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邪神特使 > 正文卷 第五章 虚空猎人
    “教会你总知道吧?神圣教会?”皮塔用手指戳戳兰思洛的胸口,“这可是我们乔尔乔诺帝国的国教!”

    兰思洛模棱两可地嗯了一声。

    “平时咱们能看见的只是教堂里的牧师什么的,圣骑士可是少见的人物!”皮塔夸张地张开手,“据说圣骑士是能和魔兽怪物之类东西战斗的强者!”

    魔兽。兰思洛听到了这个词。

    不出预料的话,“魔兽”指的应该是这个世界具有魔力的妖物……

    能对抗魔力的,唯有魔力。

    这些所谓“圣骑士”,很可能是会魔法的。

    兰思洛深吸了一口气,在这个世界也存在魔法同行的事实,不知为何,让他有些心情压抑。

    “反正也没事干,咱们过去凑热闹看看!”皮塔不由分说,便拉住兰思洛的胳膊,一边走一边道,“圣骑士可不是随便都能看见的,我就住在帝都,一辈子里也只亲眼见过两次教会的圣骑士!”

    两人离开广场,穿过一条条狭窄的街巷,一路向镇子边缘走去。

    正午的太阳高悬于空,向大地上投来温暖的光线。安塔·奥维尔的一座座欧式房屋被这灿烂的光辉染上了某种绚丽的色彩,宛如欧洲印象派油画中的景色。

    兰思洛被皮塔带领着,就感觉自己正穿行于莫奈、或是塞尚的意境之中。

    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这是我终将毁灭的世界……

    兰思洛的心脏不知疲倦地跳动着。

    因为我要活下去。

    ……

    安塔·奥维尔并不大,两人很快就从广场走到了镇子的边缘地带。

    这里已经被看热闹的镇民挤满了,这群乡野匹夫摩肩接踵,一个个踮脚伸颈,拼命想要看清前方的事态。

    兰思洛和皮塔个子都不矮,在人群中往前挤了挤,就足以将前方情景尽收眼底。

    远处是安塔·奥维尔的田野,而在田野与镇子中间留着一片空地。

    就在这片空地上,整整齐齐站着一队圣骑士。

    这群人高马大的圣骑士身穿银白色全身板甲、不戴头盔,手里拿着盾牌和长剑。他们盾牌上华丽的鸢尾花与十字纹章,确定无疑地昭示,他们乃是来自帝都教会的神圣武者。

    每个圣骑士的手臂上都系着一条红黑交织的缎带,那浑浊的颜色,让兰思洛想起接近凝固的血浆。

    兰思洛点了点数——这群圣骑士一共有五十人。

    “奇怪!”皮塔在兰思洛身旁疑惑道,“这是一群虚空猎人!”

    虚空?这是兰思洛不能忽视的词汇。

    “什么是虚空猎人?”兰思洛揪揪皮塔的袖子。

    “你看见这些圣骑士胳膊上的缎带了没有?”皮塔指指圣骑士手臂上绑着的红黑带子,“圣骑士的职责就是根据缎带的颜色划分的。比如,白色的是负责救援、医疗的;黄色的是负责守卫神殿教会的;红色的是负责猎杀魔兽的……这种红黑色缎带最少见,是负责猎杀来自虚空的威胁的。”

    “来自虚空的威胁?”兰思洛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是啊!”皮塔全然没有注意到兰思洛神情有异,自顾自地说道,“神圣主神的最大敌人就是虚空!有时时空出现裂口,虚空来物就会入侵这个大陆,这时候就是这些虚空猎人出手守护这个世界的机会了!”

    兰思洛咬紧了牙——他并不以自我为中心,但也绝不相信,这群虚空猎人的突然出现,和他这位邪神特使毫无关联。

    他和皮塔还在小声交流,圣骑士们已经有所动作。

    只见队伍开头的两个圣骑士走出队列,面向好奇的镇民们立正站好。

    这两名圣骑士与别人的打扮不大相同,脖子上系着红色丝巾,手里拿的宝剑也更华丽一些,似乎是这群圣骑士的首领。

    两人中,有一人相对年长,留着络腮胡子,须发都是橡木的棕色,脸上皱纹渐显,神情似乎有些疲惫;另一人显得较为年轻,黑发无须,眼神阴鸷而警惕,一直在审视着围观群众们。

    “神圣教会帝都骑士团虚空猎人第一大队,队长:霍伦芬!”年长圣骑士大声道。

    “神圣教会帝都骑士团虚空猎人第一大队,副队长:因斯!”年轻圣骑士沉声道。

    “参上!”两位圣骑士向众人低头致意。

    镇民们爆发出一阵掌声和喝彩,更不乏年轻女子看着英俊的圣骑士们犯起了花痴。

    圣骑士队长霍伦芬威风凛凛地扫视了一圈,清清嗓子,从腰间摸出一张羊皮纸,朗声念道:

    “亲爱的安塔·奥维尔居民,我谨代表乔尔乔诺帝国神圣教会,向各位问好!”

    欢呼。

    “我们是神圣教会所属的虚空猎人,”霍伦芬沉声道,“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有情报表明,附近发生了一次虚空入侵!希望各位保持镇静,配合我们的工作!”

