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正心天下 > 正文 第76章 看个人
    “说吧,所谓的龙之子,在什么地方?”一个声音浑厚中气十足的老男人声音传入外面的十位神艺师和楚在天的耳朵里。

    楚在天听着杀气爆棚霸气无比的老男人声音从海棠师姐和桑汗庞重师兄三人修养疗伤的修道殿传了出来,他顿时心惊顿时又心生恐惧。

    海棠师姐,桑汗和庞重两位师兄,他们和神秘之地少林寺的十二金刚佛之一的妙法僧一战皆是重伤在身,他们被后来赶到的令狐伯杜九娘和廉赤带回了黑暗天的一座修行殿静心运功调息疗伤。

    现在是特殊时期,可以说,现在的冥亡荒黑暗天不但是草木皆兵而且还是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修行弟子不分昼夜没有固定时间规律的巡逻着。

    海棠师姐,桑汗和庞重两位师兄闭关运功疗伤的地方,更是少不得有固定的修行弟子为其不眠不休的护法着。

    现在的黑暗天仿佛是铁板一块,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怎么会有一个老男人的声音出现在他们闭关疗伤的修道殿内,那些护法的十几个修行弟子是干什么吃的呢,周围时时刻刻巡逻走过的修行弟子又是干什么吃的呢,怎么就没有发现有个老男人闯入海棠师姐桑汗和庞重三人修养疗伤的修道殿内。

    可是,就算外面的那些废物巡逻的废物护法的所有修行弟子没能及时发现有陌生人闯进师姐师兄修养疗伤的修行道殿,难道师兄师姐就没有发现吗?难道他们真的就这样束手就擒了,即便是师兄师姐有重伤在身,他们的修为境界本身是都在的,三人中,就是堕镜的庞重也是大师镜巅峰的境界啊,更别说海棠师姐和桑汗皆是七圣镜的大修行者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三人的警惕意识和加上他们的恐怖境界实力,一般的修行者,即便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三人疗伤的修行道殿,那也不可能做到轻易将三位控制住啊,然而听那老男人霸气十足中气十足的口气,师姐师兄已经被这个说话的老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能轻易的将两名七圣镜一名三师镜巅峰道的修行者全部控制住,那这个人的修为境界实力,起码不会比五位天主的境界差吧,这是楚在天非常恐惧的地方。

    “天下竟然有如此霸道的剑意。”

    十位神艺师跟在楚在天身边继续朝海棠等三人所在的修行殿靠近,他们对空气中弥漫的霸道剑意的感受能力,更是清楚的很,他们无需像楚在天那样逻辑推理就已经通过他们深不可测的修行石海感念到了空气中那一缕缕一丝丝霸道无匹的剑意了。

    他们想,世间竟然有人将剑道修行到如此恐怖霸道境界的,怕是除了桃花谷的那位大变态,世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这里是越来越热闹了。”大红袍神艺师尖声尖气的道,他的声音,一直是这样的不伦不类阴阳怪气娘娘腔。

    十位神艺师虽然感知到前面的恐怖,但是,他们也不是一般的人,根本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

    “我们真的放心大胆的让小家伙跟着他们一起去冒这个险吗?”冥天天主乌黑涯有些不放心楚在天的安全问题。

    “他要来,谁也挡不住,他若是真的要杀小家伙,也是谁也挡不住,他的剑,世间第一快,无人能敌。”黑暗天天主楚不凡道。

    其实,就在楚在天引路带着十位神艺师去给海棠桑汗和庞重三人疗伤刚刚走过几个偏殿拐弯分岔路口时,那修行偏殿便有声音传了出来,以五位天主九帝镜的巅峰道修为实力,他们已经洞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具体的出现在何处了。

    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及时的赶过去,并且还及时的阻止了楚在天的脚步,那么,必然会被偏殿内老男人给觉识到,到那个时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龙之子的身份不是真的就曝光在这个老男人的修行识海内了吗?

