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二十三章:龙墓之中,最后的低语
    “你是什么人!”

    应行云大吼一声,一脚踏过去,但是在下一瞬间,“雷烈”与“沧浪”却也冲了过来,本来应该是一对法师此刻却力大无穷,三拳两脚就将应行云打翻在地。那一点飘摇着舞动的魔法光球就此湮灭,反而周围都亮起了洁白的火焰,白色的火焰在这空旷的房间之中摇动,不知道为什么,这附近明明没有风。脚下是一处献祭的祭坛,一个巨龙的雕像竖立在祭坛中央,满满的白骨倒伏在四周。

    “你放弃我,我会让人给你送来很多很多,任意的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能放过我。相信我,我和那个人不一样!”

    金发的索菲亚连退好几步,高傲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丝恐惧,许下这完全没有吸引力的诺言,应行云很快又被五花大绑,但嘴边还是不会放过这个人:“要不是他可能失去了这方面的能力的话,你把自己送给他应该可以保命,再为他生下一堆僵尸娃娃就更好了。”

    “蠢猪你闭嘴!”

    应行云还打算还击,但是接下来什么都要结束了。这个光头魔导师身着金黄色的长袍,一张皱在一起的脸上,无悲无喜宛如那些修道院里面苦修了一辈子的智者。

    “你们都是来自外界的敌人,跨越了无尽的时光,这场战斗收尾了吗?你们是不是精灵的人?还是说,是奥斯曼的人?”

    一双眼睛露出一点微黄的光芒,似乎在疑问,似乎在感慨。索菲亚回应道:“我们不是敌人,我们也不是精灵的人,我们只是大胆的来访者。”

    “是吗?那么,为什么这个人手持精灵的武器?而且他还有精灵的血统。”

    低声喘息片刻,这个光头的话语就像是一个死人最后的喘息一样,事实上他本就是死人。枯瘦的手指向被绑在一旁的柱子上的应行云。应行云可想不到他还有什么精灵血统,他穿越过来就是这个身体,其他一无所知。

    “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有精灵血统?它多吗?反正我是人类。”

    应行云一口咬定自己是人,不是什么精灵,其实也正是如此,真正的精灵都是魔法天才,怎么会像他一样?她们居住在遥远的森林里面,偶尔也会有一些精灵血统的人出现在外界,这很正常。

    “很浓厚,但是你为什么还是像一个人类一样魔力低微?而且你长得也不像是精灵。你,你的身上有着奥斯曼人的血统!”

    光头魔法师此刻又把矛头指向了索菲亚,气喘吁吁之中,数个亡灵从暗影之中扑出来,差一点就要把索菲亚斩杀,这个光头挥退了他们,大声嘶吼道:“你到底是为什么有奥斯曼人的血统?”

    索菲亚满脸的惊慌,接连退后,一头金发乱成一团:“我不知道,什么奥斯曼人血统,我是霜叶帝国人。”

    “胡说八道,这种恶臭的气味我永远也无法忘记,你们摧毁了我的一切,现在你还想要做些什么?啊哈哈哈哈,我要让你痛苦的死去,毫无尊严的,痛苦的死去,”

    一双眼睛猛然睁开,枯黄色的眼中没有一点生机,就像是腐烂了的烂泥一样,但是明显能感受得到他的目光,接下来的话语几乎狂乱。

    “虚伪的精灵和罪恶的奥斯曼蛮子都要走向灭亡。”

    “我们生生世世与你们作战,直到你们彻底毁灭。”

    狂乱之中,“雷烈”与“沧浪”再度把应行云与索菲亚绑在一起,拖着长长的辫子的两个大魔法师恭敬的把白骨法杖递到了魔导师手中。周围白色的火焰疯狂的摇动,应和着白骨法杖之中飘摇的火焰。

    “你疯了吗?奥斯曼帝国不知道在多久以前早就毁灭了。”

    “胡说八道,我们永远和奥斯曼的敌人势不两立,他们的版图再大也不能占领这里。”

    这个人一定是疯了,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早就泯灭了一切的人性,火焰在摇动,无论应行云如何解释最基本的历史,这个魔导师死活都不信。

    奥斯曼帝国发源于西北的沙漠之中,他们快速的扩张,曾经和精灵们关系非常的友好,一度要控制海滨诸国以及霜叶帝国的全部,但是始终未能如愿。终于霜叶帝国的初代大帝翕侯丘一世横空出世,重建了霜叶帝国。这一段历史世人皆知,但是明显龙墓的建立比这还要早。

    “什么霜叶帝国,那只不过是一个小玩意罢了,啊哈哈哈。他们也好不到什么地方,他们也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都是可恨的敌人。”

    颤颤巍巍,这个光头终于回答了应行云一句,似乎回想起了过去痛苦的往事。与此同时,索菲亚已经接近疯狂因为他看见一对骨兵已经把刀刃放在了她的脖子上。

    “都是可恨的敌人,全部都是。可是,圣族居然堕落了,那么这样的话。至少我要获得新的,持久的生命。”

    枯瘦的在应行云的身上来回的盘旋,应行云没有穿上衣,精干的上半身到也算不上很健硕,然而这人来回的抚摸就像是面对自己的身体一样。

    “什么东西,你滚远一点!”

