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二十二章:生或死
    半根飞速的骨矛带来一连串的破空声,在空旷的峡谷之中碰撞破碎,最后在一块块岩石里面碰撞消散,连一点渣滓也留不下来。

    “这个人死了。”

    随着传送卷轴的光辉接连闪烁,削掉的一大块头发还没有长出来的武士赛特首先出现,在峡谷之中的小道上。宰相府的杀手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迅速爬上了峡谷之上的一条小道,一点也不迟疑,因为他感觉到了后面的目光。

    “我们要不要留下这个人?”

    长毛看着这个人,心中格外的不痛快,黑暗的峡谷之底已经什么也没有了。空虚的回头,来的时候的那些人现在只剩下这么廖廖几个,诺风一言不发,事实上他不会有任何动作。

    “看起来,我们省了一笔。”

    临风还是微笑,拿着那个头颅之中燃烧着火焰的骷髅头,淡淡又说了一句:“卡特你还在等什么?治疗你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在立刻踏破这家伙的脑袋!”

    眼睛之上的疤痕微微颤抖,卡特接过临风手中的骷髅头,凌空一脚,那当中的火焰在微风之中犹如烛火一样摇动,漂浮一段时间之后就这么消失了。

    “真的结束了吗?”

    卡特还是不相信,他的苦痛实在是太久远了,他每一次都无法完整的释放自己的斗气,不要说成为剑师就连高级战士的能力也无法保持。

    “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放心不要太过害怕,每一个亡灵都需要时间习惯自己的死亡,每一个生命都需要时间习惯自己的生活。你们也不用太过悲伤了,白银之手的损失比你们更大,习惯吧。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亡,无法为自己准备后事。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一下其他人,这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临风淡淡的安慰了几句,正是一直在抽泣着的诺羽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诺羽只说了这么一句:“您像是吟游诗人,他们都是骗子啊。”

    哭声再也压抑不住,扑进了哥哥的怀中,问题在于他们也不知道应行云的家人在哪,他的死亡恐怕很久以后才能有人知道。

    诺克一时哑然,他还蛮喜欢那个年轻人,谁知道现在,他死的多少有点早,但也很正常。

    “小孩子,别哭了,我们矮人寿命比人类悠久,见惯了活得久却依旧不如意的人,战士的死亡是光荣的。”

    说完这句话,诺克也就随着临风的脚步一起离开,诺羽最后看了一眼,那幽深黑暗的龙墓之中似乎还有亡灵在蠢蠢欲动,她自然也见过这种事情,虽然悲痛但是到底可以忍住。

    这黑暗蔓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终止,谁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亡灵,这里到底有多大,这里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修建。但是应行云在勉强移动之中触摸到了一个火热的躯体,他知道这里除他之外还有人没有死去。

    “喂喂喂,醒醒,醒醒啊!”

    四下很黑,似乎已经进入了夜里,伸手不见五指,应行云不敢使用任何东西照明,他知道自己还没死就足够了。只不过眼前的人似乎没有穿衣服,而且是女性,他用手摸出来的。

    “你是谁?快放手!”

    似乎突然惊醒,一把拿开应行云的手,怒吼声极大,应行云听得头皮发麻,倒不是担心这人,这么大的动静引来那个光头。

    “你小点声,不想死就小声。”

    压低了声音骂了一句,应行云尽量把身体移动向另一边,这个人才恢复意识,要不然他可不放过她。这里的空间很小,尽管他在移动,可是实际上就像是在这个女人身上胡乱抚弄一样。又在怒骂之中挣扎一段时间,这才彻底拉开距离,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基本上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保密性可言了。

    “你冷静,我来到这个鬼地方难道是专门为了欺负你?我们快点想想怎么出去。栅栏,围住我们的是栅栏,快破坏这个栅栏。”

    冷静了一段时间,应行云知道自己什么东西也没有了,除了莫名其妙的衣服还在。

    “你,你不是白银之手的人吗?你应该认识我才对。”

    这个女人低声说道,应行云脑子一抽。

    “我只认识临风和诺克,对了还有卡特。剩下的都是白袍,我连男女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认识你?对吧,你想想我更不可能专门欺负你了。”

    一路被这个女人骂的脑子都疼,话说回来女人真的是会吵架。

    “你,好吧!那你叫什么名字?”

    “应行云,带你们来到这里的人。”

    “没印象,你是不是其它佣兵团的?混进这里?我记得就我一个人还活着。”

    “我的天,我给你们带路,使用弓箭,你再想想。”

    “好的,大概有点记忆。你为什么还没死?”

    “不知道,大概是运气。你为什么没死?”

