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三章:小小的佣兵团
    作为一个佣兵,应行云对于金钱有深刻执着。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就是希望一个赚钱无穷的多然后永远活的潇洒,除此之外一切和他又有什么关系?无论是在哪里,就算是以前待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佣兵团的时候,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的。就是一个钱字!

    “佣金佣兵公会收取百分之二十,同时百分之三十交给你所在的佣兵团,剩余百分之五十在这里,请收好!另外恭喜您即将成为d级佣兵,您的任务点数早在前几次任务之中就已经凑够了,只要您成为了中级战士或者中级魔法师就可以在任何一个佣兵工会进行升级。”

    铁栅栏后面的佣兵公会女办事员先是从应行云那里拿走了一半的金币,又把那本红色的佣兵日记上沾了墨水刷刷写上几笔谁也认不出来的字。他是e级佣兵,但是佣兵团却是d级,升级之路漫漫无期。但是金币却很近,一个金币等于二十枚银币,应行云拿着十二个闪亮的帝国九成金的金币,外带十枚成色也不错的银币心中难免有一些波动。这黑心的佣兵公会收取巨额手续费,再加上上交佣兵团居然直接扣掉了一半?锁子甲已经脱了下来,连衣服都没换也是找了老半天才找到这个地方。在桌子面前抓耳挠腮,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收下金币银币。

    “现在飞石佣兵团的人在哪里?他们也完成了任务吗?有没有法师受伤?”

    后面还有佣兵在等着在这里交接佣兵任务,应行云急切的询问他自己的佣兵团的事情,一路上只听得见一大群人面如死灰,这一次战争佣兵团都遭到了很大的打击。西方的援军到来之前其实只有这群佣兵还在进行有效的抵抗,自然死伤也是相当的惨重。

    “飞石佣兵团,好的我查查!”

    棕色头发的女办事员点点头翻开了一旁厚重的登记册,每一个佣兵团的损失情况他们都会记录下来,这是佣兵公会最基本的职责。

    “查到了,损失很惨重,地行龙死掉两头,团长以下全部重创,目前为止没有人员损失,一个小法师,哦,就是你,报到的比较迟,还有一个中级法师在法师塔那里进行防卫没有遇上敌人。还好,没有死人,不过损失两头地行龙也已经很夸张了。”

    抬起头快速说完大致的情况,应行云微微松了一口气,中级法师就是诺羽,她既然在法师塔那里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才对。后面的人都急着办事,应行云大致又了解了飞石佣兵团在哪里集结之后就离开这个地方。

    飞石佣兵团是d级佣兵团就算是在公会总会也会有一个不大的房间作为临时的聚集地,c级佣兵团与b级佣兵团也不过是如此,b级、c级、d级属于中级佣兵团,d级以下就属于初级佣兵团只能在大厅留着,a级和s级佣兵团则属于最顶级的佣兵团,在佣兵工会必须留有永久的办事处协助佣兵工会运转,自然待遇也是最好的,目前只有三只s级佣兵团,分别是旅人佣兵团、玄青佣兵团以及很神秘的寻龙团。这三个佣兵团创建时间都超过了百年,这么久的时光之中。旅人佣兵团一直保持着很小的的规模,但成员全部都是s级的佣兵,寻龙团则神龙见首不见尾,唯有玄青佣兵团一直存在着,并且实力雄厚。提供了佣兵公会运转所需要的大部分经费,其团长更是传闻之中的剑圣萨穆罗,就算是霜叶帝国也是礼遇有加。

    “你小子到底不会出事,快点过来吧!”

    浑身一股汗臭味,灰色的毛发长满了全身,锋利的獠牙长了一嘴,那突出来宽大狼嘴是所有少女春梦之中最大的梦魇,这是狼人外号长毛,飞石佣兵团之中的中级战士。就站在外面走动懒得进去,他的坏习惯就是在房间里面待不住。扑过来一把抓住应行云的肩膀,哈哈大笑着要往里面走。

    “你没事吗?不是说你要离开这里吗?圣托礼斯奈特,祖上还出过圣人!”

    应行云和这个狼人一般高,但是这狼人体型却要精干上一些,行动快速的狼人基本上都是最好的刺客与斥候,头上一弯刘海,这狼人除了拉应行云一起去窑子享受享受以外就只有和应行云扯些有的没的。

    “圣人又不能吃,离开这里我到哪里去挣钱,没钱哪里都不要你!算了,快点进去,我们稍微在这个地方休息一段日子,好好的痛快痛快!”

