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异界烽火录 > 烽火连城,哀鸿遍野 二零一 受辱
    ……

    “咯吱吱……”

    紧闭的塔楼大门被缓缓打开了,以魏文冉为首的临渊关最后的守军士兵神情萎靡、无精打采地步下那环形台阶,一步步向上官飞所在位置走去。

    待魏文冉双足踏入平地一刹那,立刻有一名精壮的上官军锐兵上前一步,伸出手掌冷冷地注视着魏文冉。

    魏文冉面颊抽动了一下,随后看了眼捧在手中的总督大印,依依不舍地交到他手中。

    那上官军锐兵接过总督大印后,立刻转身向上官飞落座的方向踏步走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端坐在一张长桌前和瓦达等几名呼兰人痛饮的上官飞,在接过总督大印的同时,忍不住大笑起来。

    上官云一见,迅速和周围家族士兵使了个眼色,然后齐齐跪下大声喊道:“参见总督大人!”

    “参见总督大人!”

    很快四周上万士兵齐齐下跪对上官飞大声喊道,声音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哈哈哈哈……”

    上官飞顿时飘飘然起来,对眼前这一切感到十分的满意,却唯独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的青石板已经有了几条肉眼可见的裂痕。

    魏文冉见到眼前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只能叹了口气,毕竟,现在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上官飞大笑过后,瞥见阶梯口那道令他厌恶万分的身影,大吼一声:“把魏文冉带过来!”

    另一名上官军锐兵闻言,立马往呆立原地的魏文冉后背使劲一推,大吼道:“走!总督大人叫你呢,快点!磨蹭什么?”

    这一推之下,魏文冉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他赶忙稳住身形朝上官飞所在地方慢慢走去。

    等魏文冉走到上官飞桌边时,上官飞冷哼一声,开口对他说道:“魏文冉,你算识时务,我略备了些薄酒,过来一起喝一杯吧?”

    魏文冉闻言,看着一桌子的美酒佳肴,喉结止不住上下滚动几下,正欲到桌前坐下,却被边上的上官云厉声喝止。

    “大胆魏文冉,见到总督大人为何不跪?想造反么?嗯?”

    魏文冉闻听怒喝,身子顿时抖动了一下,一时间不知该怎么适应身份的转变,就这么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上官飞见此得意地冷笑一声,然后举起酒碗,瞬间仰脖一饮而尽,随后把空碗重重的往地上,大吼一声:“魏文冉!见到本督为何不跪!”

    魏文冉吓得一个哆嗦,本能的双膝一屈,跪倒在地轻声说道:“见过,见过总督大人……”

    “大点声!我听不见!”上官飞不满地大吼一声。

    魏文冉惊的大呼起来:“见过总督大人!”

    上官飞道:“是谁拜见总督大人?”

    魏文冉大声道:“草民魏文冉,拜见上官总督!”喊完五体投地匍匐在地上。

    “哈哈哈哈……”

    四周一下子传来胡人和那些上官家族兵的大笑声,令在魏文冉身后的魏元魏经二人不住的摇头,看向魏文冉那匍匐在地的姿态,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和不屑。

    他们眼中这时候的魏文冉,已经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魏总督,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无能之辈。

    “嗯,很好!”上官飞很是受用的点点头,然后看着魏文冉身上那套铠甲,继续吼道,“既然是草民,又是谁给你披甲的权力?来人,给我卸下来!”

    “遵命!”

    下一刻,立马就有四个士兵上前一把架起魏文冉,开始粗暴的扒扯他身上的盔甲。

    “不要,这副盔甲,是我魏家传下来的啊,不要扒啊……”魏文冉不断苦苦哀求道。

    然而周围士兵对此置若罔闻,狞笑着把他身上的那套“明光凯”连同手上的护腕以及脚上的靴子一道扒了下来,放到上官飞桌前。

    上官飞摸着那副盔甲,似乎还不满足,待再看向魏文冉时,再次吼道:“把他那身官服也扒了,草民胆敢穿本督的官服?想造反么?”

    几个士兵闻言,再次上前扭住魏文冉的胳膊,把他那身官府以及贴身的衣物也一并扒了下来,很快魏文冉身上只有一条亵裤遮羞,他那细白略显精瘦的躯体引来周围上官军士兵一阵哄笑和唏嘘声。

    “哈哈哈……”

    上官飞只觉得自己这一生从没有像今天这么痛快过,看着魏文冉的那副模样,真是狂笑不止。

    魏文冉环抱着自己的胸膛缩着身子不断瑟瑟发抖,而身后一道出来的那些亲卫眼神中也显示出一丝鄙夷,同时心道这就是所谓的士族门阀?

    “总,总督大人,能不能给我一件衣服?”魏文冉还从未受过这种屈辱,只能低声下气求上官飞给件蔽体的衣裳,好让自己不那么尴尬。

    上官飞听后,笑着说道:“这样挺好,现在天气这么热,正好让你凉快凉快……”

    “你……”

    魏文冉听上官飞这么说,顿时有些恼怒,但一时半会儿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把眼神转向上官飞身边的上官穹求助,毕竟有他担保自己才出来投降的。

    然而,先前胸脯拍的震天响的上官穹此时却把脸别到一边,看都不愿看自己一眼,一下子令他感受到了被出卖的感受。

    “好了,魏文冉,本督也不为难你了,来干了这碗酒,你我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上官飞举起手中一个酒碗,大声对魏文冉说道。

    “多谢,多谢总督大人不计前嫌……”魏文冉连连道谢,然后去接酒碗。

    然而就在魏文冉欲接酒碗那一刻,上官飞忽然把碗中酒水往地上一倒,笑着说道:“魏文冉,把这酒水喝光,你我的恩怨才能真的勾销啊,你喝还是不喝啊?哈哈哈……”

    魏文冉气的是浑身止不住发抖,但求生本能还是令他屈服了,只见他跪在地上把脸凑到酒水前,伸出舌头不断舔了起来。

    上官飞一见大笑起来:“哈哈哈,魏文冉,你真是一条听话的狗啊……”

    说着一脚踩在魏文冉脑袋上,将他的脸死死贴在地面上,狰狞地说道:“你以为你当狗我就会放过你么?你错了!魏文冉,我不但要杀了你,还要把你魏家连根拔起,以解我上官家这么多年的心头之恨!”

    “呜~呜呜呜~”

    闻听上官飞的话,魏文冉拼命在地上挣扎了起来,现在的他是万分的后悔,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

    而此刻,许文静带着一千五百冀州士兵正快速向临渊关逼近。

    “今夜,就让上官家和魏文冉一并在远东除名,军督大人,希望你能再谅解文静一次,这都是为了您的大业啊,只要定州兵权再落入你的手中,等收复冀州后,那么整个远东乃至整个大周都不敢对你擅动,而你也有足够时间发展自己的基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