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百万神兽军团 > 章节目录 第80章 降服
    传承幻境之内,周鸣略显狼狈的在地。

    九品心猿如绝世恶魔一般降临而下,如山一般踏动,巨大的阴影裹挟着恐怖的野性威压,铺天盖地将周鸣笼罩。

    一种无法言喻的无力感涌上心头,令周鸣感觉无比艰涩与绝望。

    这一刻,他的感觉很可怕,有一种人格分裂之感。

    他能感觉到心猿就是自己,与自己同出一源,但是却被另外一种意志主导,彼此之间处于敌对状态。

    主导九品心猿的意志正是来自于巨猿骸骨,周鸣此前就感受到了。

    感受到心猿的狂野、混乱与暴躁,周鸣的心在不断下沉。这心猿宛若是野性的化身,混乱的使者,毁灭的君王,根本没有任何理智可言。

    就仿佛,它诞生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摧毁周鸣。

    两者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九品心猿只用一击,随意一击,就能将此刻的周鸣拍为肉饼。

    如此恐怖的存在,如何能够战胜?

    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人们总说,心比天高。这心猿正是由周鸣的心灵观想领悟而出,实在太强了。

    完可以说,它乃是完美的九品金猿,绝对的野兽王族。

    正是因为这些,所以它强悍的离谱,不可以常理计。

    周鸣不知道别人在面对第三重考验时是怎样的情况,但是周鸣知道,这一次,他给自己挖的坑实在太大了。

    大到很有可能坑死自己。

    感受着对方恐怖的威势,承受着对方厚重如山、暴烈如火的野性威压,周鸣心中的念头不断闪动。

    他在飞快的思索着对策。

    他现在的实力,仅仅只是初入兽师之道的状态,野性气息淡薄,色泽平淡如轻烟,野性之力更是细若游丝。

    这种情况与陈霆描述的截然不同,按理说,他在传承幻境中的实力,起码与他本身的修为持平,也就是说至少是三品境界。

    为什么会如此?

    这是一个重大疑点,周鸣很快意识到,这可能关乎传承的奥秘。

    他还发现,九品心猿其实由两部分组成。主导它的部分是巨猿骸骨之中沉淀下的猿族意志,而构成它的部分则来自于周鸣的心灵。

    也就是说,周鸣通过内心的观想,构造出了他心中完美的九品金猿,相当于打造出一口绝世好剑,然而这口剑不为他所用,而被另外的意志操纵,反过来要斩杀他这个主人。

    眼前的形势则是,面对这口绝世好剑,周鸣这位缔造者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那么,是否可以降服它呢?”

    周鸣感受着自身的野性气息,发现它们的品质虽然低劣,但却和心猿的野性气息如出一辙,本质上简直就是同一种东西。

    境界低微,实力低下的困惑在这刻豁然开朗。

    周鸣恍然大悟,才知道九品心猿是由他自身的野性气息构造而成。

    他现在哪里知道,随着他在传承幻境之中不断参悟观想,石室内的肉身随之而变,体内的野性之力运转强度不断提升,的的确确从三品一路攀升到达九品巅峰。

    在陈霆的眼中,他现在的的确确像是化身为一头九品金猿。

    这一切,部投传承幻境之中,最终构成了周鸣面前这头无敌心猿。

    “心猿虽然被巨猿骸骨意志掌控,但是本质上还是属于我。如果我能降服这野性,必然能够拿回控制权,危机自会不攻自破……”

    周鸣的心中很快产生一条思路,身上野性气息微动:“我又将如何降服源自于我内心之中的野性呢?”

    最终所有这一切,部都落于这一点。

    ――一个人,如何降服内心的野性?

    这也是整个传承最为玄妙、最为精奥的部分。

    一个人,唤起心中野性,如同点燃一把火,从而踏入兽师的世界。这把火,要怎样燃烧?要烧向哪里?要如何掌驭?要煅烧出什么?

    这其实是每一个驯兽师都要面临的问题。

    只不过,在这传承幻境中,这个问题被演绎到了某种极致。

    ――一个人,唤起了心中野性,如何降服内心的野性?

    这一刻,这个问题摆在了周鸣面前。

    他不知道别的驯兽师会给出怎样的答案,但是对于周鸣而言,这个历史难题,完不是问题。

    野性?

    不好意思,地球人在千百年前就已经消灭了它。在很多年前,人们提到“”二字时,就已带着浓烈的贬斥色彩。

    地球人族,地球之王,早已用理性与感性,降服了古老人族心灵之中的野性。

    “身为21世纪的地球人,钢铁森林中诞生的新生代,也许我的基因中还褒有着原始的存在,但我的灵魂早已被现代的文明洗净。我的心灵中本没有野性。如果有,我的理性也能降服你!”

    周鸣缓缓抬起头,眼中熠熠生辉。这一刻,他明明困于泥沼,却又像是从泥潭中跳脱,态势宁定而超然。

    眼神中再也没有震撼与恐惧,有的只是平静与自信。

    “你很强,但还不够完美!”

