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孤者仙途 > 世启篇 第三章 它应是属于大家的信仰但却又不是
    时间过去很快,黎山给石像清除绿植也差不多清了个十之五六的样子。

    此时正当午时,而黎山的肚子却还没跟黎山说自己饿了,所以黎山并没有要吃东西的念头。

    正午时分,青州城也不算大,给石像洗澡的怪人也传了起来,不过没有造成太大反应。

    唯一有反应的,就是青州城内为数不多的武者。他们知道黎山定然不凡,因为他们也无法做到轻轻一跃就能跃上石像。即便强如城主,也不能。

    不过黎山为什么要给石像‘洗澡’这个问题,在青州城为数不多的武者圈内造成了不小的反响。

    试想一下,一个能一跃三丈的高人给石像洗澡?若说没有企图,那鬼才信呢。

    所以……

    下午,黎山已经将石像上的绿植清理的差不多了。黎山放下了小刀,看了看石像。

    石像上没有了绿植与尘埃,只有岁月留下的痕迹。没有人知道这尊石像什么是时候立在这里的,但青州城内不论老少都是说:我爷爷辈小的时候,这尊石像就在这里了。

    黎山当然不会在意这些,看着这尊石像。石像好像上了年纪,本该粗糙的石像如今摸上去就如同在抚摸着未处子粉嫩的肌肤。

    石像边膜十分光华,黎山抚摸着陷入了沉醉当中。就如同一个老色鬼,在轻轻抚摸着一个含苞待放的美少女一样。

    不一会儿,黎山从沉醉当中醒悟了过来。只见有一群人走来,手上还提着木桶,肩上披着抹布。

    “你们也来给石像洗澡?”黎山微笑着冲他们问道。笑容一展百花开,在苍白的脸上竟是如此的有魅力。

    来的人有老者,有青年;有妇孺,有孩童;里面还有几位武者,不过却是普通人居多。拖家带口来的?黎山心里窜起这个念头,于是乎笑了笑看着他们。

    众人迎上黎山淡淡的笑容,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倒是忽然感觉十分的亲切,十分的贴近他们。

    出来了几名武者,跟黎山打了打招呼,又哈哈了几句后,便示意家人一起帮忙给石像洗澡。

    就这样,黎山带头便跟着几名武者和他们的家属开始清洗着石像。

    当孩童们看见黎山一跃三丈高,跳到石像肩上时,一个个都尖叫了起来,将黎山视为毕生的追求。

    而那些武者们相视一眼,不禁莞尔一笑。果然是高人,跳上去是竟是连一丝劲气都没有显露出来,也就是说黎山完全是靠着身体素质跳上去的。

    黎山当然不要在意他们怎么想,慢慢的就开始清理着擦拭着石像。本是光滑石像,被黎山这么一擦,倒是有些摩擦力了。

    大约二十来个人,一忙活就是差不多一整天。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武堂下课的钟声响荡了起来。

    寻常百姓听到钟声后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做好收尾工作后准备回家炊火做饭。

    武堂的学徒们下课了,纷纷跑到广场来一观给石像洗澡的怪人。

    三丈高的石像,按照黎山的速度即便有人在帮忙最快也是今天晚上才是洗刷干净。

    黎山在慢慢的擦拭着石像,每一处都在细心的擦拭着。在他人擦拭完后的地方,黎山又是再擦拭了一遍。

    就这样,黎山没有理会任何人,自顾自的擦拭着石像。

    石像看不清脸庞,不过黎山却感觉不是看不清,而是石像根本没有刻画面容。

    晚时,石像已经算是洗完澡了。

    洗完澡的石像看不清面容,可是却看得出其是穿着一身战甲的样子。

    在战甲上,有着一个个刻纹。这种刻纹让黎山有种异样的感觉,可是究竟怎样黎山却也说不清楚。

    石像看上去并分辨不出来男女,可是却有着有一种让人难以难以言喻的一种感情包含在其中。

    不少人看着清理好都石像后不禁感慨。多少年来,这个石像一直杵在这里,可是却没有人见过石像的面容。

    除了黎山,众人都以为石像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已经无法再展露雄姿。

    不由得,广场上众人看着石像就出了神。在感慨当中,在感叹当中,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不论是老少妇孺还是武者,都陷入了沉思当中。

    “它是我们的信仰!”在众人沉思的时候,黎山却是开口了。

    依旧是那一张微笑的脸庞,有些苍白,可是却没有人说些什么。

    没有人反驳黎山这句话,因为他们知道黎山肯定是个很强的武者,而且给石像洗澡定然是有原因的。

    “信仰么?”就在黎山思绪着黎山的话语时,一声带着轻灵的声音悠然传来。

    迎面走开的是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少女,黎山对她有些印象,她好像是叫紫依。

    紫依的声音有些冷,声线有些颤抖。她看着黎山等人,眼角竟是抹过一丝红润。

    “紫依姑娘,不知你此言何意?”黎山依旧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他不在意紫依的情绪,只是她好像有些贬低黎山的言语。

    “没什么。”紫依左右晃了晃鄂首,眼角的红润差不多一级给掩盖了过去。对着黎山抱歉了一声便离去了。

    “信仰……”黎山呢喃着这两个字,陷入了沉思当中。信仰?那究竟是什么?黎山不知道,可是黎山却知道这尊石像应是属于青州城历代居民都信仰。

    “大家都回去吧。”黎山叫了一声,陷入沉思当中的人们也醒悟了过来,看着石像久久不语。

    “都回去吧。”这时,几名武者也附和着。

    秋季的夜晚,风没有想象的那么寒冷。微风轻轻抚摸着众人,有一丝暖意,其中杂含着秋季的凉爽。

    众人稀稀疏疏的离去了,只留下四五个人在石像下。黎山看着石像,不禁哀叹一声摇了摇头。

    石像的动作看上去很不凡,很像是一个强者就站立在哪里。石像很生动,虽然姿势一般,可是看上去就像是个活人站在那里。

    饱受了岁月的摧残,石像的两只手臂上有些许碎裂的痕迹;不仅是手臂,面容,腿,身姿等都有着岁月留下的痕迹。

    它很像时间留下的,可黎山却感觉他是有人刻意为之所造成的。石像的每一处都很生动,可偏偏面容让人感到无比的模糊。

    “也许不是吧;也许吧……”黎山感叹着。他没有太多的情感在青州城,没有太多的念想。

    黎山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可是自己不论面对什么,都感觉对方十分的渺小;这种感觉让他感到了孤寂!不是昨日那种孤寂,而是属于一个高峰上只有一人屹立其中的那种孤寂……

    夜时来的很快,黎山也离开了,广场人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一道身影倒是慢慢的走来;是一个一身紫色长裙的少女,头发没有整理过,长发直至腰冀,一双桃花眼在此时却是显得那么的可怜无助。

    琼鼻酸酸的,少女的双颊上有两道泪痕。许是哭泣停止后留下的;她的眼角有些红润,双腿看上去十分的完美,可是在秋风中却是瑟瑟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