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百万神兽军团 > 章节目录 第61章 兽师的窘境
    驯兽,到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力量?意味着掌控?意味着超凡?

    周鸣当然知道,这已不是他在地球上得来的经验可以解释的问题。源始大陆的驯兽,绝不是街头艺人的耍猴,也不是马戏团驯服大象、狮子、老虎的表演……这些,是名利益驱动的结果,可不会赋予人野性之力。

    获得风之战狼诀的传承后,周鸣和陈霆有过一番长谈。

    这次谈话,对于周鸣内心的颠覆可谓是翻天覆地。

    从陈霆那里,周鸣了解的不单单是她的一些旧事,以及姜玄初次见面就针锋相对的原因。

    ――姜玄霸道、冷酷、刚愎自用,是个痴情种,少时对初来乍到的陈霆一见倾心,十几年分离,依旧念念不忘,痴情如一,的确让周鸣震撼。

    从陈霆那里,他得知,姜玄为了俘获陈霆的芳心,从来都不走寻常路,除了殷勤的表现之外,更是不惜采取种种恶意竞争的手段,疯狂弹压各路竞争对手,包括既有的与潜在的。

    对于周鸣的敌意,倒不是姜玄刻意的针对,而是他从周鸣身上感到了威胁。

    对此,周鸣哭笑不得。他自问,虽然欣赏陈霆的美丽,乐意有这样一位魅力出众的姐姐,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真相让他感到郁闷,但接下来谈到兽师的渊源,才真正让他感到震惊。

    和周鸣了解到的地球人类的演化史如出一辙,在源始大陆的人族历史中,人类最开始与各路凶禽猛兽并无不同,生长于蛮荒、苟活于蛮荒、死亡于蛮荒,只不过是庞大食物链中的一员,同样茹毛饮血,野性而混乱,瑟瑟发抖的在上层猎食者的阴影下挣扎求存。

    在地球人类的漫长演化史中,有那么一天,古人类终于离开树梢,落地直立行走。

    从那之后,被解放的双手开始握起最为原始的工具,人类学会使用火焰,告别茹毛饮血的时代。更加利于消化吸收的熟食带来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变化,复杂的工作带来智力上的进步,生存的选择让他们开始互相协同……属于人类的文明开始一步步踏上血与火的辉煌之路。

    起源大陆人族的崛起无外如此,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世界人族地位更低下,生存环境更恶劣,遭遇的凶禽猛兽更加强大繁多。单单只有火焰与工具,远远不足以支撑他们建立文明。周鸣所看到的事实也证明,这个世界的人族,文明演进的脚步非常缓慢,文明程度和地球人类远远无法相提并论。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这个世界的人类,却获得了另外一种改变命运的能力――驾驭野性。

    他们称之为源始的恩赐。

    人族如何发现并掌握野性之力,历史上的第一位兽师如何诞生、到底是谁,如今已不可考。

    但是结果不言而喻,人族凭借野性之力,生生开辟出一条血路,顽强的从这个凶残的世界存活下来,并且越来越繁荣。

    至于说是否越来越强大,答案却要两说,单论个体强大,如今的人族根本无法与古人族相比。不过,如今的人类,在智慧上的成就,也不是古人族可比。

    在有据可考的历史中,上古时期的人族,自兽师之道开辟以来,几乎人人可以为兽师,掌握野性之力可说是生存的必须。

    但是,随着人族的繁荣,族群越来越庞大,社会体系越来越完善,兽师的数量却在急剧减少。到如今,沧海桑田,万物演变,兽师已经稀少到万中无一的地步。像青虎部这种几乎不曾诞生过兽师的部落正在成为主流。

    “成为兽师,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多了。从我们的祖先挥出野性呼啸的第一拳,人族便已注定举世皆敌。在异族的眼中,人类甚至是亵渎源始意志的窃贼,必将遭到源始意志的唾弃。这一点,似乎正在一点点应验。强大的兽师庇护了整个族群,人类开始聚集、繁衍、扩张……我们正一点点将自己从野生变为家养,野性正一天天离我们远去,终有一天会从人类的身上彻底消失。在未来,恐怕人族将不再诞生一尊兽师……”

    陈霆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带着深深的忧虑,扼腕叹息道:“人族固然繁盛,但远远没有掌握对抗整个世界的资本,将来一旦失去兽师,我族的命运将扑朔迷离!”

    周鸣对这种危机的感触并不深,但是对于兽师凋零的现象,他却有着自己的理解。

    作为一个高位文明的来客,他知道,主导文明演进的力量从来不会是野性,亦或是感性,而是理性。

    理性的缜密与野性的混乱,天生就有着水火不容的矛盾,更何况这个世界所谓的野性,并非地球人所理解的野性那么小清新,说是兽性反而要贴切得多。

    文明越是繁衍,对于理性的要求便越高,那么野性必定越发黯淡。

    周鸣内心的震撼正源于此,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人类命运的脉动。他感到源始世界的人类就像是一条处在狂风骤雨中的小船,随时都有可能倾覆,因为海潮咆哮不休,而船上的人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弱。

    地球人类的文明太庞大了,人类在很久很久以前便统治了整个世界,以属为单位灭绝其他种族,成为绝对的霸主。这让身处其中的绝大多数人,根本感受不到种族的命运为何物,甚至自身的命运都虚无缥缈。

    而源始大陆的人族不同,他们仍然在夹缝中求生存。统治整个世界?到目前为止,人类也只不过获得了生存下去的一席之地罢了。

    “源始人族将何去何从?”

    周鸣怀着某种震撼的心情,思索着这种高大上的问题,连他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在地球上,他仅仅只是一个前途迷茫的渺小罢了。

    “是像地球人族一样,踏上科技复兴之路,最终彻底告别兽师的时代?还是寻求某种突破,开辟出更符合这个世界气质的兽师文明?”

    可惜,两件事都不容易。点亮科技树谈何容易?在如此低下的文明氛围里,兽师已是凤毛麟角,人族如果踏足科技之路,根本撑不到开花结果的那天。

    但是,在兽师凋零的世道下,想要开辟兽师文明,让野性与理性得到某种意义上的兼顾,本身就像天方夜谭般梦幻,又实在让人看不到希望……

    晃了晃脑袋,周鸣驱除掉内心的杂念。他感觉自己实在想太多了。穿越者拯救世界?他还没有这样的觉悟。静默的趴伏于灌木与杂草之中,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已经八个小时了。

    低头看了看左手手掌,一窝金色蚂蚁正纠结一团,闪耀着微光,像一坨迷人的黄金一般,正沐浴在他释放的野性之力中。轻轻握了握右手,碧青蚕胖胖的身体微微扭动,蠢蠢的舒展着身体,对于周鸣野性之力的“大保健”同样非常享受。

    “来了!”

    视线前移,周鸣不禁屏住呼吸,一个小型狼群正悠闲的闯入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