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十九章:过往的故事(一)
    “无论你们怎么说,我们今天肯定到不了,快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如果真的有的话,休息吧!”

    虽然说是带路,但是还没有走出多远,这里的光明再次重归于无,在冥冥的黑暗之中,应行云对上一次亡灵的暴动还是心有余悸。身后的一群人对他这个趁机要挟的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有几个年轻的白银之手剑士甚至于好几次怒目以对。很快都被诺克叫停,而应行云则全然装作没看见。虽然他不是有意抬价,但是多拿了两百枚金币却也让他喜出望外。千千万万不要无视这五百枚金币,可能利用的好就能让应行云下半生活的意外的滋润。

    “行了,前面那个山坡,全员在那里驻扎!夜晚轮流警备,轮流休息!”

    人群之中却是那个卡特正在指挥白银之手的人,嗓音一如既往的沙哑,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似乎在白银之手之中也颇有威信,这边的诺风看了看觉得还是要和白银之手合作比较好,一起往土坡上走。四下只有昏黄而又干裂的大地,在这里原先的青石路已经彻底消失了。只有疤面人卡特,还在指挥着白银之手的人按部就班的驻扎,一大群人听他指挥,诺克和临风则在一旁休息。

    “这个卡特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长毛就在身边,应行云决定问问这个让他请了无数次客的人,应行云也就和这个长毛有事没事就聊聊。长毛的大嘴上獠牙毕露,似乎上一次全力发挥的后遗症还没有彻底复原,一边剔牙,一边漫不经心的说:“这个嘛!我这么和你说吧,这个卡特曾经是白银之手在这个地方的头。他以前也是一名准剑师,和诺风差不了多少。”

    “你在说我什么?”

    “没事没事,不在说你!可是有一次进入龙墓被这里的魔法师袭击以后,再也没以前厉害。本来可能提升副团长,可是到最后连这里老大的位置都保不住,脸上又多块疤,就连女人也不理他。”

    说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镜子,装模做样的对着镜子检查自己。

    “我说你不至于还要照镜子吧?”

    应行云后退一步,大声地说道。

    “你管我!那种东西不是到了生死关头还真的不能用,每一次都让我的俊脸受伤,唉!”

    这话说完对着镜子又看了看,让应行云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这只狼难道对自己的实际情况一点数也没有?哪个女人理你,她们还是更喜欢白银之手里面那些英姿飒爽的少年,身着白袍正当年少。狼人还是回到自己的家乡,在那里找到真爱吧。

    白银之手的人做事非常迅速,已经在高高的土坡上做了好几个明哨暗哨,一群人在土坡的顶端休息,这里虽然是地底,但是与地上几乎没有了区别。黑暗迅速降临,飞石佣兵团的人也要有人去放哨。三个人轮流去,就算是受伤了也不能逃避。应行云在深夜起床,长毛在他身后说:“撑不住了就回来,我替你!”

    “没什么,也不算是多累!”

    笑一笑咬牙走了出去,外面就是白银之手的人,和他一起也算是有一个照应。

    “卡特?一起走吧!”

    来人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正是卡特,远离众人的地方,几块大号的石头后面就是一处良好的放哨的位置。应行云在石头上坐下,所幸不是冬季石头做上去也不算是多冷。在这里所谓放哨,其实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大半夜要是没有袭击就不会有麻烦,真遇上了袭击,几个岗哨起的作用非常的有限。卡特和应行云大眼瞪小眼,只等着时间过去,好回去交差。

    “你是一个魔法师,做好你的魔法师吧!为什么想要成为武士?”

    站在石头上,卡特拔出了腰中的短剑,目视远方,却和应行云说起了话。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法师的修炼太难了。而武士似乎简单一些,谁在乎什么武士、法师!只要能赚到钱,让我做什么都行!不过法师也是真的赚钱,比武士好多了!”

