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神器很牛 > 正文卷 第十八章,公子有请
    张静静真搞不懂这唐天到底要干嘛?老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见唐天不说,她也懒得问了。

    唐天与张静静继续逛街,直到晚上,他两还在街上逛,一直从镇头逛到镇尾,还好这镇不大,不然唐天可不跟她玩。

    这时的张静静竟然不觉得累,还精力充沛,丝毫不见疲惫,让唐天好生无语。

    这是来追寻线索的吗?怎么还逛上了?

    虽然唐天很无奈,但看着张静静如此开心,还是陪着她。

    只是不知道送钱的人能不能找到他,如果找不到他的话,没钱怎么住,难道要睡大街上?

    要是睡大街的话,他才懒得干,况且怎么能让一位女子陪着他睡大街上呢!

    “哇哦!唐天快看,好好看。”

    张静静指着灯火,在一堆人群中喊到。

    前面是一个表演杂技团,他们在那表演着杂技。

    对于这些东西,只有凡人喜欢看,像他们这些修炼之人,对于那些东西,丝毫不敢兴趣,都是些小把戏。

    这时,一位中年人气喘兮兮的跑到唐天面前,开口说到:

    “终于找到你了,累死我了。”

    这位中年人正是在客栈报信的那位,那名年轻男子的随从,此时已经累到不行了,看见唐天,内心非常的兴奋,感觉就像见到几年未见的老朋友。

    “怎么是你?”唐天故意说到。

    其实他早就知道那位年轻男子会派人来找他,那是必须的。

    唐天也猜得不错,那家伙果然找不到劫匪,现在寻求唐天帮忙来了。

    因为唐天既然知道会有人来找他,那么定然知道出了什么事,那么肯定也知道那劫匪的来路。

    “对,我叫李平,我家公子有请。”李平说到。

    “请?你家公子不会是找仇来吧?”唐天说道。

    唐天现在害怕的是,那位年轻人设套,想引他过去,然后抓住唐天,逼问他如何知道劫匪把他货给劫了,那就惨了。

    不过唐天却也不怕,反正那位年轻人也不会下杀手,到时候告诉他劫匪的去路不就行了,只不过,还收点情报费。

    “不不不,小友误会,我家公子不会那么小气的,说今天那顿饭算是他请你们吃的了。”

    李平怕唐天误会,急忙着说到。

    “哦~那好吧!既然你家公子有请,那就走一趟。”唐天笑着说到。

    李平见此笑了笑,但心里却非常惊讶,看着唐天小小年纪,怎么说起话来丝毫没有小孩子语气,到是挺像个大人,这让李平感到非常吃惊。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成熟的么?”李平心里想到。

    “请~”李平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虽然李平不愿对一个小孩这么恭敬,但他少爷非常看重,那么他猜想这小孩肯定非同一般,不可得罪。

    而后唐天便从一群人里,找出了张静静,硬拉着她出来。

    张静静见唐天硬拉她出来,心里不满,正好看到精彩时刻,竟然将她拉了出来。

    “唐天你干嘛,我还没有看完呢!”张静静不满的说到。

    “走了,不然没地方睡了。”唐天说到。

    “睡觉?”

    此时张静静才注意到,现在天色不晚了,不过又疑惑,这没钱去哪睡。

    “我们没钱。”

    “就是没钱,所以现在去找钱。”

    “去哪找?”

    “跟着前面那人。”

    唐天指着李平说到,张静静一看,吓了一跳,跟着这家伙走,岂不是去送死么?

    下午坑了别人家少爷一把,现在人家找来了,你却还要自动跟着去,是不是傻?

    “你确定跟着他?”

    张静静疑惑指着李平说到,心里还有点害怕。

    看你今天还坑别人不,现在别人找上门来了,绝对没有好结果,要死那位将我们暴打一顿怎么办?

    唐天知道张静静顾忌什么,开口笑着说到:

    “别怕,人家都说请我们去了,我们不能不给人家面子是不?”

    张静静听此,看唐天就像看傻子一样,别人说请就是请么?难道就不怕别人故意的,叫你自投罗网?

    “两位放心,我家公子绝无恶意,我在此保证。”

    李平见张静静还有疑虑,便上前说到。

    “你看,人家都这样了,走走走。”唐天拉着张静静就跟着李平去了。

    张静静无奈,只好跟着去了,且信唐天一把,现在不去也没有办法了,她独自一人是不行的。

    接着李平便带着唐天来到了今天下午他们吃饭的客栈,走上了二楼,来到了一箱房间。

    “公子,人已经请来了。”李平在门外喊到。

    随后房间便传来冷漠的声音:“请他们进来。”

    李平便推开门,带着唐天与张静静走了进去。

    房间正坐着那位17岁年轻男子,此时一脸惆怅,像是有什么重大心事一样。

    “请坐,喝茶。”

    江鸿淡淡的说到,而后示意李平将门关掉,并将门口堵住,怕唐天他们逃走,唐天见此,默默的笑了笑,丝毫不在意。

    “这位公子叫我们来,不是就为请我们喝茶吧?”唐天喝一口查开口说到。

    “当然不是,请你们来是想问你几件事。”

    “哦~请问公子何事,看你请我们吃一顿饭的面子上,我知道的可以告诉你。”唐天说道。

    一听见唐天说请他吃一顿饭,心里微微来气。

    这也叫请?分明是你直接坐下就动手开吃了,我都没说请吧?害我到现在都还没吃饭,现在饿得要死,不过现在也没胃口吃饭了,只要货一天找不到,他就一天没好日子过。

    那批货可是非常重要,而且还是他爹首要在意的货,特派他来监督看管。

    可没想到,只是休息吃下饭,连一名护卫都懒得带在身边,都派去守货去了,结果却被劫了。

    守货的护卫损失惨重,还失去了他几位得力助手,他的心可是非常伤心。

    他想这次劫匪非同一般,上百护卫都守不住,看来这货难以寻回,但他爹已经知道此事,命他三日内找到劫货匪徒,不然他可能就要完蛋了。

    正当不知怎么办时,他才突然想唐天,既然他都知道他立刻会离开,必定知道货被劫了,可是他怎么知道的,江鸿就不知道了。

    所以来问问唐天,甚至有些怀疑,唐天就是劫匪的同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