    镇民们一阵交头接耳——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生活一向平静安稳,怎么就飞来横祸,撞上了什么“虚空入侵”。

    安塔·奥维尔的镇长是一个佝偻着腰、须发尽白的小老头。他上前几步,颤巍巍地对圣骑士大人道:

    “两位大人,我是安塔·奥维尔的镇长……我们镇子一直没有出过什么事,也一向敬神,没有得罪过教会……”

    “镇长先生不必惊慌。”霍伦芬安抚道,“虚空入侵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跟你们无关。只要你们配合我们虚空猎人,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请镇长先生告诉我们,”副队长因斯冷冷地道,“最近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等靠近安塔·奥维尔,或是附近出现过什么异象?”

    “这……”镇长嗫嚅了一会儿道,“现在正是乡镇集市的时节,四处来的商人倒是不少,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可疑’的……至于‘异象’,我也没听说过……”

    人群中有人大喊一声:“我家那棵苹果树无缘无故烧起来了!”

    霍伦芬和因斯对视一眼。

    “请镇长将安塔·奥维尔所有本地和外来人召集到这里。”霍伦芬道,“我们要逐一查验身份。”

    逐一查验身份。眼看着镇中剩余的人被一个个召集到此地,兰思洛心知自己是个黑户,即便对方不知道自己与虚空的关系,查验过程中也不免产生麻烦——更何况,所谓“虚空入侵”,恐怕指的就是安道尔把自己送来这码事。

    天知道这群圣骑士查到他头上的时候,会出什么幺蛾子。

    兰思洛拉拉皮塔的袖子。

    “怎么了?”皮塔一脸疑惑地望向对方。

    “我没有身份证明,他们要查验,怎么办?”兰思洛咬牙道。

    皮塔一愣,随即拍拍兰思洛肩膀道:“圣骑士又不是帝国行政机关,才不管你有没有身份呢。反正你跟什么‘虚空’没关系,他们顶多盘问几句就没事了,别担心。”

    可我明明跟虚空有关系啊!

    但这话不能明说。兰思洛心知皮塔指望不上了,只能在人群中隐蔽地向后退去。

    霍伦芬队长在最前面又开始宣讲教会政策,劝说镇民不要惊慌、冷静接受检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圣骑士身上,兰思洛趁机离开人群,掉头向镇中跑去。

    所有人都在接受查验,安塔·奥维尔镇中空无一人。

    兰思洛穿行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先是慢走,再是快走,最后拼命飞奔起来。

    必须从小镇另一端逃走。

    必须远离圣骑士、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我是邪神安道尔的特使,我是虚空来客。

    我是这个世界的敌人。

    “喂!你!”声音惊雷一般从背后响起。

    兰思洛停住脚步,前额的刘海被汗水浸湿,贴在脑门上,遮挡了他一半的视线。

    邪神特使缓缓转过身来。

    一个圣骑士站在面前,将手中的长剑指向兰思洛。

    “举起手来!”圣骑士吼道,从他颤抖的声音中,兰思洛知道对方也很紧张。

    兰思洛举起手。

    “说!你是谁!”圣骑士瞪着兰思洛,长剑锋利的剑刃反射着日光,蜻蜓翅膀一般抖动着,“为什么不参加查验,在这里游荡!”

    “圣骑士大人,请饶命……”兰思洛缓缓弯下膝盖,作势要跪。

    “不要动!”圣骑士大吼一声,“快说!你是谁!”

    “我是……”兰思洛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特使。”

    圣骑士还没反应过来,他的面前就被一团暗灰色烟雾笼罩住了。

    烟幕咒。这只是一阶魔法,连见习法师都可以使用,属于阿瓦隆魔法体系中最低端的招数。

    这个咒语只能瞬间产生一团障目的烟雾,除此以外别无它用,除了施咒快捷算是个优点,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鸡肋法术。

    但过去的几年中,这是兰思洛用得最多的一个咒语。

    在阿瓦隆,他只是不入流的见习法师,面对魔法决斗练习中,面对动辄一阶、二阶的对手,硬拼魔咒属于不自量力。

    所以,兰思洛另辟蹊径。

    圣骑士的视线刚被烟雾封锁,兰思洛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拳打在圣骑士持剑手的手腕处。

    圣骑士全身覆盖着板甲,但唯独手腕处,为了挥剑方便而缺少防护。

    “咣当”一声,圣骑士手腕吃痛,长剑落地。

    得手了。兰思洛冷哼一声,伸手捞起长剑,“刷”的一声,剑尖上指,对准了圣骑士并无头盔防御的头颅。

    施咒。击腕。夺剑。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圣骑士只觉眼前一黑,待烟雾散去,就已经被兰思洛夺去了长剑、攻守易位。

    在阿瓦隆,无数阶级更高的魔法师,就输在了兰思洛这套无赖一般的近身格斗术之下。

    谁又能想到,一个魔法师,居然不依赖法术,而是用拳头克敌制胜?

    如果不是魔法进阶无望,谁又会用这种招数呢?兰思洛心中自嘲。

    “你!”圣骑士看着眼前明晃晃的剑尖,惊恐交加。

    “再说一遍,我是特使。安道尔先生的特使。”兰思洛冲着圣骑士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