    直接躺了下来,应行云十分直白,他也就只有这么样的一个想法而已。什么武士和法师,对他而言都是浮云。不过这个世界似乎还停留在中世纪的社会水平,人们对荣誉,对神明都怀有深深的敬畏。法师和武士几乎成为了两个对立的门阀,他们都认为自己象征着正确的道路,从而争吵不断。

    “呵呵,一派胡言。你如果没有对武术的虔诚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的,这辈子最多也就是一个高级战士!而法师终究是阴冷的歪门邪道,卑鄙的金钱更不能帮助你。”卡特在这黑暗之中犹如生铁铸成的雕像,话语里满是对武士之道的热诚。应行云打了一个哈切,对这种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我还能成为高级战士!那一定又能挣不少钱了。再说,钱到底哪里卑鄙了?只有人才卑鄙,钱一点也不卑鄙好不好?”

    半晌慢慢吞吞的回应了一句,应行云保持着对这个人怜悯,他认为自己的知识水平还是碾压这个可怜的武夫的,他热衷的武道也终究没有多大的希望。他已经一辈子不能成为一名剑师了,还是这么虔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彻头彻尾的愚蠢。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好啊!真的说得好!”

    似乎像是想透了什么一样,卡特这个时候居然放声大笑,也坐在石头上,看着目瞪口呆的应行云。当然应行云主要在想这个是不是被气疯了?这么笑是怎么一回事?

    “只有人才卑鄙,临风也这么说过。这样看来你倒是也会说话!不过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钱?”

    卡特坐下来,出乎意料的对这句话格外的欣赏,应行云受宠若惊。爬起来,哈哈大笑,又冷静下来仔细的思考。

    “谁都执着于钱,不过您的虔诚我还是很佩服的,即使它一文不值。”

    斟酌着没有继续胡扯,应行云难得的认真了一句,但是这一句话明显和卡特的价值观反差太大,他就算知道应行云不是有意攻击也很难接受。

    “你们这些法师,说起话来都是一套一套的。”

    说完这句话就不再言语,应行云自知话说的有些重。心痒痒着要挽回局势,但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比较好,只看着卡特眼上的那一道伤疤。半天想起来,问道:“你眼上的这一道伤疤是怎么一回事?”

    卡特毫不在意的说:“被这里的高级亡灵砍伤。当时我正和一个非常难缠的死灵缠斗,那东西忽然就冒出来,我躲得快要不然脑袋都要被劈开。”

    应行云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再次问道:“那天和你一起去袭击那几个亡灵大魔法师,怎么你始终没出现?”

    “啊?我们被发现了,被缠住了,没办法!”

    卡特继续回答,应行云只有苦笑,如果你们能过来,那些法师协会的高级法师就不用死了,他们其实都算是不错的人了。但是现在继续纠缠这件事情已经没有意义了,下意识的,他们都选择了遗忘。这对佣兵的生涯而言是一件常有的事情,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听他们说,是的!他们都说你的斗气被这里的亡灵魔法腐蚀了,你已经无法成为一名剑师了。因此你还失去了白银之手内部的一个职位,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咧着嘴,应行云打探情况,这个人的心态是怎么样的,这样也无所谓是不是?

    “是的!卑鄙的只有人类,呵呵!不过这一切一定会结束的,在这一次行动结束之后!”

    卡特承认了,但是眼睛之中却有着坚定的信念,应行云很好奇。

    “这一次行动之后为什么就能结束?”

    卡特继续说道:“嘿嘿,临风是我的朋友,这你不清楚。他推测我们杀掉释放魔法的亡灵大魔法师,一切就都能结束。而根据我们的消息,这次发生暴动的亡灵大魔法师之中,有上一次对我施法的那个魔法师。只要能除掉他,我的一切都会回来的。”

    “是,是吗?啊哈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希望你可以尽早成为剑师!”

    应行云大笑着说道,这个人为了恢复自己的荣耀,为了自己的信念无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但是鬼知道四个大魔法师到底要怎么对付,而且应行云亲眼看见其中一个大魔法师拥有复活死去的亡灵的能力。它身上的魔力几乎快超过另外三个大魔法师魔力的总和了,不战胜它,杀掉其他的亡灵魔法师毫无意义。可以不断地复活其他亡灵,这一次任务可能远比想象的要凶险。而眼前的人也绝对不会妥协,他要拿回自己失去的一切,这才是最可怕的一点。

    夜深了,基本上就到了换班的时间了。应行云和卡特一起起身回去,这里的黑暗再度陷入了沉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