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二十五章:半生半死
    “你说那个书房的主人是不是袭击我们的魔导师?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应行云站在峡谷一线天处问道,一路风波不止,虽然险情屡次出现,但是好歹还是成功脱逃,不知道跋涉了多久,应行云甚至还撕下几页书纸做了一个能卖钱的内部地图记录,他走的路可以说是没几个人走过的路,这当然也能拿来卖钱。

    “我不清楚,你把书送到白银之手我付钱给你,还有你‘银蝌文’的解密,我也在等着你,不要让我太过失望。”

    快速的说完,金色的长发在微光之下还是显得很整洁,黄色的长袍压抑不住整体的风情,这个女人高傲的头就连转动也做不到,就这么直接的走人。

    “这个王八蛋除了比较傻以外就没什么是真的值得骄傲。”

    哈哈大笑几句宣告胜利,自己也开始攀登悬崖,至于自己身上前前后后悬挂着的十几本书当然是一本也不会扔掉,这些书籍就算是不卖给那个女人,他也有信心搭配上地图卖出个两百金币,虽然卖相不好但是一切都值了。爬上悬崖就可以看得见有狮鹫已经在那里准备好,龙墓本就是佣兵们常来的地方,更何况这段日子法师协会吃了大亏,白银之手也损失惨重的消息不胫而走,这让一大堆自命不凡外加利欲熏心的佣兵更是急急忙忙往这里面赶。

    熙熙攘攘的佣兵们对这么个衣着褴褛的应行云毫无兴趣,只以为他在什么地方被亡灵魔法师抓去当亡灵驱使了,事实上虽然区别不大但是应行云还是感到十分的不满,至少他不是空手而归。

    “现在往尼斯走不走?”

    “三百金币一个人。”

    “你为什么不去抢?三个金币怎么样?”

    “前面的不管,当我胡说,起码五个金币而且要提前支付。”

    “提前?我偏不,五个金币还要提前支付,我换个问问。”

    “行了,到了尼斯再支付,我知道你身上也肯定没什么钱。”

    几番砍价,应行云已经骑上了狮鹫高高的飞起,底下汪洋一片的大海与久别重逢的太阳让他感到格外的亲切,第一次为能看见太阳感到幸福,这也是他大难不死之后心中对自己最后的一点同情与感慨了。

    而同样在这海水之下,那幽深无底的地方,一个白骨正坐在一处堡垒上气的咬牙,他连肉身都不能保留下来,魔力更是大大折扣,只有最后一点不多的灵智还在与这个古墓的精神控制魔法苦苦对抗,基本上没有希望,他很快就会丧失智慧彻底沦为行尸走肉,再也没有城堡书房之中那种典雅与涵养。眼中深深的红光,在这个骷髅的头上微微闪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屑的歪了歪嘴,似乎是在笑。但是很快这也见不到了,因为他消失在堡垒的更深处再也无法得见。

    应行云不知道这些,他正对自己的身体发愁,整个人自从出来之后身上就笼罩着厚重的一层衰朽气息,白天还是个活人的模样,在黑夜被当做鬼也毫不意外,他的魔力全部陷入了瘫痪。

    抑郁在所难免,但他还有斗气,他骑在狮鹫上俯瞰前方的尼斯城,心想他就连最小的商铺也没有一个。如果能够拥有一件不大的旅馆,那么大就打算雇几个漂亮的女仆自己当掌柜,过上相对富裕的生活再也不用打打杀杀。他对金钱的渴望很正常,只要他有钱再娶上几个漂亮的小姐也不成问题,那么他的人生也算是终于有了找落,这种为了安全感而寻求金钱的安慰就算是在以前的世界也是主流。

    “前面的,交钱快点走人,狮鹫需要休息,这么拖下去不行!”

    刚一落地,前面一个手持双手大剑的高个子汉子就立刻催促道。双手大剑绝对不轻,能够舞得动这把大剑就注定他肯定是一名高级战士。

    “我身上没钱,我要通知我的佣兵团过来。我是一个掉队的佣兵,这是我的佣兵日志。”

    身上的衣物破碎不堪,应行云还好没有丢失自己的佣兵日记,d级佣兵已经有很高的信用度,这个高个子点点头,挥手让应行云跟着另外一个人走。

    “您跟紧我,飞石佣兵团我们熟悉,您只需要稍微等候就可以。”

    领路的中年人聊胜于无的说上几句好听一些的话,应行云神情木讷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就连笑容也很难做出来,就差没有变成真的僵尸。坐在椅子上还没有喝上几口热茶,前方急急忙忙的脚步声之中,应行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这小子还要请我喝酒怎么能死了,哈哈哈,绝对就是他!”