    周鸣的眼神清澈,宛若月下清泉,如此透彻空明,没有一丝混乱与粗野,充满理性的缜密与规律。

    “让我来成你!”

    周鸣的身上,最后的野性气息如烟一般袅袅升起,飘舞着飞向心猿,竟是被他以内心之理性部驱散。

    在这一刻,他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类,而像是一尊神明。一尊没有野性,唯有理性与感性的超然神明。

    他看上去如此弱小,但是眼中熠熠生辉,像是两轮荡涤世界的太阳,迎着面前的心猿,照彻它的眼眸。

    “即便是天地赋予的野性,也要被我降服。不被掌控的,终究只是身外之物。天地休怪我不敬,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

    周鸣的身上,自身的意志冲天而起,堂堂煌煌,光明正大,带着不屈与自信。

    他知道,所有这一切,都不属于他,包括这些野性。

    他的本质,只是来自于地球的一道灵魂。

    而现在,他要降服这本不属于他的野性。

    吸收了周鸣身上最后的野性,九品心猿彻底大圆满,它彻底狂暴,彻底成为混乱的化身。

    它就像是一团混沌,要将万物都打入无序的混乱之中。

    巨大的手掌猛然抬起,铺天盖地一般,的空气炸裂,凭空爆响,泰山压顶一般罩向周鸣。

    轰隆!

    周鸣的意志不屈,傲然而立,理性坚若磐石,感性不为所动,微微抬起头,平静的面对着这昭示着死亡与毁灭的一掌。

    他内心无惧。

    ――一个真正理性的人,又岂会被内心之中的野性所摧毁?一个真正理性的人,他或许很感性,但绝对会彻底降服内心的野性。

    大地碎裂,群山摇颤,炸裂的土石与烟尘冲天飞起。

    巨猿发出震世的野性咆哮,扬起长臂,仰面朝天,狂躁的拍打着胸膛。

    在石室之内,周鸣体内的野性气息再度狂暴,简直如同被压抑千百年,猛然从地底深处涌出的岩浆。

    它们在周鸣体内肆虐,引得空气都为之暴乱,巨猿骸骨都在簌簌震颤。

    陈霆的面色紧绷到极致,面色苍白的几无血色,感到一种莫可名状的恐怖威压,心中涌起一阵又一阵古老的恐惧。

    她知道,最为关键的时刻已经来临。

    从种种迹象来看,失败的代价极有可能是……死!

    崩乱之音停歇,尘埃缓缓落定。

    周鸣亦如之前般而立,风采依旧,毫发无损。他依旧直视着九品心猿,沉喝一声道:“心猿,你如此之弱,又怎么可能攻破我的心灵?”

    吼!

    心猿狂吼,俯身而下,双臂砸动地面,运转起心猿战兽诀,巨大的毛手化作毁灭之拳,如同彗星一般朝着周鸣轰击。

    周鸣没有动,纹丝不动。

    周围的大地在崩裂,树木成片倒伏,小山在不断塌陷。

    九品心猿狂暴之下,混乱的攻势简直骇人听闻,宛若毁灭之化身。

    周鸣竟如同一块顽铁,在这毁灭的攻势中不断被捶打、锻炼,非但没有破灭,反而越来越强韧、越来越纯粹。

    “给我降服!”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鸣猛地向前一步。

    这一步之间,他的身形如山般耸立而起,九品心猿在他面前都小如。

    化身为通天彻地的巨人,通体宛若水晶锻造,通透无暇,闪耀着理性与感性之光辉,大手如神般猛然拍下。

    轰隆!

    整个幻境都在摇颤,九品心猿瞬间被。

    喀嚓喀嚓,五指合拢,捏碎了幻境之中的种种物质,最终只有一头心猿在他掌中,挣扎咆哮,威势不减反增,不顾一切反抗着、挣扎着。

    “不服?”

    周鸣冷喝一声,低头看向胸口位置,那里的心脏如同一座熔炉一般,磅礴有力的跳动着。

    随手一抛,他便将那心猿投了进去。

    轰隆、轰隆、轰隆……

    心脏狂猛的跳动,如同熔炉之内火焰在呼啸,心猿坠入其中,挣扎着、咆哮着、如同被的孙悟空,忍耐着无尽的折磨与痛苦,狂躁的等待着破封而出之日。

    周鸣拍了拍手,猛然抬头望天,冷哼一声道:“你也给我破!”大手向天抓去,的凭空。

    嘶啦!

    天空竟被,整个世界被他一把,分为两半。

    猿族的意志颤抖着败退,传承幻境就此崩灭。周鸣精神一松,感知回归,从半空噗通一声坠在地面。

    整个传承,已然完成。

    微微抬头,直看到巨猿骸骨之上,一道翠绿的生命精气流溢而出,不断注入他的身体,与此同时,还有一道古老沧桑的意志,向他传递了种种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