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古长痕 > 正文卷 04还珠报恩
    七转八拐,苏天来到了一处幽深小巷,推开了最里那户人家的大门。

    入眼正是一处青砖小院,院子北角有一棵大柳树,树下摆着石桌石凳。此时一个穿着短袖大裤衩的白胡子老头正右手扇着扇子,在凳上避暑,脚边卧着一只土黄色的小奶狗,看见苏天便肉嘟嘟的“滚”了过来。那老头满头银发,面色红润,“苏小子来啦!”起身招呼声音也中气十足。但苏天还未开口,身后的推酒小厮却笑了起来。原来那老爷子打扮奇异,腰间似系着条草皮裙一般,细一看却不是草丝而是一条条被串起来的黄色符纸。刚刚坐着不甚明显,如今走起路来哗哗啦啦,像被风吹散的裙子。

    “哈哈,老人家,你到底是冷是热啊?”知道笑客人不对,小厮开起了玩笑。“小哥莫开玩笑,我这符纸都是去病救人保安驱邪的神物,贵重得很必须随身携带,不过相见便是缘,小哥要是心诚老夫未尝不可十文一张赐予小哥。”老人捋须说道。“第二张半价哦。”等了半天没有回应,老人又加了一句。“崔大爷,别闹了行么!那只草牛和桃猪呢?”举起毛茸茸的小黄,苏天问道。

    “谁叫的草牛?爷爷做的饭你们吃饱了是么?”一个男孩端着杯茶出来了。那男孩也就七、八岁。长的瘦小平常,一双大眼睛却尤其漂亮,双眼皮长睫毛,看着又深又亮。但不知为何大热天这孩子要顶着个大帽子,说帽子大是因为这帽子像一个酒坛子,没错,在小厮眼里就像个倒扣的酒坛,戴的口小,帽面大。扣在那个小脑袋上,远看就是一个大蘑菇。

    “谁教你爱吃草,还老让别人叫你牛孙子的!”苏天调侃到。“是牛爷爷!没规矩。”男孩白了苏天一眼,放下茶杯坐在了石桌旁。

    “小天你这后面放的是酒么!”说着崔大爷擦了擦嘴凑了上去,果然还是那个崔常酒。“崔大爷,这个现在不能喝,明天我哥结婚用的,等明天你来我家喝吧。”崔常酒是苏天的恩人,那时还是苏天出门在外的第一个冬季。打算过个肥年的苏天第一次行骗失败了,被人打个半死扔在大街上,屋漏偏逢连夜雨,那天还下着小雪。冷风彻骨,病体残躯,那是要多惨有多惨。就在苏天想咽了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催老头一行三人出现了,催老头蹲下给苏天把了把脉。说了句“有救,抗走。”身后的黑衣小妹把背箱甩到旁边小孩脸上,撸起袖子上来就是一个倒放过肩摔,当抡了个半圆的苏天撞在黑衣妹背上的时候,他明显听到自己被抓住的那边胳膊传来清脆的脱臼声。“玛德”说完苏天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后面的故事就简单了,老爷子开药,小孩熬药,少女敷药。在后来苏天知道了那个每天穿着符纸裙的老爷子叫崔常酒,人如起名爱喝酒。那个把他抡晕的、敷药跟要把他拆了一样的怪力女叫陶桃,爱好是吃,可能也是病,因为苏天经常看到她吃随身携带的小药丸,一把一把的吃。即使那样她的暴食症还是很厉害,一天不停吃大馒头的那种。至于那个头顶这一片“云”的小孩,叫牛波,他做的饭很好吃,可他自己从来不吃,他总是给自己做一份绿粥,就是那种草啊绿色蔬菜啊混到一起的。大勺子挖着吃,至于牛波的爱好,就是这小崽子特喜欢让别人叫他牛爷爷,真是奇怪!哦对了,还有小黄,这只可爱的小狗可能算是院子里唯一正常的了。毛绒绒的,是苏天卧病在床时的玩伴。与苏天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崔大爷,你是不是克扣小黄口粮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没长啊?”救苏天那会是小不点,现在还是小不点,苏天把小黄举起来左右看看。“就这品种。”崔常酒说完举起茶杯一饮而尽,见了酒嗓子就干。“对了,这个给你。”苏天把怀里的木珠递向崔常酒。这木珠没甚出奇,就是一个拳头大小暗红珠子,上面有一道浅浅的凹痕,应该是被利器划的。

    刚刚还馋酒的崔常酒瞬间就愣住了。眼睛直直盯这木珠,仿佛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