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古长痕 > 正文卷 08鉴心求徒
    月光似水,夏夜的风轻轻吹拂着,白日燥热的空气也变得轻灵起来,像今天喝的清酒一样清冽。

    “苏天,你真是个怪人!”崔常酒似说醉话一般。“怪?是我长得太帅了还是太聪明了?”苏天笑嘻嘻的说。不过崔常酒并没有笑,正色道“你爱财乐盗,却知恩图报。喜浮萍漂泊,却总思家怀乡。常骗人耍诈,却仍心存纯善。你似那太极阴阳图,旋转起来让人明知只有黑白两色,却仍看不透看不清。苏天,你到底想要什么?”看着认真的崔老道,苏天也不在嬉皮笑脸。

    “六岁那年,家里的老牛死了!辛劳了一辈子最后肉还让人分食。我为此痛苦了好久,终于明白了。牛的世界太小了,只有牛棚和田野,所以是我认为它不幸的,并不是它真的不幸。那天我决定让我的世界变大,我不想做那头老牛,让世界比我大的人可怜我。我要做遨游世界的鸟。”苏天慢慢道来。

    “遨游世界就要钱,于是十岁那年我时常跑到村口张铁匠那去,因为当铁匠可以赚很多钱,所以不管铁匠铺有多热,我总会在一边认真看张铁匠打铁,帮他搬材料。张铁匠终于答应让我当学徒了,在那个秋初,我背着被子跟着铁匠奔走各村,给人打磨农具,很快学会了磨镰和小锤。两个月后我们回村,张铁匠说因为我的帮忙早回家了半月,回去就收我做徒弟。到了村口天色以黑,铁匠摸黑从木箱里抓出一把铜钱塞在我手里。就转身进屋了。我还没走几步就听到铁匠屋传来争吵,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拿着衣服飞快的跑了,屋子里传来铁匠和老婆的吵闹,过了一会铁匠出来了,屋内的女人仍旧在吵,铁匠抱着头痛苦的蜷缩在门口,身上仍旧背着工具包和那箱钱。那个女人,凭什么,她凭什么欺负铁匠,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的世界那么小,为什么可以欺负铁匠?我这么想着,手上的钱撒了一地,我也没捡,也不顾铁匠喊我的声音,转头走了。听到铁匠在后面喊田娃,你也瞧不起我!我不当天上的鸟了,我要去读书。”

    “十岁那年我开始读书,村里没有学堂我就去邻镇读,一读便是四载,在那我明白了很多道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清莲出淤泥而不染,清莲的伟大之处在于她虽为纯洁之物,却能生长于污秽的环境。这就好比一把刀,在圣人手上是宰猪待客的工具,在恶人手上是杀人越货的凶器。正好那年我十二岁,可以入户登名,父亲给我起名苏田,我却擅自叫笔官改成苏天。我要做天,因为天不分好坏,天只管包容。这世界万物都各有各的烦恼,只有天没烦恼,因为天之大,包容万物。我虽骗人却不触底线,做到问心无愧,我要走遍天下,去看遍不论是美是丑的地方,接触不论是好是坏的人,用无愧的心,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天!”

    “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崔常酒被震撼到了,这是从一个十六岁凡人口中说的话,这些年什么狗屁圣子皇孙的崔常酒见多了,争气的也就说个天下无敌啥的,如今面前这个凡俗国度的孩子居然说要造自己的天。

    “哈哈哈哈哈!”崔常酒狂笑一阵,声音在寂静的夜飘荡。“苏天,你可愿拜老夫为师,你虽体质不好,但我亦有办法帮你脱胎换骨,然后我会把一生所学传授给你。到时天下无你不可游之处,世间无你不可战之人!怎么样?”崔常酒此时怀着希冀的眼光看着苏天,身上的道袍无风自动,符纸也跟着飘动。整个人看上去好像高大了一些。月光一照似神仙一般。

    这么一搞把苏天蒙住了,老崔喝多了吧?这入戏也太深了,讲了一天故事脑子讲傻了?“多谢崔道长美意,但我已经说了,想要靠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如果拜师的话会受师傅的观念影响,也就不能做纯粹的自己了。所以我并不打算拜任何人为师。”好,看到苏天拒绝,崔常酒更喜欢这个孩子了。“你可想清楚,今晚我们就要走了,这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崔常酒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我确定不拜……走?崔大爷,你们要去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