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三百六十章 蹭热度与碰瓷(感谢书友武选清吏司十万巨赏)

虎起汴梁 第三百六十章 蹭热度与碰瓷(感谢书友武选清吏司十万巨赏)

    给晏几道介绍甘奇之人,自然也得给甘奇介绍一下晏几道,便开口说道“甘先生,这位是刚刚恩荫太常寺太祝的晏叔原,晏兄乃是昔日晏相公之子。”

    甘奇其实不愿意再参与这些诗文之争了,因为他如今也在乎自己的逼格,都要当大儒的人了,自然不必再参与这些意气之争,就好比如胡瑗那般的人,还会在意与谁比个诗文高低吗?

    只奈何甘奇还是个年轻人,实在太年轻了一些。好似这个年纪,就该参与这些与人争夺的事情。

    甘奇抬头看着晏几道,年纪轻轻,长得不差,颇有倨傲之气,正是那年轻人的风华正茂,锐气外放。

    这个人,乃是大宋朝有数的词道大家,也是名传千古之人。

    似乎这些文才斐然之辈,性格上都有些与众不同,从斗酒诗百篇的李白,到恣意纵情的苏轼,到赌神李清照,总是不与常人同。

    倒也不知是文才让人可以与众不同,还是与众不同造就了文才。

    甘奇微微抬手“坐!”

    晏几道把衣摆一撩,一屁股坐下,带着一种不爽,也不知是对人的不爽,还是对社会的不爽。

    似乎总有一种人,对万事万物,永远都爽不起来,好似全世界都欠他的。

    晏几道似乎就是这种人,也许从他的角度来说,他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此时更是怀才不遇的人。

    甘奇却在晏几道身上看到了一个问题,并非晏几道的问题,而是这大宋朝的问题。这大宋朝的官员,都是高薪阶层,即便是如甘奇与晏几道这种品级很低的官员,吃喝用度不愁,一个月还能积攒下来十多亩田的积蓄。

    七品八品的小官,每个月工资都能积攒下来十几亩田,一年积攒下来一两百亩的田。这若是放在后世,那是完全不能想象的。这也给朝廷带来了很大的负担。

    朝廷每天都在说冗费问题,一边说着如何节约开支,一边又给这些高官后人发着官职,只凭父辈余荫,就能恩荫到官职。倒也不知这开支如何节约得下来。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就反对过这些东西,恩荫当官的晏几道是那反对变法的急先锋,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王安石关于三冗之事,也触及了晏几道的切身利益。

    说白了,就是朝廷养了太多闲人,就说这晏几道,凭什么当官?凭什么每个月领十亩田地的工资?

    甘奇看到晏几道,竟然想的是这个问题。

    晏几道已然落座了,左右看了看,开口说道“适闻年轻一辈之中,唯甘道坚才华横溢,更有人言,说甘道坚乃曹子建之辈,才高有八斗,今日一见,不免技痒难耐,还望赐教。”

    甘奇还未说话,苏轼已然开口“素闻晏相公才思不凡,却无缘一见,倒也不知晏相公之子,得家学几何?”

    苏轼这是接下了,话也不好听。如今是晏几道未成名,苏轼也未如何成名,主要是苏轼离开了一段时间,名声便也在这汴梁城落下了,这种情况下,是骡子是马,谁也不服谁。并非来日两人都名声在外,苏轼以为惺惺相惜想主动去结识,反倒晏几道不把苏轼当回事。

    晏几道听得苏轼这般的话语,眉头一皱,直接答道“便是有先父一半才学,也足够纵横汴梁之地。”

    唉……甘奇叹了一口气,心中明了一件事情,便是如此争夺,不比一般,争也是白争。因为晏几道是真有文才之人,出手诗词,也都在水准之上,若是没有一个真正镇得住场面的人在场,那就分不了什么高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

    那么这争夺的意义何在?

    对于甘奇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甘奇早已名冠京城,但是对于晏几道而言,那就意义极大了。

    晏几道这叫什么?这叫作蹭热度,蹭流量,甚至叫作碰瓷。只要争夺一番,出几首好词,今日他就赚大发了,谁输谁赢也说不清。

    反正来日樊楼里传出去的故事,那就是晏几道与甘道坚诗词有来有往,不分上下。

    这尼玛叫什么事?

    不过,暴躁小哥苏轼已经应下来了。

    晏几道哪里还会多等?已然开口“上笔墨,请!”

    这都跟武林高手华山论剑一样,晏几道接过笔,落笔就写楚女腰肢越女腮,粉圆双蕊髻中开。朱弦曲怨愁春尽,渌酒杯寒记夜来。新掷果,旧分钗,冶游音信隔章台。花间锦字空频寄,月底金鞍竟未回。

    这才是词的常态,许多人都以为宋词都是什么大江东去浪淘尽,亦或者东风夜放花千树。

    其实不然,宋词,真正的大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女人,女人,还是女人。你怎么怎么美,咱们一起怎么开心,我爱你,我想你,我思念你,我辗转发侧想你。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主题,那就是我难受。比如女词人李清照,除了喝酒,就是喝酒。然后就是落叶了,我难受,起风了,我难受,下雨了,我难受,天气冷了,我难受,天气热了,我难受。

    当然,这并非是说宋词不好。而是说文艺青年,文艺作品,也就这么几个主题了。要么就是男女,要么就是难受。这也是人类感情的共鸣。哪怕到得后世,文艺作品的主流,依旧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要把宋词分派别的原因,因为豪放派,是那极少数,得区分一下。

    这玩意,苏轼再擅长不过了,提笔也写傅粉郎君又粉奴。莫教施粉与施朱。自然冰玉照香酥。有客能为神女赋,凭君送与雪儿书。梦魂东去觅桑榆。

    妹子你好美,妹子我爱你,妹子我想你。

    两人文笔相当的好,内容也差不多,倒是把妹子给高兴坏了,云锦儿这个开心啊,一边唱,一边强演词中的幽怨,却还时不时忍不住露出一点点微笑。

    只是苦了苏轼,可能也苦了晏几道。这如何分高下?

    谁也不可能服了谁。

    晏几道倒是看向了甘奇,抬手“甘主事请!”

    晏几道身边的人,都称呼甘奇为甘先生,晏几道可不想这么称呼甘奇。

    甘奇摇摇头“我不写。”

    晏几道脸一黑,这是看不起他晏几道啊?难道非得明天出个故事?故事里说,甘道坚遇见晏几道,词都不敢填?

    好在暴躁小哥苏轼开口一语“道坚,填一曲,好教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心中有个高低。”

    唉……女人女人女人,在这青楼里不填女人,还能填什么?

    甘奇是真不想填女人,非要写,那就得直接得直接把逼格升到最高,把明天樊楼里传的故事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蹭热度碰瓷之人,应该受到制裁。就算晏几道不是故意蹭热度碰瓷,那也必须要制裁,不然甘先生这面子往哪里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