    “我是光系高级法师,神圣系法师天生克制这种魔法,我有力量,不是你一个初级法师可以想象的。”

    这个人说话虽然平淡,但着实让他惊讶,神圣系高级魔法师?整个霜叶帝国也没有几个,这白银之手实在是高深莫测,也难怪这个人心气如此的高傲。

    “哼哼,你不是还记得我吗?神圣系高级魔法师也和我关到了一起了。”

    应行云心里这才惊觉这次任务太过可怕,他做了一个非常差的决定,但是即使是在这种时候对面这个人也不忘记自己的骄傲,他也只好和她互相讽刺起来。

    “我没空和你讲这个了,我的名字叫索菲亚,记住这个名字。你是叫,应行云?我会留心你的。”

    话语之中,淡淡的骄傲一点没变,应行云咬着牙骂这个人是婊子养的,瞬间让这个人气的爆炸,两个人久在黑暗之中互相咒骂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对对方快要感觉是与生俱来的恨意在不断的增长以外,倒是让双方都有了一点新鲜感。只是这个牢笼依旧坚固无比,应行云感觉得到自己的魔力也被禁锢了,他明白对面多半也是如此。

    “你能释放光系魔法吗?”

    “能我早杀了你,我的力量杀你就和杀一只蚂蚁一样,你以为自己还算那么一回事?哈哈哈,我告诉你,给我提鞋的人都比你强一百倍。”

    这些话基本属实,应行云也气得半死,但他全当没有听见。

    “那边么你就继续呆在这里吧,我高傲的光系魔法师小姐!”

    伸出手来,金色的斗气凝聚在手指之上犹如匕首,这个白骨牢笼实在是太过坚硬,和这个人吵架的时候他能够忍住没有一拳把对方打个稀巴烂也算是一种本领。此刻终于他的背后勉强可以让他通过的洞出现了。随着一点一点的移动,应行云就像是一个毛毛虫一样,缓缓地从一个几乎不能通过的洞口爬出来。

    “小姐,您安心地在这里自生自灭。”

    黑暗之中由于无法确认这个狭小的洞口的形状,应行云确实可以听得见这个人急的六神无主,这对他而言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这个洞是他一点一点划刻出来的的,完全用手制造。在绝对的黑暗之中,这个仓促制作的不大的洞对于另一个人而言或许永远也无法通过。

    “可以了,把手给我!”

    只是这样的说了一句,应行云缓缓地引导这个人爬了出来,这么一片黑暗,本可以不用这么做,但是这个人其实就是一个滥好人,即使别人真的气他半死他也不愿意做出什么太过过分的报复,人们说的老实人基本也就这样了。

    “哼哼,讨好我吗?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其实你还是一样,我不会对你有丝毫感激!”

    刚一出来,这个人就急不可耐的表明自己的观点。

    “你,好吧!我管你怎么想,你有多远滚多远!”

    这个人这么不开窍,应行云还管些什么,要不是这里太黑他都要立马走人,魔力还是被禁锢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伸手不见五指。

    “走,你往哪走?走得掉吗?”

    “我说了,你别说话!”

    “哼,把你的衣服脱一件给我。”

    “我就一件,没得脱。”

    应行云没好气的说道,说的是实话,现在的天气一件单衣完全可以,即使是在这样的峡谷。

    “那你就做好和我一起死在这里的准备吧!”

    此人恨声道,神圣系高级魔法师的架子到现在还没有放下来,应行云迟疑片刻,解下了单衣递了过去,他的衣服对这个相对矮小的女人而言有着很好的遮蔽作用。就是这样,在一段时间之后一个小小的光球浮起。金色的长发犹如丝绸一般在微光之中熠熠生辉,碧蓝的眸子,长长的睫毛,皮肤犹如最精致的瓷器,一张绝美的脸让应行云呼吸都有几分迟钝,怪不得这个人如此高傲如此生气,但这他通通不愿意理会。

    “你不是不能使用魔法?”

    “这点东西算什么,只是稍微正常一些的魔法都无法使用了。”

    毫不在意的看了应行云一眼,应行云长相还算是不错,只不过现在灰头土脸大打折扣,但这似乎让这个人多少有了一点对他的尊重。四下还是青色的石砖,但这里明显是在一个城堡里面的房间,他们是被关到了这里?

    “我们可能永远也出不去了,我们迟早也会变成亡灵。”

    冷笑着往前走,却突然折返,应行云极为不解,知道看见一对摇摇晃晃的人走了过来。

    “是你们?你们都成为了死灵吗?”

    法师协会的一对高级法师,火系高级魔法师雷烈双目赤红脸色灰青色浑身散发着尸臭,他身边的沧浪也是如此,而应行云感觉得到自己身上也有同样的臭味,这是怎么了?

    “我们很快也要这样,这里会把所有停留的过久的人变成丧尸,然后永远的囚禁!”

    索菲亚这个女人金色的长发披在肩膀上,惊慌失措的说道,手上一点光亮在黑暗之中微微的闪烁,应行云还看见了另外一个人。

    “是的,她说的没错,不过,我还要做的更多。”

    那个光头的亡灵系魔导师来了,他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