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孤者仙途 > 世启篇 第四章 还未到来就被驱赶的青云宗天才
    次日清晨,暖阳撒进了青州城内,众多普通人都开始了手头的工作;不过,每个人在路过广场时,都会凝视一会儿广场上的石像。

    黎山一夜未眠,只是在青州城外的一条长江旁盘坐着。黎山睡不着,但却没有困意。

    今天的风比昨日要凉一些,可以说是有些寒凉了。可黎山依旧是一件单薄的布衣短衫,鞋子也是一双用潦草所编制的,看上去十分廉价。

    黎山还是昨日的装束,只是今日黎山的发梢却是稀稀松松的。昨日的黎山看上去很普通,而今日看上去却是如同一个小乞丐一般。

    不过黎山没有在意这些,因为他感觉到有修士来到了青州城。

    对于过去几乎一无所知的黎山来说,修士的到来可以说是让黎山提起了些许兴趣。

    黎山就这么坐着等待;辰时已经过半,江水也荡起了阵阵水波,好像是在向黎山传达着什么。

    黎山抬头望去,只见一条大船缓缓行驶而来。在其下的江水被荡起波涛,不断的击打着平静的水面。

    而就在这时,一道蓝光驰过,直击黎山。黎山看着那道蓝色的光束,只是伸出了右手,以做抵御;随后只听‘嗖’的一声。一支蓝色的弓箭被黎山接了下来。

    弓箭上有着几道刻纹,而箭末则是青色,青色的箭尾羽看上去有些不凡,可是黎山却不以为然,随手掰断了这支袭击自己的弓箭。

    “怎么可能!”在黎山掰断了那支弓箭后,大船上传来几道震惊的语述;其中一个身穿淡黄色衣袍的男子则是长大了嘴巴不敢相信。

    这可是青云宗太上长老炼制的箭羽呐,就算是青云宗宗主接下来都要受到几分伤害;可是那个穿的像个乞丐的年轻人却接了下来?赵廷一张脸上挂满了震惊之色。

    “青州城乃我方平居所住之地,若来者是客,我定会欢迎;若不是,请自备十万灵石来此谢罪!”

    黎山的话语很清澈,很明显,很直接!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是传进了对方的脑子里。

    黎山说出这句话也是有着些许考量的;黎山对于自己的认知很模糊,只知道对方自己可以完全一指碾死,可是对自己的实力黎山却是没有标准的定义。

    “前辈……”赵廷知道惹到了不好惹的了,可是话还没说完自己的大船就如同不受控制了一般,直接开始倒退了起来。

    船是普通的船;船上的人都是来自青云宗的内门弟子以及核心弟子,而赵廷延则是青云宗天赋最高的天才弟子。

    在大船的另一头,一个女子则是站在那里享受着秋风的凉爽。女子看上去不大,许有二十出头的年纪。

    蓝色的衣袍穿着在身上,一双眼睛散发着一丝丝的魅力。不过身段发育却是不给面子;但是,虽然女子没有挺拔的双峰,可是面容看上去却是姿色不凡。

    此人就是青云宗宗主魏荣虎之女,魏轻烟!而先前赵廷那一击则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箭术,博得女子的倾城一笑;谁知不但没有博得佳人的笑容,还惹上了大麻烦。

    “赵延师兄,这……”

    “嗖”——“砰”

    在赵延身边的一个青云宗弟子正要开口,可是却听破空般的声音传来,直接贯穿了这名弟子的脑袋,顺着一支蓝色的箭羽钉在了船上。

    一个带着血水的脑袋,就这么被钉在了船上。青云宗众人忽然感觉一阵恶感上头,纷纷呕吐了起来。

    “走好不送!”黎山在江边轻声说道;随后便站起了身,吐出一口混浊的气息,走回了青州城内。

    青州城的百姓此时全然不知有一人在默默的守护着这青州城;没有人知道,且黎山也不想让他们知道。

    今天的来客,黎山很明显的察觉到了对方的战意。许是对方听到了什么传闻,索性来此地一观。

    那种战意黎山可以感觉得出来;十分的自信,有一种志在必得的气势,有一种十分坚定的信念包含在其中;这是一种信仰,而今天的来着就是带着他人的信仰而来;不过船上有一人却没有这种信仰。

    回到了青州城,黎山走到了一处茶馆;坐下后,身无分文的黎山给自己到了一杯清茶。小酌两口后,感觉还可以,算得上是好茶了。

    店小二进黎山进来,双目中满是崇拜之色。昨日给石像洗澡的怪人不少人都知道了,而黎山也被众多百姓认为是青州城内高高在上的武者。

    黎山没有什么要求,只是自顾自的喝茶。清茶流入喉间,润了润黎山的嗓子。

    差不多两天没有吃喝了,可是黎山却没有感觉到饥饿。倒是感觉十分的饱和;喝了杯清茶后,黎山感觉有一点渴,于是乎又喝了一杯。

    这还别说,这一喝还上瘾了还。清茶入肺,滋润过了黎山的喉间,流入了黎山的空腹之中。

    没几下,一小壶清茶就被黎山喝完了。瞧见清茶没有了,黎山也只是微微一笑,起身便离去了。

    店小二也没说什么,且不说黎山是武者。而这茶馆虽说是茶馆,可却算得上是客栈了;几样小菜还是有的,而清茶只是掌柜每日所泡,供他人免费畅饮。

    店小二先前见黎山喝完一壶,本意是想着再给黎山添上一壶的,可谁知黎山早已离去。

    离开了茶馆,黎山又走到了那个武堂;那个自己离开却只记得自己名字的地方,那个让黎山有些怀念的地方。

    虽说短短两日,可是黎山却是十分想念。这种想念黎山无法言述,可是黎山自己却就是有着这种感觉。

    走到了武堂外,黎山犹豫了;经过一阵自我之间的挣扎,黎山还是选择了步入武堂。

    步入了武堂,其中有着十几张桌椅。而黎山的目光则是看向了一处角落;那里没有人,是一个空位。可是黎山感觉的出,那里曾经有人在那里坐过。

    武堂内的学徒们见黎山进来,有的在好奇这是谁,而大部分则是感觉到了‘不可思议’一样,这个给石像洗澡的武者哥哥来武堂了!

    黎山来到了武堂;清晨十分,授课老师是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老者。

    老者看上去已年过花甲,可是身上却散发着来自武者的劲气。老者认得黎山,他认为黎山是个很强的武者。

    老者侵淫武道多年,已有了小武士的实力,在青州城也算得上是为数不多且仅次于城主的高手了。青州城内最强的武者就是城主了,有着武士的实力。

    老者叫柳越,在为数不多的授课老师当中有着极高的威望。众多学徒都喜欢他,人气甚至超过了紫依。

    黎山来到武堂后,见众人这么看着自己;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后朝着角落那个空位走去。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当中,黎山坐在了那个空位上。此举就连柳越都看呆了,不过黎山却是示意其继续授课。

    柳越授课十分的简单,十分的易懂。在武者当中,境界划分为:学徒,武徒,武者,小武士,武士,武师,大武师,武王,武皇,武尊!

    黎山听着,没有任何动作,脸上的笑容依旧;柳越所述不假,可是黎山却知道其中还有更高的境界。

    此时只听柳越继续授课,言道:“世间武者只要达到了小武士的境界,就有劲气。”

    说罢,柳越对着身旁的讲桌,深呼吸了一口气后便出掌。一道无形的劲气,直接打在了讲桌上,将其震退了些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