    “这也未必,有些时候······”

    “哥哥,你闭嘴好不好?我知道他肯定没事的。”

    大门口三个人鱼贯而入,应行云好不容易憋出一个勉强能看的笑容,他现在是半个僵尸,饶是让这三个熟人也认了半天。

    “我是应行云,别看了!至少我还没死。”

    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话,这三个人听出声音,诺羽兴奋地扑了上去,娇声说道:“你真的急死我了,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出来?你知道我为你哭了多久吗?”

    “我已经是全速前进了,只是没那么容易,我也中了亡灵的诅咒。你看我脸上的灰白色就知道,我的魔法陷入了混乱。”

    大概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情况,长毛立即高声叫道:“没事没事,帅得很!我告诉你现在这里的小妞们就喜欢这样的男人,长得娘娘腔一些好的很。”

    诺风拉开自己的妹妹,勉强笑着说道:“你能活着回来就很好,作为团长我会把本次的报酬,每个人一百枚金币支付到你的手上。另外由于你不在,完成佣兵任务的点数不能划到你的佣兵日记上。另外你是要卖书吗?”

    诺风对应行云的不满谁都看得出来,那知道自己的妹妹偏看上了这么个人,这人来路不明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就算了诺羽答应,父母那里他也无法交代。

    “是的!这些书我要去白银之手卖掉,另外白银之手许诺的的金币我也会去要,诺克走了吗?”

    “你好运气,诺克走了你这钱就要不到,但是他们还有任务,在找什么人。所以你现在就去吧,拿了那钱也算是不白白出生入死。”

    应行云一听,点头如捣蒜,急急忙忙前往白银之手的驻地。他对这笔钱极为上心,只有矮人诺克才会不折不扣的完成自己的诺言,要是到了临风手里,怕不是自己还要赔上一笔。

    白银之手的地方极为气派,在闹市之中独有一方净土。应行云进去没几步就找到了诺克,诺克似乎早就知道应行云要来,十枚金币一本买下了应行云的书,同时还支付了那许诺的五百枚金币。纵然白银之手的办事员都在怀疑诺克老爷子是不是上了当了,但还是只有照办。诺克再次说道:“你的情况我都已经知道了,魔力的问题我们也没办法,或许只有杀了向你施法的法师才能解决,这太难了。说好了的去往南方的船随时就要走,你最好早做准备。”

    “不敢,不敢!您为我做的够多了,再奢求我也太不识相了,只是走的早了恐怕不能请您喝酒了。”

    应行云对着粗壮的矮人没由来一阵敬畏,他们的信用当真让人敬佩,只是连声告罪。

    “啊哈哈哈,不说这个了!年轻人你要注意少惹事,我看到你活着回来真高兴。少喝一个月酒都行,走吧!我们会有人通知你,你随时准备着走,不要有半点迟疑,年轻人,我能对你说的只有这么多了。”

    大笑着,诺克如此话语着实让应行云心中一暖,应行云道别,回去就准备尽快离开霜叶帝国这个是非之地,至少要躲上一年半载。他现在诈死保命方有一线生机,不然手眼通天的宰相府很快就会发现猫腻,诺克的提醒没有一句是假话。

    回去休整几天,身上的魔力始终不稳定,应行云把这几百枚金币整理好,花一百枚金币买了一个水晶项链送给了一直对他不薄的诺羽,诺羽感动得掉眼泪,但也知道留下应行云是极为不明智的。

    正当一天清晨,应行云还在练剑,白袍的白银之手的人前来通知,让应行云现在就走,船已经在码头等着了。诺羽还陪在他身边,这时候只把脸埋在哥哥的怀里哭泣。应行云提起行李,被诅咒而冰冷的脸露出微笑:“谢谢你,我很满足了!”

    诺羽只是哭,并不抬头,长毛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逍遥,这一大清早的,只有诺风笑着拿出一把长剑,说道:“没什么好送你!你知道我并不针对你,但是有些时候事情总没有那么简单。在南方你要小心。”

    应行云接过长剑,白银之手的人还在催促,没有半点时间可以耽搁。

    “我已经很高兴了,不在乎那些东西,你也知道。”

    说完转身就走,没有回头,只是背后诺羽的哭声更大了一些,他知道在这样的世界里,这样的分别多半就是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