    这个老家伙他可是修为气息光明正大的外放,他来冥亡荒的黑暗天,就像来他自己家的桃花谷那般随意随便,除了五位天主,冥亡荒的其他所有修行弟子,根本没有那个机会和能力阻挡他的来去自如。

    五位天主之所以没有出手,当然不是惧怕这个大变态,只是,他们想的是最好不要招惹这个敌人,现在冥亡荒五天的敌人够多了,最好是就是不能为友,也最好不要成为敌人,因此,五位天主才一直冷眼旁观,没有出手。

    不夸张的说,当今世上,还真的没有谁能小觑五位帝镜巅峰道强者的合力轰击呢,即便是那个大变态,如果五位天主合力,即便是不能将此人击杀,也将让他狼狈而退。

    当然了,五位天主也不是什么也不做,他们都步跨在五个方位上,如果修行道殿的大变态真的对小家伙出手,他们会第一时间出手阻止,此时,他们都在等待着大变态接下来到底想做什么。

    五位天主深知,这个大变态,和现在正朝冥亡荒气势汹汹的杀来的帝国大军和上千修行力量是不同的。

    这个大变态,他没有要杀龙之子的理由和动机,这个怪人,他的一生,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和他的剑有关系,如果不是,即便是整个天塌下来,他也会一剑将这个天捅一个大窟窿,然后在飞穿到天之上继续他的修炼他的剑道。

    就因为有这样的基本判断,五天天主才一直没有及时的阻止楚在天的脚步,也没有立刻对修行偏殿的大变态出手轰杀。

    楚在天确实当心海棠师姐和师兄的安危,他立刻撒腿就朝修行偏殿跑,一点也没有将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反而是直接的将其抛之脑后了。

    “不是,小师弟,你又没有力量,你这样跑去有用吗?是去找死吗?真好笑。”

    大红袍神艺师尖声尖气的讥讽道,却在心里佩服这个只有几岁的小家伙,小小年纪他居然能做到奋不顾身不惧自己的生死,要知道,刚才的老人家霸气十足的要找龙之子,至于说,找到了龙之子是杀还是掳,都将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他呢,一个小家伙,却只想着自己的师姐师兄有难了,他要去救师兄师姐,却根本没有去想其他的,能有这个为他人之心,真的是难得,真的是让八位面戴青铜色面具穿的花花绿绿的神艺师暗赞佩服。

    “不是有你们吗?难道你们真能眼看自己的未来掌主有生命危险,你们却还处在那里冷眼旁观窗子外面世界的千里雪飘吗?难道说,你们十个人合力,也打不过一个人吗?不可能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们岂不是真的是废物了吗?而且啊,如果你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未来掌主被人家像捏死蚂蚁那样给弄死了,而你们呢,却装酷的隔岸观火冷眼旁观,你们觉得,要是被你们的老怪物师傅知道了,他老人家会如何收拾你们呢,对吧。”

    楚在天一边气喘吁吁的说,一边施展步行天下神通,他身边的八个神艺师却寸步不离的跟着一起站在一座覆盖着厚雪的偏殿厅内了。

    楚在天一个步法神通已经站在师姐师兄的面前了,而那八位神艺师也站在楚在天的身后,由于现在面对着强大的敌人,八位也不好这个时候对楚在天的无耻进行腹诽几句了,现在大家都很忙,只能是如果有机会再秋后算账吧。

    八个神艺师和楚在天都看到,面前站着的却是一个身穿白衣,身材挺拔,器宇不凡,面容冷峻如刀裁的有型古典古装老大叔,关键是他的黑如墨汁的长发披肩于白衣之后,绝对是严肃版的张三丰在世。

    楚在天快速的一眼扫过面前的有型古装扮相的老大叔之后,他转身看着身后的海棠师姐桑汗庞重师兄三人。

    楚在天看到,海棠师姐,桑汗和庞重两位师兄,他们都没有任何的新伤,更没有被面前的有型张三丰版老大叔给控制住啊。

    “师姐,师兄,老人家没有对你们严刑逼供吧。”