    大笑着推开房门,应行云和这个身上有异味的狼人一起往里面走,狼人大多有严重的狐臭,这一点颇让人感到诟病。几步路往前走,虽然惨战之后这个地方总是有一点压抑,但是过几天国王要在这个地方进行一场盛大的阅兵,帝都地龙骑兵营在这里行进,用以安抚民心。这些佣兵在这个地方不准随意的走动,不携带武器可以在帝都的平民区活动。

    他们也正是如此才想在这最繁华的地方游玩,都市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地方,也是最大的销金窟。但是无论是谁都意想不到这个世界即将到来的动乱。

    “这间房?”

    看着木门推门之前问了一句这个狼人,狼人点点头,应行云推门而入,是那个人,那个笑容款款的人。

    “你来了?怎么样没事吧?一个人去那种地方。啊,圣托里斯奈特,你好啊!”

    黑色的长发拖在背部,她洁白牙齿在美丽的脸庞之中看的见一点虎牙,一身合适的蓝色法师长袍正好衬托出妙曼的身材,年龄也怎么也不过十六岁而就已经是中级法师,这只可能是有了师承的结果。先是对着应行云皱着眉头担心的问道,又对着在应行云身后的大嘴狼人笑了,敏捷的中级战士在这么近的距离想要击败一个中级法师可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

    房间还算是可以,虽然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但是那几乎是刚刚好,一张圆桌周围有着四五个空空如也的椅子。应行云提着从东八师那里拿过来的长剑,有些无所适从:“我没什么事,一点危险也没有碰上,还有谢谢你的锁子甲,它帮了大忙。”

    急急忙忙把放在背包里面的锁子甲拿了出来,上面不知道谁的鲜血凝固在上面化作黑色的污垢一道道利刃砍出的破口狰狞的从中整齐断开,这是法师团被袭击的时候应行云连中几刀的结果,锁子甲也是诺羽借给他的。

    “你好像吃了不少的苦,这个我是送给你,你不用还,你别让哥哥看见了。”

    走过去抚摸了几次锁子甲,借出去的时候可是一点破损都没有现在坏成了这个样子还想着要还回来吗?诺羽仰起头看着不怎么说话的应行云,似乎还打算说些什么。

    “什么话不能和我说啊!妹妹,你又要乱来了吗?”

    门被推开,一个精神的青年快速的走了过来,蓝色的盔甲以及一把一人高的巨剑,胸口上正是一枚象征着高阶战士的三剑勋章,同时年龄不超过三十岁,谁能预料这个人以后的前途到底有多么的远大,而现在他也是一个d级佣兵团的团长,手下管理着四个中级战士以及一个中级法师,当然美中不足的是还加入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初级法师。

    “啊,哥哥!我做些什么为什么要你管!一天到晚就连陪我的时间都没有了吗?”

    一跺脚,这个少女就扑进了哥哥的怀里,这个人就是团长诺风是诺羽的亲哥哥,两个人共同维持着飞石佣兵团,算上团长也只不过只有七个人罢了,这是一个很小但却很有竞争力的佣兵团,这里面还有三个地行龙骑士还在养伤。这样的佣兵团完全可以承接大部分治安的任务,任何土匪强盗面对这样的阵容都要胆寒。

    “哈哈,野狼还有应行云,你们都在,应行云你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法师团被埋伏了,你能活着回来就算是大功一件。这个你收好!”

    身后的巨剑应行云正估计挥舞起来之后会带来怎样的杀伤力,每一次见到这个人都感觉压力倍增,诺风说话很大方,拿出七枚金币,银币都是小钱不算数,诺风把这钱居然又退给应行云了,他一直以来就只有一把短刃防身,本人既是初级法师也是初级战士这才是他能在突袭中活下来的真正原因。

    不客气的收回来这些金币,这一次应行云大难不死,倒是真有了一点后福。当然这种东西他真的不想再来一遍,宁愿老老实实的活着。一切都是虚妄,只有实力才是真实的。

    “哥哥,他们找你去谈什么的?”

    稍微坐定,这几个人在桌上相互看了看彼此,都已经熟悉了根本无话可说,只有诺羽好奇地问了一个问题。

    “他们?只是在那里装腔作势,这一段时间如果出去不要带着武器,帝都暂时不放任何人离开这里。我们可以在这里多休息一段时间。损失的两只地行龙也要重新购买,当然伟大的皇帝陛下是报销这笔损失的,我们看着点别被那些官僚动手脚就行了。”

    放下巨剑,诺风反而开始纠结这次死掉的两条地行龙,这算是目前最大的损失,那几个受伤的骑士反而没有提及,多半伤的不是很重。他们才是这个佣兵团真正的主力,这个佣兵团的核心力量。

    “好的,最好还是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这里终究是个是非之地。”

    沉默的应行云一直觉得这里是个是非之地,只是自己小声说出了这句话在这个寂静的地方这句话反而让所有人都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