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十七章:交出那枚戒指
    古怪的花纹就像是某种花朵一样,红色鲜花的绣满锦衣,大约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曾随他们一起煊赫一时。而这三个僵尸的头颅之上,昏黄的目光里面似乎藏有无尽时光的苦痛。

    “我还没有死,是的······”

    那个被应行云一剑挑飞的僵尸,胸口已经被划开,露出里面干瘪的心脏,喃喃的念了一句,应行云急急忙忙起身,握住长弓,心下凄然,他就算是出去恐怕也不是那么好过的。自己也算是一时大意,惹上这种无妄之灾。

    这是一个光头,断断续续的念叨着一些奇怪的话语,但是出乎意料的没有反击,应行云如蒙大赦,慌忙逃走,青石大道太长了,还没有走出多远。后面就传出了怒吼。

    “你们谁也不能离开这里!”

    随着黑暗系魔法元素的涌动,这里所有的亡灵都陷入了狂暴,原先的那四个巨大的蜥蜴拖着长长的尾巴,口中不断流淌着黄色的脓液,飞一样的往这里跑过来,隐约看得见,它们的背后还有一对小翅膀还在扇动。

    另一个留着辫子的亡灵大魔法师,低声的吟唱古老而又无法理解的咒文,巨量的魔法元素涌动使得诡异的红色的长袍翻滚不止。纵然感知不到,诺风却也明白大势已去,虚晃一枪之后快速逃亡,只有应行云和他们不是在一个方向上,是的,他在往更深处走。那两个佣兵武士深深地看了一眼,始终没有胆子追过去。

    “那是什么?”

    一声不知名的惊呼,应行云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在一个亡灵系大魔法师吟唱完毕的时候,大地之上裂开数道巨大的口子,尘埃之中,三只纯黑色的马载着骑士手持黑色的长枪,原先的骨兵纷纷避让。马蹄当场就踢碎了几个不开眼的骨兵,在平坦的青石道路上飞速前进。

    “嘿,这小子惹了什么事!我们要不要帮他摆平了?”

    长毛跑得飞快,追上诺风以后故意大声地说道,这句话也是有意让那两个人听见。奔跑之中,那二人神色一动,接连开口说道。

    “我们是宰相府的人,杀了我们还会有其他人过来,只要那个佣兵还没有死的话!”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只要你们不妨碍我们!”

    没人想在这里被一个准剑师盯上,而他们也相信如日中天的宰相府一定可以压的住这些地头蛇,诺风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你们最好忘掉这件事情,如果你们再出手,我一定会动手杀了你们的,我保证说到做到!”

    作为佣兵团的团长,保护团内人员是他的职责,但和如今鼎盛的宰相府相对抗相比的话,应行云一个加入时间不长的人则显得没有那么大的价值,口头威胁一句已经是极限了。

    “哼,你们是想和宰相府对抗?帝国柱石,就算是腓特烈大帝也让宰相三分。”

    当中那个被削掉部分头皮的人,似乎还有一点气不过,但是这样的话实在算不上什么威胁。在这里可没有宰相府的人,他们也不过是两个打手罢了。

    “交出你的戒指!”

    又是一声低低的呼唤,应行云还没有跑出去多远,回头一下子发现,那个被他一剑斩开胸膛的大魔法师居然已经贴在他的后背上,手中已经没有了刀剑,拿出长弓敲在这家伙的光脑壳上,然而毫无用处。他的身体格外的坚硬,始终紧紧地贴在他的后背上。

    “快点走,他们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诺风不知道感觉到了什么,面对三个飞速赶来的黑色骑士,诺风第一次如此的惊慌失措,很快宰相府的打手就被这三个骑士追上,长枪一动,三杆长枪没入胸膛,怒目圆瞪,鲜血飞溅,另一个人眼见同伴必死无疑,把治疗用的光系卷轴撕开放到了自己身上。

    “你这个混账!”

    残存的最后一点声音在怒骂,这个人被三个长枪贯穿胸膛受伤惨重就此没了声息。而另外一个人圣光的庇佑之下,三个黑暗骑士退让片刻,也让此人逃脱。

    摘下被杀武士的脑袋系在腰间,三名骑士看着渐渐跑远了的诺风与长毛,各自点了点头,一个快马往回赶,另外两个继续追击。

    “你的戒指,是我的了!”