    楚在天关心则乱的脱口而出将‘严刑逼供’四个字搬了出来,那十位神艺师都听的莫名其妙,海棠桑汗和庞重也听的有点别扭,唯独那个有型古装大叔听着哈哈一笑,倒是觉得有趣的紧。

    “没事,小师弟,你怎么来了。”海棠道,海棠旁边的桑汗和庞重也因为楚在天的到来心急如焚。

    这个大变态有型古装大叔找的本就是龙之子,他倒好,还亲自送货上门了,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你们不说龙之子在哪里,好啊!,天下还有老夫想找而找不到的人吗?”有型古装大叔淡淡的道。

    他看到突然闯入的几个人,甚至都没有抬眼看看来的是谁,更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其实不然,有型古装大叔修识外放,早已将来者探知的清清楚楚,而且,他都将五位天主身处的方位探查的一清二楚了,绝世强者,根本无需亲眼看到,便可以将有限的范围内一切风吹草动一切气息探知的如亲眼目睹般真实清楚。

    “小家伙,我们该走了。”大红袍神艺师突然道。

    “不是,不是说好了你们过来给师兄师姐运功疗伤的吗?”楚在天急道。

    “死人是不用疗伤的。”大红袍神艺师道。

    “怕就说怕,别扯些没用的,老人家,我们跟你近日无仇远日无怨的,你就不要再为难师兄师姐了,他们也不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啊?我们知道您很忙,就不耽误您事了,不送了。”楚在天先训斥八位神艺师,又客客气气有礼有节毕恭毕敬的对面的古装有型大叔稚嫩的音质说道。

    “小家伙,有点意思。”白衣有型老男人肃然的道。

    “他们三人,每个人都身中一道霸道的剑意,如果没有独孤先生亲自为其化掉体内的那道剑意,就是他们的师傅也无可奈何,他们将必死无疑。”大红袍神艺师娘娘腔的道。

    楚在天看着海棠师姐,桑汗和庞重两位师兄时,见他们外面没有任何的新伤,个人精神状态好像也没有任何的异常,所以才送了一口气,现在却突然听神艺师说面前的老家伙将剑意灌入三人的身体内,楚在天顷刻又担忧起来。

    虽说,楚在天的修行不足挂齿,但,他对修行上的理论知识却知道的真还不少,他深知强大修行者将剑意灌入对方身体后会发生的恐怖状况是什么样的。

    “前辈,是不是只要你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就会帮助师兄师姐解了体内的一道剑意。”楚在天站起来,面对着有型古装大叔铿锵有力的说道。

    “小师弟,不能说。”海棠桑汗庞重异口同声道。

    “此次老夫离开桃山一是看个人,再是杀个人,其他的吗?老夫尚无打算。”有型古装老男人淡淡的道,言下之意,只要他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自然是会解去面前三人体内的一道霸道剑意。

    “前辈,我就是你要看的那个人,龙之子,请为师姐和师兄解去体内的剑意吧。”楚在天深怕师姐师兄体内的剑意突然自爆,所以啊,他也顾不得其他的事情了,你要知道龙之子,我就告诉你龙之子是谁,至于你等会是杀是剐,楚在天也来不及去多想了,先救下师姐师兄的命最主要。

    “哦,小家伙,你越来越有意思了。”白衣古装老型男也是开始欣赏暗赞面前站着的笔挺的几岁小男孩的无惧无畏不俗小气魄了,他接着说道:“小家伙,如果你是,去,将那白龙剑拔出剑鞘来,老夫便会给他们解出体内的剑意。”

    “真的吗?就这么简单。”楚在天难以置信的眨巴着湛蓝清澈的大眼睛道。

    “小家伙,这已经不简单了。”白衣古装老型男道。

    楚在天也不去多纠结这些老变态在玩什么狗屁心机了,他二话不说的拿起靠在海棠师姐身边的一柄白色宽大且长的长剑,“唰!”的如行云流水般拔出此剑,也就是拔出古装老型男口中的白龙剑。

