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孤者仙途 > 世启篇 第二章 给石像洗澡的怪人
    节奏也许有些快了,不会这些不用在意。以后章节速度都会控制好,诸位慢慢享受阅读的乐趣吧!

    其实作者第一章本是不想写紫依那一段的,可是吧又觉着这个伏笔要下好,所以还是写了……

    冷氏分割线

    离开了那个小小的武堂,黎山开始行走在了青州城的街道上。他对青州城的一切都太陌生了,一切对他来说就好像刚开始一般。

    “这里就是我开始的地方么?”黎山走在街道上,自言自语道说道。

    街道上人群稀稀松松的,此刻的晚霞已经露出了一丝捷眉。下午十分,没有太多的人。

    风,凉凉的。本就是短袍的黎山感受着微风轻轻的抚摸,没有一丝受到凉风那般缩骨的表情。

    “这种生活,好平淡……”黎山自言自语的走在街道上,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不错,最起码如今很不错。

    街道上的人并不多,黎山行走在这街市上倒是显得很普通。不论是穿着,还是相貌。一切都让黎山显得十分普遍,就像那种放在大街上随便都能抓来的人一般。

    走着走着,黎山不知不觉的来到了青州城的广场。这里没有什么宏伟的工程,只有几个树植在广场周围种裁着。

    唯独能够吸引人的,只有广场中央的一尊石像,这尊石像高有三丈。许是因为多年没有照顾过,绿植早已占掉了石像九成九的位置。石像上还有着些许裂缝,应说是岁月留下的吻痕。

    不知怎的,黎山盯着石像渐渐出了神,他感觉自己几乎‘爱上’了这尊石像。不知道为何,黎山从第一眼看见这个石像时,就有这一种想去‘呵护’它的感觉。

    石像被绿植所覆盖,并不能看到它原本的样貌。黎山微笑着看向石像,脸上露出一丝轻柔。

    “该清理清理了。”黎山微笑着自言自语道,说罢便起身离去。

    黎山身上并没有货币,但对于这世上货币的一些知识黎山还是记得的。

    在天武大陆,货币被划分为:灵石,血石,魂石等三大类。而这当中又被分为诸多种类,其中魂石最为稀有。

    而青州城这种小地方,却是用以物易物,或者是银两以及黄金等来交易。

    ……

    晚时,霞光已经散去。月儿倒是攀附而上,随后撒下了月光。秋时是个不错都季节,对于青州城来说这是个丰收的季节,也是诸多学徒考核武者的季节。

    在青州城的广场上,黎山也不知哪儿找来一个木桶和一个扫帚。掐着扫帚的手上有一柄小刀,木桶里有着些许清水,还有一个灰色的抹布在桶边挂着。

    夜时的广场上并没有多少人,只有着少许吃完晚饭的孩童在广场上玩耍着,亦或者是歇息上了年纪的老者搬出板凳坐在广场上,享受悠闲的时光。

    黎山望着石像,忽然轻轻跃起,竟是直接约上了那尊石像的肩膀处。提着木桶,扫帚子和小刀子站在了那里。

    一跃三丈高,广场上许多玩耍着的孩童都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了黎山。当然,也有几名老者也看到了,不过他们没有在意。

    老人只认为黎山是武者,所以能做到。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武者并不能一跃三丈高,即便强如他们的城主大人,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哇,你们快看。那个武者哥哥好厉害,一下子就跳上去了。”一个小女孩一脸花痴都说道。

    “切,那有什么,以后我也可以啊!”在小女孩旁边的一个小男孩满是醋味的说道。

    在他们身边的一些小孩通也咯咯笑了起来。不过他们很快就都仔细的盯着黎山,想要看黎山接下来会做什么。

    黎山察觉到了诸多目光,没有在意,只是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孩童总是纯真的,黎山有些向往他们的生活。

    因为石像算是比较大的,黎山直接将木桶放在了石像的肩上,拿起扫帚就开始扫了起来。绿植死死的粘住了石像,黎山并没有将绿植扫下,只是带下了许多都尘埃。

    灰尘落下时,周围的孩童并没有被波及。反倒是看着这景象,黄沙四起一般满是好奇。

    黎山当然没有理会,经过几次移动,石像上的尘埃都清扫的差不多了。

    随后,黎山便跳下石像,将扫帚放在了一旁。谁知黎山一走,几个小孩童就开始争抢起了黎山放下的扫帚。

    几名老人看着自家的孩童们争抢,不禁笑了起来。争抢结果也有些让人不禁带着一丝有异味的眼光看向了那群孩童。

    最后是那名吃醋孩童抢到了扫帚,然后厚着脸皮塞给了那个小女孩。小女孩则是羞红着脸蛋,不好意思的接过了小男孩抢到的扫帚。

    对于孩童们的争抢,黎山也只是一笑带过。对于这里的普通人来说,武者们用过的东西,肯定不是一般东西,所以会有一种追求心理。

    没有再去关注他们,黎山拿起小刀后便开始收割着石像上的绿植。黎山的速度很慢,但是动作却是十分的细腻。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孩童们早已被家中长辈叫回去睡觉了。上了年纪的人们,也都搬着板凳回家了,只有留下极少数人看着黎山工作。

    ……

    时间流逝的很快,在家禽起鸣的时候,黎山依旧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依旧是那个速度。

    青州城终究是普通人居多,他们对自己每天的行程都早已排的满满的,可是却少有人有怨言。

    这里很少看到什么勾心斗角的戏码,可以说基本上是没有。纨绔子弟虽说有一些,可是更多的富贵人家子弟却是更显得亲近百姓。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无法成为武者,终究只能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呆在青州城这个小城。

    即便成为了武者,他们也不会去刻意抬高自己的身份。因为这里武者并不是很多,如果一个武者这样,那剩下的有几个又不会?若是一个个都这样,那还谈何安居乐业?

    安居乐业!这好像是青州城唯一的规矩,不过是那一代留下的就不得而知了。其实人们早已可以推翻,可即便如此,青州城历代居民依旧会遵守着这里的规矩。

    黎山慢慢的清理着绿植,经过了一个晚上,总算收割了十之一二的样子。

    石像头上的绿植没了,露出了一张脸庞。应是岁月留下的痕迹,俏皮的岁月淡淡的抹去了石像的容貌,并且留下了些许裂痕。

    清晨来的有些着急。在第一道曙光赖在黎山那苍白的脸庞上时,竟是让人忽然产生了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不过只在刹那。黎山很满意现在,不过自己的空腹却很不满意了。劳累了一天,却是饿得连个招呼都不打一下。

    黎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饿了,因为他想吃东西。可是肚子没打过招呼,好像它不想吃。

    黎山忙活了一天,没有感觉肚子跟他说它饿了,也就是说它应该还不饿。

    所以,本来想去吃东西的黎山,又压下了要去吃东西的念头,因为肚子它不想吃。

    既然肚子不吃东西,那黎山也没有吃的必要了。所以黎山继续忙活着,一副不知道广场下几百号人看着自己的样子。

    又过了一会儿,几百号人越来越多了,在临近二百人的时候,黎山忽然抬头看了看人群。

    没有太多惊讶,反倒是微微笑着,问了一句:“诸位今天都不工作么?我只是给它洗个澡而已,不用这么看着的。”

    说完,黎山又开始忙活着。而这百来号人则是面面相觑的,都是一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模样。

    黎山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只不过是给石像洗一个澡而已,何必这样看着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