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二十章:过往的故事(二)
    昏黄的土地上,沙尘扬起,这一群人在第二天很快就到达了应行云所说的那个城堡的区域。河堤之中还是一滴水没有,而在这一片尖尖的城堡前,应行云站在岸边和诺羽有说有笑,同时感受着身后越来越大的压力。

    “你不想要参加任务的话尽快点离开,我们还要进去,诺羽你要小心!”

    脸黑如墨,诺风手持长枪走了过来,大声催促应行云趁早离开,应行云还是微笑犹如春风拂面,他不在乎什么任务不任务。钱已经有了,就连最快的一艘离开这里的满帆的快船也有了,什么都没必要在纠结。他的笑容再朝后看一眼的时候全部都消失无踪,犹如清晨的露水在阳光之下曝晒。

    “我是真的要走!不过,现在好像也没有那么容易!”

    应行云拉着诺羽,在脸一只黑着的诺风的逼视之下,飞速往前走。诺羽的蓝色长发在风中摇动,回头看一眼,风沙高高的飞起,黄沙之中一片模糊。四面都是不断逼近的黄沙,像极了招摇着的恶魔之手伸向天空,又像是一个个黑暗巨兽在行走。

    “没,没有什么!你走的那么着急干什么?”

    “昏了头啊你,没感受后面的魔法元素?里面密密麻麻全是骨兵。”

    简短的交流,他们和诺克汇合,临风以及几个白银之手的魔法师都脸色严峻,想来他们已经把该说的都说过了。黄沙比亡灵来得快,白袍上满是黄沙,乃至于人的嘴里也呛进去不少,纷纷落下的黄沙打的人脸刺痛。

    “大法师,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诺风出奇的敬重临风,这样问道。临风皱着眉头带着白银之手的人站在河堤边,卡特与诺克一字排开都不说话。

    “不知道,我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都这个时候了。”

    却是长毛捂着自己的牙齿接了话,他上次变化身体之后,牙齿一直疼,不知道什么原因。临风的手下都这么想,却没有一个敢问,诺克在偷笑之余大声说道:“小子,别乱想!我们的情报到此为止,这种改变谁也不知道,不过你是真的走不掉!”

    “您说的是!”

    长毛也对诺克敬畏万分,矮人的信誉就像他们脸上的大胡子一样确凿无疑,这让他们不论在哪里都备受人类尊崇。

    黄沙就像是沙尘暴一样席卷整片天地,但是速度非常的慢,他们看着包围过来的沙尘暴清醒的选择直接进入他们的目的地,背后的这一片城堡里面。熟悉的青石路再度在脚下出现,而这里的一切都一无所知,沙暴在围绕着整个城堡的河堤上围成一个圈,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别的出路。

    “这沙尘暴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消散?如果它一直不消散我们要怎么办?”

    有人低声说道,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都听见了。

    “冷静!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不会消散?不会维持多长时间!我们按照地图来走。”

    卡特立刻大声斥责,那一群白袍少年都被骂的抬不起头,但是行动依旧十分的迅捷,应行云一行人也得见这份神秘的地图。黄色的羊皮纸是商会之中难得一见的精品,上面曲曲折折的线条简陋却很直观。整体上就是这个城堡的区域的布局,地图上把所有的建筑都简略的画了一遍。外堡没怎么注意,当中最大的堡垒用鲜红的笔迹画了一个叉。羊皮纸上的东西还很多,但也没让应行云继续看下去,果然白银之手留了一手,或许真的可以期待一下他们完成这个高难度的b级任务。

    这个城堡到底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应行云探着脑袋看了一会儿不再看了,他一边竭力记下全部的细节,以方便逃跑。另一边还在思考,这里到底是什么时候建好的?为什么建筑者用这么多的青石做材料,构建这里这么一个亡灵的圣域?多久的过往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都喜欢他的那个戒指?傻了吧!

    “你怎么了?”

    还是笑容如花的诺羽,应行云还以微笑。

    “我只是在想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四周的黄沙铺天盖地,在黄沙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古怪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他们稍一犹豫直接选择继续往里面走。不出意料,他们是出不去的,这一场沙尘暴来的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青石大道一路延展,在这个堡垒的最核心之处,冰冷而枯寂的堡垒之中此刻有人在低声哭泣,无尽的岁月使得这里的一切都被尘封,但是最近的一场暴动,使得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我回来了!”

