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孤者仙途 > 世启篇 第六章 世俗中最罕见的体质之一
    ps:这章开头没控制好,不过诸位还是凑合着看吧,改了几次都没找对感觉,这章就是没灵感……

    冷氏分割线

    黎山就这么坐在会客厅斟茶自饮;就在这时,只听一阵脚步声幽缓而来,脚步声轻快且不拘瑾,倒像是这个大宅的主人在自家庭院闲逛一般。

    不一会儿,会客厅迎来了一个妙龄女子;对于此女黎山也是颇为熟悉,这就是自己在青州城内认识的第一个人,紫依!

    “你怎么在这里?”紫依刚入会客厅,就见黎山在那自个儿喝茶,好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致使紫依有些不悦的说道。

    “怎么?这城主府还不让人进么?“黎山依旧是一副微笑脸,好像没有其他表情一般。

    “不是。只是这……你怎么进来的?”紫依问道,她依稀记得大门是关上的,莫非……?不会吧!?

    “想什么呢?”黎山回望其惊悚的表情,只是顿了顿笑道:“看来这里还有个居户呢,他是你师傅?”

    “如先生所言。”紫依干笑着回应道,此时语气与刚刚略有不同;紫依想起自己刚开始还叫黎山小哥哥就觉得自己很傻,还记得自己的师傅跟自己说过‘追寻他立定的信仰还是找寻你的过去!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你唯一的选择’。

    自师傅跟自己说过后,紫依便知道了黎山定然不是什么普通人,也许是跟师傅在一个层次的存在。

    可……可那个营养不良的身材和面庞,那可是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和自己师傅一个层次的存在呐!

    “你否认我?”黎山看着目光呆泄的紫依,语言中带着些许凌厉反问道;而紫依也回过神来,看到黎山那严肃的神情,也支支吾吾了起来。

    “你对你师傅隐瞒了很多!嗯,你难道没跟他说你与这座城之间的关系么?”黎山看着支支吾吾的紫依,轻笑着说道。

    而紫依也无法反驳其;一是对方可能和自己师傅是一个层次的存在,二是对方知道的很多……

    “你很聪明!”黎山又继续道,没有给紫依一丝说话的机会,声音此时显得有些许严肃,只闻其说道:“不过你的师傅,并不在乎你隐瞒的那些。你想回去,对吗?你想你的父亲了,对吗?你恨那个将你带到这里来的那个人,对吗?”

    三个问题问出,紫依整个人都怔住了;他什么都知道了,什么都知道了。看着黎山,紫依的言语中此时带着几分轻浮说道:“不错,我恨他,我也恨你们!为什么你们要信仰他?他有什么资格……?”

    “啪”

    没等紫依说完,只听一声清脆的响亮;紫依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在那圆润的小脸蛋上,一个巴掌印显得格外的突出!

    “说实话,三魂一体确实罕见。”黎山依旧是一副微笑脸,准备离去了,附在紫依耳旁说道:“说实话,这个丫头我挺喜欢的,不要做的太出格。”

    说罢,黎山便掠过其身,走出了会客厅;而紫依站在会客厅内,神情显得有些许迷茫。

    感觉到了左脸有些许痛感,紫依轻抚了一下,可顿时就感觉那痛感涌来;晃了晃小脑袋,紫依有看了看会客厅里那被动过的茶具,心中惊疑:刚刚发生了什么?

    离开城主府已经是巳时过半了,时间过得很快。在进入城主府那一刻,黎山就已经得到了不少收货。

    四下无事,黎山又逛到了青州城外的那条长江那里;找到了先前的位置盘坐了下去。

    深呼吸了几口,看着这纹起阵阵水波的江面;江面很宽,少说四五十丈,几乎隔断了这个小城与外界之间的交流。

    想起早些时分的大船,黎山感觉自己有些狮子大开口了。毕竟小门小派,即便是十万废灵石,也是他们许久的开销了。

    “三魂一体,世间原来还有如此玄妙的体质,能容纳两个尊位持有者,果然不凡。”黎山不禁感慨;这种体质,在世俗中绝对是顶尖的存在。

    看了看平凁无波的江面,黎山起身便离去了。许久后,黎山抱着一堆枯木便回来了,这种枯木十分干燥,好像丢到火堆里马上就能燃起。

    来到江边,黎山将怀中的枯木给放了下来。沉思了一会儿,又是离去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黎山又回来了。

    不过这次不是抱着一堆枯木柴,而是抱着一个木桩。这个木桩很大,跟黎山一边高,黎山抱过来的时候双手都衔不上。

    放下了木桩后,黎山站在了原地,沉思了一会儿又离去了;这会同样是抱了个木桩回来,黎山速度也不算快,来来回回一起抱了二十多个木桩。

    这些木桩大小都差不多,而且同样都像是经过风雨的洗礼,每个木桩看上去都是上了年纪的一般。

    忙活了小半天后,黎山抬头看了看天;仅仅是一眼而已,黎山已经知道现在差不多是申时了;早间武堂的课差不多是卯时初到巳时末,下午的话应是未时初到申时临末。

    武堂差不多快下课了;黎山所在的大江离那青州城有一段距离,差不多六七里(一里路=500米)的路程。

    江边,一堆枯木枝,还有着二十来个木桩;木桩个数恰恰二十五个,算了算那武堂也是有二十个学徒了。

    青州城有六个武堂,四个是教基础知识,并不传授武技等;青州城人不多,算上老少莫约千八百个人。

    黎山走到枯木堆旁,将它们一一堆积到了空荡无草的江岸上,轻轻打了个响指;只听‘叭’的一声,枯木堆竟是开始燃起星星撩火。

    燃烧起了野火,凉风拍打着火焰,使其摇曳不定;枯木不算多,但也不是一会儿能烧完的。

    酉时!经过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的燃烧,一堆枯木已经成了寥寥灰烬;黎山手上也不知什么时候找来的一个木桶,好像是上次给石像洗澡那一个。

    待火焰散去后,黎山站在了那堆灰烬旁。凉风从黎山身边越过,可是却没有带动一丝灰烬。

    黎山蹲下了身子,左手固定着木桶,右手便朝着那燃灰抓去。按理来说此应是抓不住的,可是黎山却是一抓一大把的抓在了手上,随后又丢到了木桶里。

    木桶和黎山的腰差不多粗,大概也高到了黎山的膝盖处;经过了好一会儿抓取,木桶满了,可是燃灰却还有十之一二。

    黎山的手有些脏,蹲到了江岸边洗了洗,只是身躯随意一摆,手上的水渍则已被蒸干。

    木桶放在那堆燃灰旁,黎山又去摆弄着那二十来个木桩。二十来个木桩,经过一阵子起落,渐渐的围成了一个圆形。

    每个木桩上都被凿了一个小洞,如果心细的话可以发现,每个木桩都是互相交错在它们的余角,每个凿着的小洞都没有对在那个小木桩上。

    摆放完了之后,黎山又去提木桶了。木桶提了过来,黎山手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木棍,倒不如说是枯枝。

    黎山动作很细,先是慢慢抱着木桶,围绕着一堆木桩开始撒灰。整体来说很大的一个圆,黎山就这么一点点的将燃灰围着整个木桩群撒了下来。

    倒不如说是抖下来的;时间过得很快,黎山没有注意时间,只是当两个点接起来时,天边已经粘上了红霞。

    忙活了许久,黎山没有流下一点儿汗。还有一堆燃灰,黎山并不需要;而此时,风儿再次拂过,那堆尘灰也伴随着风儿离去了,没有留下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