    应行云第一次吓的六神无主,这也太让他感到害怕了。但是他大概猜到了这件事情的目的,亡灵魔法师据说可以更换自己的身体,他们甚至可以短时间里面控制别人的大脑,由此人们都对亡灵法师敬而远之。这个光头法师那枚戒指重新戴上了应行云的手指上,应行云看着这枚戒指心中无尽的嘶吼,他绝对不是那种纠缠不清的人,对于这种东西他很可以放下。

    “请一定要放过我们,我们可以在你出去的时候提供足够的帮助,甚至于,您也可以控制新鲜的尸体出去,这样的亡灵法师我就见过,不要这么做!你会获得新生,相信我吧!”

    在刀刃之下,这个索菲亚只有许下更多的不可靠的诺言,但是毫无作用,洁白的火焰攀上了应行云与索菲亚的身体,一团团火焰之中这两个人被火焰炙烤,纵使应行云想要忍住,但是很快就在火焰之中失去了意识。

    在黑暗之中,破晓就像是胡言乱语的一般,然而光明还是重归在这个黑暗的祭坛之上,索菲亚一直保持了清醒,看得见自己身上一切都是完好无损的,只把眼睛盯着浑身还在燃烧着火焰的应行云。

    “他离开了他的身体,那么法术就失效了!”

    就在这么一瞬间,一道光芒四射的剑直直的插入应行云的身体,血液飞溅而出,这是光系魔法审判之剑。一箭洞穿了应行云的肉体,应行云一口老血吐出来,恢复了意识。

    “你这样也太狠了吧!”

    平躺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他的眼前,那一个冰冷的尸体上已经没有了灵魂,那么灵魂到底在什么地方?

    祭坛之上,空荡荡的亡灵本恭敬的盯着应行云,就连正脸也不敢多看。

    “我在你的脑子里,你逃不掉的,无论怎么做也是徒劳!”

    一点声音回荡,应行云神色大变,无论如何都说不上好,他现在流血不止,脑子里又被一个亡灵缠住了。

    “你的那枚戒指我到现在还没能控制,但是没有关系了,只要我成为了你,一切就都不是问题!接受我吧,其实这样你也算是还活着,毕竟你的身体还在这个世界上活动!”

    缓缓的诱导,由于失血过多应行云甚至于没有办法做过多的活动,解开索菲亚身上的绳索,应行云大声地说道:“快杀了我吧!要不然就杀死我脑子里的那个灵魂!”

    “是吗?那就帮了我大忙了,安心的去死吧!”

    一把抓住应行云的脑袋,手中光系魔法在涌动,光辉四射之中应行云手中的戒指光芒一闪,索菲亚惊讶的看着地面上的尸体自己爬了起来。

    “这个人居然拥有这么深的契约,啊,我的力量。”

    枯瘦的尸体还没有爬行多远,扭曲的身体缓缓地爬了起来,索菲亚吟唱的咒语声让他不得不站起,两道利刃划过长空,“雷烈”与“沧浪”飞身挡住了这两道光剑,但是很快索菲亚就发现自己的魔力再度被囚禁。应行云在她的身后血流如注,而这个魔法师在没有走出多远再度倒下,一道灵光从他身上飞起,快速消逝在远方,是离开了?

    “好吧,他一定已经死了。”

    感受着身上的魔力再度恢复,索菲亚一步步走向应行云这边,看着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的应行云的血液,不急着施救反而先拿下了应行云手中的戒指。

    “这个到底是什么?哼哼,蠢猪也有让人羡慕的时候。”

    一枚戒指,上面镶嵌着红宝石,卖出去也能值几个钱但是却屡屡有着神秘的表现,应行云的血液之中也带着浓重的金色,在鲜红的血液之后,金色的血液粘稠异常却缓缓地向全身扩散。

    “精灵的血液吗?这个人或许还有点意思,至少不会让我继续无聊下去。”

    看着在血泊之中生死未知的应行云,她的傲气还是没有一点改变但还是却已经对眼前的一切产生了一些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