    正是被应行云一剑划开胸膛的魔法师,他穿上了一件还算是整洁的明黄色衣物,坐在堡垒之中低声哭泣。那一双鲜红的眼睛一点泪水的流不出来,声音之中却带着极大的悲伤。

    “我再也出不去了,如果不杀了这枚戒指的主人!”

    手中戴着从应行云手中夺过来的镶嵌着几块红色宝石碎片的戒指,一边抚摸着这里的戒指,一边似哭似笑。这个地方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建立,始终没有一个有理智的生命,但是此刻似乎出现了一点意外。

    城堡之外的巨大沙尘暴似乎对这个人毫无影响,但是应行云一没有他实力强大,二没有高大的堡垒遮蔽,走在路上都不时回头,非常的担心会不会突然这些沙暴降临摧毁一切。

    “快走吧!这里不会有危险了,至少现在是这样。”

    诺克在前边喝了一口烈酒,挥着门板一样大的斧头招呼他快点往前走,应行云快速跟过去,这种事情自然要打蛇上棍。

    “您还好喝酒,改天出去以后,我一定请您喝上这里最好的酒!千万别不信,我在酒馆里面倒也真的熟悉,门路我清楚。”

    笑着先说要请诺克喝酒,这么大方的说话自然有所求,可是这是对矮人们最好用的一招,他们一个个都嗜酒如命。

    “好,我正愁不认识!上次去说半天,那些东西到底搞不清。”

    把最后一点一饮而尽,矮人诺克摇了摇头,一边在回味,一边感叹一句。矮人的暴脾气和诚实一样出名,十有八九是和人喝多了吵了起来,应行云心中一喜连忙点头,说道:“我一定带路!不过,您是不是看着照看我一下!别让我出不去,那可就没人陪您喝酒了!您说是不是?”

    “那没的说,一定,其实我就告诉你吧······”

    “你又要说些什么。”

    喝得有几分醉意,诺克话还没有说完。临风大魔法师冷着一张脸走过来,似乎对诺克一直以来都不放心,应行云沉默片刻,这下子算是白干,倒也没亏什么。

    “不说什么,你别管!”

    诺克酒喝得微醉,更是无法无天,不在乎一旁的临风脸上有多难看,拉着应行云说道:“这里的亡灵其实······”

    “这里的亡灵其实都是被咒文控制的,基本上没有智慧。只不过高级亡灵的智慧非常难以压制,以至于龙墓偶尔会发生高级亡灵的暴动,这就是为什么,龙墓这个地方总是会有亡灵异变。”

    走在诺克身边,临风抢先说出口,应行云看着诺克被抢白,心里感到奇怪。

    “你是叫应行云,我记住你了。不要太担心,我们其实就是来清除这次暴动的源头,同时治好卡特。一切都很正常,相信你也听卡特说了吧。”

    临风继续说道,看着应行云的脸,应行云很意外的点了点头。

    “那就行了,去你的伙伴那边。我们这一次任务完成之后,你的收获也很大,我们送你离开这里,我以白银之手的信誉做担保。不光是我的,还有白银之手的其他人,包括诺克在内的两名矮人的信誉。你不会失望的,走吧!”

    黑色的法师长袍一抖,拿出一个魔法杖,应行云看了一眼,似乎不是帝国的暗金法杖,是更加优秀的精灵神木法杖。上面的那个荡漾着一颗绿珠,风系魔法元素充盈其中。不理会应行云直接就和身边的几个白银之手的佣兵,其中两个还是当时坑过他一次的那一对白银剑客。他们低声说话,应行云始终听不见,诺克也没说话,他自讨没趣也就只好离开。

    “你要不是真的还没说出假话我就不会饶了你。”

    诺克在应行云走后才这样和临风说道,临风手持法杖冷笑一声。

    “这个被宰相府追杀的犯人你理会他做什么?能逃走保住一命就算是不错了,至于我们怎么做事不必要告知他。你也知道,我们要向谁负责。”

    低声的话语却很有说服力,诺克默然。这一群人就这么警戒着继续往前走,白银之手的白袍们保持阵型走得十分稳健。而应行云也竭力搜索敌人,生怕再撞上那几个黑暗骑士,直到到达巨大的城堡大门那里,直到他看见三个黑暗骑士骑在战马上准备冲锋为止。

    “小心,龙墓里面真的有龙!”

    不知是谁在尖叫,众人抬头这才发现城堡上方一只黑色的巨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出现,大嘴张开,炙热的火焰却是朝着应行云冲了过去。

    “杀了他们!都杀了。”

    巨龙之上,那个黄袍法师轻声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