    阴沉的笑容挥之不去,那个魔法师黏在应行云的背后,枯瘦的手摘下应行云手中的戒指。应行云完全没空理会身后的这个魔法师,是的,那个飞速赶过来的骑士也让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他明白只要被追上了,自己也是必死,一个戒指丢了就丢了。不管它有什么秘密,现在只要能保住小命,他什么都愿意做。

    魔法师得到了戒指,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格外和煦的笑容,如果应行云发现了可能会大叫活见鬼,但是这温暖的笑容也仅仅是一闪而逝。落了下来,手中把玩着这一个戒指,很快再度脸色大变。

    “这不对,你们快把他抓回来!”

    应行云还没有跑出多远,身后就传来尖锐刺耳的尖叫声,这个光头的法师抓住一个骨兵,切下来脑袋放在一根长长的白骨上,头颅瞬间破碎,只留下骨兵的火焰还在燃烧。火焰摇动之中,原先被诺风击杀的那个长袍魔法师居然被火光照耀,复苏!而他自己胸口的伤口也肉眼可见的开始弥合忙着留下一道在褶皱之中几乎无法看得清楚的疤痕。那三个魔法师走到他的身前,隐隐约约以他马首是瞻。

    快马一闪而逝,那个黑暗骑士直直的朝应行云冲过去,腰间悬挂着的脑袋眼睛都还没有闭上,这里太过开阔最大限度的发挥了骑士的优势,应行云明白自己逃不出很远就会被追上。不时扭头放出几只箭,虽然命中了也没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多少拖慢了这个家伙的行动速度。

    “这样下去可就死定了!”

    心里暗暗想到,但是实在毫无办法,这里的道路太宽阔,机动性强的骑兵实在是无法对抗,而他已经连一把剑都没有了。几次跳跃爬上了一段已经崩塌了的城墙,整个城墙上刻满了许许多多的魔法咒文,似乎久远以前为了强大的敌人准备的对抗魔法的城墙,但此刻大半已经崩塌,应行云手持长弓只希望能够吓退这个死灵骑士。

    转瞬之间,黑色的骑士已经来到了应行云面前,看得见了一把漆黑的长枪,全身甲完完整整的覆盖了骑士的身体,一身铠甲严丝合缝毫无半点破绽,除非战锤或者大斧否则一般的武器恐怕无法造成任何一点伤害。而战马则只有一双燃烧着蓝色火焰的眼睛露在外面,除此之外,披上了几层扎甲。拉住缰绳似乎正在犹豫,确定应行云在什么位置,应行云背靠箭垛就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太大声音。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但是这段城墙上的魔法或许是他最意外的帮手。

    时间一点点过去,那个黑色的骑士居然还是发现不了应行云的位置,应行云手握长弓一边想着怎么射中马的眼睛,一边向这个世界的几个神明祈祷庇佑。虽然他以前一点也不信,不过此刻病急乱投医。

    一点点响动传来,应行云偷看一眼,原来是那个拿走了他的戒指的光头僵尸来了,他的座下就是一个快要不比城墙矮小的黑色蜥蜴。

    “是的,是的!在······不要,啊,不要!”

    断断续续的发出声音,应行云听得心中一颤,但是很奇怪,浑身都是冷汗,头发已经一缕缕的黏在了一起,回头一看,那个坐在蜥蜴上的魔法师捂着脑袋在大叫,几乎是在嘶吼,他身边的死灵骑士浑身冒起了黑色的烟雾,模模糊糊就要消失。再抬头一看,那些魔法精灵就要苏醒,这么久到白天。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下子没事,应行云把手中的弓箭微微一松,尖锐的箭的前端轻轻地敲在这段破损的城墙之上,似乎是城墙上留有部分对抗附魔箭矢的魔法,只是这么轻轻的敲了一下,这一段城墙顿时发出明亮的光辉,紧接着整端城墙的魔法咒文都明亮起来,只是这么一瞬间而已。

    “应该没有发现!”

    趴在城墙上,应行云心中如此想到,但是下一个瞬间,他看见黑色蜥蜴的大眼睛正在这块箭垛之后盯着他,那一双巨大的眼睛之中居然没有瞳孔,眼睛昏黄有如泥浆。单手直接把利箭刺了进去,一道道,黄色的脓液溅了他一身,这个蜥蜴痛声大叫,发狂直接撞在城墙之上,城墙发出一声闷响,数道缝隙破碎,整段墙体快速就开始崩塌,应行云摇摇晃晃之间,就连自己的稳定都无法保持。

    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那个浑身黑雾的骑士,一瞬间就冲过来,应行云被一枪扫中胸膛,当场昏了过去。而之后那个魔法师则继续怪叫着,带着应行云消失在这个地下墓穴的更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