵来什么,一切花销都算我的。”

    苏轼看着甘奇这般模样,笑道“嘿,狗大户来了。”

    甘奇也不气,抬手“走着。”

    兄弟俩带好佩剑,屁颠屁颠跟着狗大户往樊楼而去,樊楼也就是白矾楼,乃是东京七十二名楼之首,说白了就是什么都贵,遇仙楼比之也差了一个档次。

    樊楼五座高楼,飞廊而接,灯火辉煌,气派非凡。便是门口的牌楼,那也是高耸入云一般,还有彩带飘扬,这般场面,隐隐有些后世夜总会的感觉。

    门口的小厮见得有三个挎剑而来之人,连忙上前笑脸伺候,心中却又纳闷不已,好端端年轻士子,非要佩个剑?说不清的不伦不类。

    “三位……三位是入内楼雅座,还是外楼听曲?”小厮问了一句。

    苏轼正准备开口问一句内楼外楼之别,狗大户甘奇已然大手一挥“哪里贵?哪里最贵?”

    “那自然是内楼最贵,咱们樊楼头牌花魁张大家今日会客,一席难求。”

    “能有多贵?”甘奇又问。

    小厮稍稍打量了一下三人,觉得这三人应该勉强出得起价格,便耐心说道“左右头前,一席百贯,都是达官显贵之人。若是末尾,二三十贯也成。”

    真有点贵,苏辙已然在皱眉。

    甘奇也说了一语“这才是抢钱,看来我那贵宾席八百钱实在便宜。”

    “要不咱们就坐末尾吧?”苏轼说道,心中也认为没有必要,百贯一席,实在浪费。这种场合,有时候上席是可以不花钱的,比如苏轼在成都府的时候,各处楼宇,苏轼经常白吃白喝。

    未想狗大户甘奇说道“就坐头前上席,待得卖了衣服,怎么也赚回来。”

    “卖衣服?”苏轼疑问一语。

    甘奇却转移了话题,说道“走走走,头前走,上席入座。”

    小厮已然大喜,连忙躬身带路,口中还夸“小人一见三位,就知三位不凡,门口还有喜鹊在叫,定是贵人上门。三位公子快快请,小人今日定会伺候妥当,大小事情,只管吩咐,小人寸步不离。”

    “喜鹊?”苏辙抬头左右看了看,又道“喜鹊在哪呢?”

    苏轼回头一拉“别找了,喜鹊在道坚的口袋里呢。”

    苏辙会过意来,又问“道坚兄当真带了几百贯钱出门?”

    这就是大宋朝的麻烦所在,几百贯钱,哪里背得出门?达官显贵大户人家出门大消费,哪个不是小厮跟随,还有车架,其中主要一个作用就是要背钱。许多人也不免回想起几十年前交子信用坚挺的那个年代。

    苏辙这话一出,头前的小厮心中一个咯噔,连忙转头去寻三人带着的小厮,见得没有小厮随行,不免也怀疑起来。

    只见甘奇从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个金坨子,笑道“给周侗做金牌的时候剩下的,待会让他们拿去称重就是。”

    金子在宋朝,平常地方压根就花不出去,但是樊楼这里,那是花得出去的,不过也很繁琐,看好质地,称好重量,换算好价值,还得拿钱来找。

    小厮担忧的表情转瞬即逝,又开口笑道“快请快请,晚了就怕没有上席可坐了。”

    内楼靠北,少了吵杂,多了清幽,过得花木曲径,亭台楼阁,入得内楼,左右席面二三十张,几乎坐满,唯有头前几个上席,其实只坐了一桌。

    可见那招呼三人的小厮也是个营销高手,这汴梁城出得起百贯巨资的人,当真不少。但大多都是年纪不小的人,年轻人即便出身豪门,百贯巨资一夜花费了,也不那么舍得。但是这樊楼,大多时候,也就是年轻士子风月之地。

    三人随着小厮往前走去,所有人皆是侧目来看,这三人实在有些奇怪,奇怪的地方就在于佩剑,在众人看来,还是那种不伦不类的感观。

    自然也就有人指指点点起来,交头接耳去说,甚至还有零星笑声传出。

    忽然见得有一人起身“甘先生,有缘啊,来来来,这边来。”

    甘奇看得那说话正是赵宗汉,也坐在头前,上前拱手,落座一旁,笑语“世子殿下最近也发财了?学着挥金如土了?你家大姐知道吗?”

    赵宗汉闻言略显尴尬,答道“甘先生,年底了,你不是得分钱给我吗?”

    “你还会提前消费了,钱还没到手就花出去了。”甘奇笑道。

    “说笑说笑,今日来是有事,不是府中有除夕前的大宴吗?来请张大家到时候入府一趟,贵客不能怠慢,自然都要准备最好的消遣。”赵宗汉答道。

    “哦,张大家这么有名吗?”土豪甘奇实在不了解,都怪这辈子读书少,只认识城外码头唱淫词艳曲的几个老大爷。

    “有名,吹拉弹唱,水袖曼舞,汴梁城内堪称第一。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赵宗汉答道。

    “乡下来的,见笑见笑。”甘奇答道。

    赵宗汉一脸不相信,还探头去问苏轼、苏辙“你们也不知道?”

    苏轼答道“我们也是乡下来的。”

    赵宗汉其实不信,揶揄一语“好吧,好吧,乡下人都进城了。”

    忽然甘奇抬手一指,说道“嘿,那里也有一个乡下人进城。”

    赵宗汉抬头一看,不明所以。

    苏轼笑着说“那不是你们族中的国子学大才吗?”

    来人当真是甘正,只是甘正不为主,跟在一人之后,颇有礼节。

    此时只见邻桌已然有人起身与甘正头前那人见礼“刘兄,幸会幸会。”

    “伯寿兄今日怎么有暇前来消遣啊?会考可没有几日了哦?”

    “谁人不知刘伯寿乃是太学首席,定是胸有成竹了,所以出门消遣一番,也好平复心态,拿他一个状元不在话下。”

    被人捧了一圈的刘伯寿,左右拱手,谦虚道“什么太学首席,都是旁人瞎说的。今日本也在家备考,只是甘正来请,拒之不得,又说张大家今日会客,唯有来此走上一遭。”

    甘正闻言也左右拱手,刘几、刘伯寿,而今汴梁城内数一数二的年轻大才,太学领袖人物。甘正请他来樊楼,自然是有所求,不说读书进学之上的事情,就说以刘几的才华,这回中考不在话下,来日就是官了,走好关系是必须的,同窗之谊,岂能不走动?

    要说这个刘几,与欧阳修还有一段故事,且先不说,才华倒是真有。

    此时甘奇却听赵宗汉说得一语玩笑“甘先生,你们村里的这些乡下人,都这么有钱的吗?没事就请人上樊楼张大家这里吃酒?”

    甘奇其实也在纳闷,却答一语“他家有不少田。”

    赵宗汉还笑道“你们这些乡下人,惹不起惹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