    楚在天对这把长剑,那是非常的熟悉的,本就是那天他在黑暗天对岸的小山村的一个小山腹中发现的一柄长剑,这还都是那头大白龙的功劳呢,如果不是他追着楚在天屁股后面轰杀楚在天将他比逼迫跑过去并且大白龙在轰杀楚在天过程中强横的将一座小山轰击的如开肠破肚般,就不会有这把长剑的问世了。

    长剑问世之后,楚在天用他干掉大白龙,海棠师姐桑汗和庞重师兄三人先后用它重伤老秃驴,楚在天用它狠绝的砍下老秃驴的脑袋。

    现在这个老变态竟然要楚在天将此剑拔出来,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错不了,小家伙,你果真是龙之子,老夫看到你时,正不解呢,你体内怎么会有五道不同的修行气息散发出来呢,哈哈,原来是五个老家伙封印了你修行气海雪山周天其中的两窍,这才让老夫判断失误,否则,以老夫的修为,岂能看不出来你便是龙之子吗?哈哈哈!。”白衣古装型男哈哈一笑三道白色的剑意从海棠桑汗和庞重的头顶冒着白气抽离体内虚化在虚空。

    “小家伙,此剑老夫带走欣赏十年,十年之后,若你想要,就到桃山找老夫索取便是,哈哈,老夫也不白欣赏你的龙家神剑,来,小家伙给你了,算是交换着欣赏了。”白衣古装型男哈哈笑豪气冲天的将一张看似不起眼的枯黄古旧纸张递给了楚在天。

    “前辈,只要你不伤害我们冥亡荒的所有人,你的东西,我就不要了,这破剑吗?如果前辈喜欢,我就送你了,算见面礼吧!”

    楚在天想的是一把剑,就算是绝世神剑,它自己又不能去杀人,既然这个老家伙喜欢,那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送给他好了,如果能化干戈为玉帛最好。

    从楚在天用此剑砍下老秃驴的脑海后,他就心知肚明,此剑,绝非俗物,定然是上品好剑,而且,她的师姐也说过,此剑是绝世好剑。

    白衣古装老型男听到小家伙此言,甚是喜欢,哈哈一笑道:“小家伙,你很有趣,老夫欣赏你,此剑,老夫带走欣赏十年,十年之后,你自桃山取,老夫送出去的东西,岂能再要回来,你也不能不收,否则,你是不给老夫面子。”

    白衣古装老型男的声音还在修行道殿回荡缭绕,而他本人,已经消逝不见了。

    “不是,这就走了,师姐师兄,你们真没事吧。”楚在天道。

    “独孤求败性格怪癖,但是,此人说一不二极其重视承诺誓言,你就放心吧,他们都没事了。”大红袍神艺师道。

    “什么,他就是大变态独孤求败,大名鼎鼎的剑无双独孤求败。”楚在天吃惊的道。

    “不是他,世间还有谁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将三道剑意灌入三个修行不弱的修行者体内呢,小师弟,独孤求败欣赏你,是真的欣赏你。”大红袍神艺师话中有话的道。

    “管他呢,只要不伤害我们,他爱怎么都无所谓了。”楚在天道。

    “小师弟,独孤求败将他的修炼剑道宝典秘籍送给你了,你可要收藏好,如果十年后,你不带着他的修炼宝典去找他换取你的白龙剑,以独孤求败的怪癖性格,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海棠是修行剑道的七镜剑圣大修行者,她自然清楚独孤求败留给楚在天的交换物绝非凡物。

    天下间没有哪个修行剑道的修行者不想得到独孤求败的剑道宝典秘籍的。

    “哦,好吧!”楚在天将其粗暴的塞入怀里,其他人看着都相当的无语,如果是其他人得到如此至宝宝典秘籍不得将像供奉列祖列宗那样供奉着此剑道宝典秘籍啊。

    接下来,就是八位神艺师给海棠桑汗和庞重三人运功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