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古长痕 > 正文卷 05归家参宴
    本想缘分已尽,未料因果再续。旧物在手,佳人何从?摸着冰凉的木珠,崔常酒心如波涛陷入往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崔大爷喜欢,我就弄来了,就当小子报恩了。”苏天不知道这珠子与崔爷的渊源。他只知道在他帮崔常酒卖符纸的时候,每每路过那条街,崔常酒总是要盯着那狮嘴里的珠子半天。当他与崔常酒在月下石桌上喝醉时,朦胧间也总是看着崔常酒踉跄着出门。他知道,崔常酒又去看那珠子了。

    苏天是不是骗子都不影响他知恩图报的性格,他经常来这个小院,每次来都带很多东西。也就这次急着回家没买东西。以往都是买的美酒给崔大爷,那一把糖葫芦是给桃妹的,青果子是给牛波的,还有一块带骨肉是给小黄的。但这还远远不够,报恩就要报到问心无愧。苏天不知道牛波桃妹在意什么,但他清楚崔常酒在意什么,知道了就不能假装不知道。木珠苏天必须弄到手,但单买珠子会引起商家疑心,就算不值钱也是一身麻烦。偷的话酒楼门口人来人往,夜不闭灯的没法偷。于是苏天想了这么个办法,正好赶上大哥结婚买酒顺手要回木珠子。

    “崔爷,你还好么?”崔常酒拿着珠子出了神,也不作答,“别问了,这样得好一阵子呢”,牛波拿起那杯茶吃了起来。“多少钱弄得?”牛波边吃边问。“16片银叶子”苏厚脸刚说完,身后的小厮脸都红了。牛波也把茶叶喷了出来,“你要脸嘛,那酒哪来的!”牛波瞪大眼睛问苏天,苏天也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买珠子送的。”

    “唉对了桃妹呢?”苏天左右看了看,“去柳城给人看病去了”牛波继续吃着茶,从柳城往东水村赶坐牛车要三天,坐马车也要一天,看来桃妹是赶不上酒席喽。“笨猪看个感冒都费劲,还进城给别人看病,乱跑什么。”苏天埋怨,他也就敢在陶桃不在的时候这么说。“你放心,说吃她绝对会去。”牛波不屑的说。就是今天下午坐马车回来也到明日中午了。且不说夜路危险,这也没法通知她啊。苏天并未把这话放在心上。“行了,该送的我也送了,该给的我也给了,我走了。”随后苏天把家里地址告诉牛波,看着沉思的崔爷,苏天到底还是叹气的放下一壶清酒。“明天中午到也可以,一定要去啊!”怕崔常酒宿醉早起不来,苏天走到门口又叮嘱了一句。

    在牛波和小黄的目送下,苏天踏上了回家之路,虽说离上次回家不到俩月,但苏天还是耐不住乡愁啊。苏天正是在崔常酒被救的那天才明白了家的意义,在冰凉的大街上躺着,苏天比任何时候都想念烛光下母亲的怀抱和父亲的守护。

    后来在小院养伤,苏天并不知道崔常酒和牛波陶桃的关系,牛波管崔大爷叫“你,他”,陶桃管催大爷叫“老头”。看似没有血缘关系,但牛波总是在陶桃快吃完馒头的前一天提前蒸好新的馒头。陶桃在外闲逛时看见绿色的植物就想往家里采。陶桃还会给崔常酒按摩。牛波也会端茶送水的照顾催老头,小黄也会在崔老头喝酒伤怀的时候依偎在怀中安慰主人。至于老崔,他好像没什么贡献,但他看着陶桃牛波和小黄的眼神却很温柔,每次看见崔老头背着手教牛波陶桃画符时,苏天心中总会浮现出一个词——“父亲”。

    那年冬天在崔常酒的高明医术下,苏天的伤半个月就好的差不多了。伤好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过年。也就是那次之后,苏天出来每三个月总要回一趟家。

    现在,他又要回那个温暖的小院了。那里有经常训斥他的父亲,慈祥的母亲,还有憨厚的大哥,以后还会有个贤惠的嫂子。想象这明天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热闹场面,苏天不由笑了起来,也不管后面小厮跟不跟的上,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苏天不知道,他人生的转折就在明天,他将会踏上一条他想都没想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