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唯我独尊 > 正文卷 第二章 引兽进村
    江边小村燃起篝火,白虎伏在火堆旁大眼睛眨也不眨,直勾勾盯着少年。秦力慢慢翻转烤架,不时用匕首在龙鲤鱼上割出斜长的口子,然后将鱼油和各种调料的混合物填充进去。

    画疯子抽了几鼻子香味儿,扶着墙角站起来,颤颤巍巍走下廊沿。另外几个老家伙也跟着动起来,慢慢悠悠走到火堆旁,席地而坐。

    不多时,龙鲤鱼烤得金黄冒油,香气扑鼻。秦力动手切下鱼肚子给白虎,然后给老家伙们分食,又割下几片鱼肉送到月婆婆木屋门口。

    “婆婆,吃饭了。”

    秦力将瓦盆搁在窗台,从窗户缝里瞄进屋内,屋子里光线昏暗,月婆婆盘坐在蒲团上,纹丝未动,佝偻的身躯看上去像个冰雕。

    “知道了。”

    月婆婆冷冰冰应了一声。秦力打了个哆嗦,撒丫子跑回篝火旁。他每次靠近月婆婆的小屋,都能感受到莫名的寒意,那种冷让人的灵魂都在战栗。

    老家伙们呵呵偷乐。秦力用匕首挑起鱼肉大块朵颐,又抢来画疯子的酒壶灌了几口,这才感觉身上暖和起来。

    不知不觉,烤龙鲤大餐持续到夕阳西下。老家伙们吃得差不多拍拍屁股回到木屋。秦力的肚子胀得溜圆,白虎把剩下的鱼肉全收进肚子,独自出了枫叶村去江边饮水。

    夜幕降临,烟笼寒水月笼沙,江边小村沐浴在银色月光中,偶有枫叶飘落,秋天来的悄无声息。

    “我得想办法让他们活过来!”

    秦力躺在床上翻来复去,从床上滚到白虎的背上,不久之后又滚回床上。白虎安静伏在床边,偶尔抬起头看他一眼,见他不动了就闭上眼睛。

    白虎刚闭眼,秦力又滚到她背上,缠着她的脖子,道:“奶娘,你帮我想个点子,让老家伙们动起来的好注意。”

    “走,不管。”白虎把秦力甩到床上,向外面挪了挪,然后换了个姿势躺下,伸了伸四肢,锋利的爪子弹出来,寒光闪闪。

    秦力顺势滚到白虎的肚子上,眨巴着大眼睛,道:“不行,倘若不是他们,我早就死了,我一定要让他们活过来。”

    白虎鼻孔里喷出两道热气,用毛绒绒的爪子把秦力扇飞,重重砸到床上,气呼呼的样子想要说什么,却组织不来言语。

    “嘻嘻…”秦力死皮赖脸,再次从床上滚到白虎毛绒绒的肚皮上。白虎无可奈何,只得由他去了。

    不久,秦力抱着白虎的尾巴沉沉入睡。白虎露出人性化笑容,将秦力放回床上,然后拖来熊皮帮他盖好。

    两天后。秦力骑着白虎沿江而下,江边山花烂漫,高山密林间不时传来狂暴的兽吼。

    它们是被白虎的气息惹怒了,异兽的领地意识很强。

    白虎没有收敛气势,对着山林咆哮几声,意思是对你们这些家伙不感兴趣。他们要去太荒的边缘打猎,边缘地带大多是实力较差的异兽。

    太荒里的异兽战力很强,白虎惹不起的角色也有很多。

    秦力听画疯子说过太荒,他说太荒是天下八荒之一,传说万年前神魔曾在这片世界展开大战,八荒就是战后留下的绝地。

    太荒之大,浩渺无际,是三教九流混居之地。其中人族的数量最多,实力不俗,这些人大多是些亡命之徒,只要在外界生活不下去的人,都会选择逃到太荒。

    顺江而下走了二十多里,他们来到一处山崖,一棵枯树横在他们头顶,许多藤蔓垂在路边,上面开满了火红色的花,这些花有巴掌大小,和莲花有些像。

    ““奶娘。好看吗?”秦力眼前一亮,突然蛮劲爆发,生生扯断几条藤蔓,编起花环。

    白虎兴趣缺缺,偏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峡谷,虎目炯炯有神。秦力把花环编好比了比白虎的大脑袋,然后调整了一番,又扯下几条胳膊粗的藤蔓,编了一个超大的花环。

    “走。”突然,白虎叼起秦力甩到背上,后肢发力,一跃就是十来丈。秦力看着远处峡谷,只见那边乱石翻飞,不时传来异兽的嘶吼。

    “那片峡谷是龙猿的地盘,谁那么大胆敢动他?”

    秦力思索一番,没太放在心上,他三岁就被白虎驮着满山跑,没少看见异兽打架。

    “来!”秦力扬了扬超大花环,笑容像阳光那样灿烂。白虎顿下脚步,翻了翻白眼,但还是偏过头钻进花环,然后继续发力狂奔。

    秦力趴在白虎背上也没闲着,遇到野果就摘下来尝尝,感觉味道不错的就会给白虎。

    她恨得牙痒痒,自己仅存的王者之姿,正在被秦力一点点消耗,都快变傻虎。

    许久,他们终于来到峡谷边缘的高山上。

    “是魔猿和饕餮,他们怎么会打起来?”

    秦力终于看清战场上的局势,只见两个大块头正躺在乱石堆上喘粗气。魔猿受伤严重,山包一样的躯体被饕餮咬出很多筛子大的血窟窿。饕餮也好不到哪里去,头上的角都被打断了一根,断掉的尾巴还在地上乱蹦。

    “不走。”白虎甩下秦力,然后从山坡上俯冲下去,她早就看魔猿不爽,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秦力撇撇嘴,如果魔猿是在全盛时期,他还会为白虎担心,可现在的魔猿不是白虎的对手。如此正好,咬下一条腿就够老家伙们吃了。

    白虎没了秦力这个顾虑,肆无忌惮地释放圣兽之威。圣洁的白色光芒像无数把利剑,白虎所过之处,沿途的怪石纷纷炸裂,灌木和蒿草变成齑粉。

    “厉害!奶娘的杀域在变强。”秦力坐在山崖上拍手。

    魔猿和饕餮感受到白虎的气息,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他们身体受伤太重,爬起来又倒下去。

    白虎驾着白雾落到峡谷中央,缓步走到魔猿身边,刀锋一样的利爪,把沿途的碎石切割开,断面光滑如镜。

    魔猿龇牙咧嘴,不断挥舞粗壮的手臂。白虎瞥了他一眼,一爪子下去拍碎魔猿的喉咙,不给他发出吼叫的机会,然后三两下把魔猿的腿卸下来。

    饕餮看得心惊肉跳,灯笼大眼睛里充满畏惧,下一瞬,他的脖子被白虎的利爪割断,血流如注。

    秦力知道白虎在想什么,她不能让魔猿和饕餮发出求救信号,如果让他们召唤来其它异兽,她将会陷入苦战。

    白虎对饕餮肉不感兴趣,叼起魔猿的腿返回山崖。

    “大战?有了。”

    秦力眼前一亮,内心狂喜:“奶娘打不兽群,村里那些老家伙打得过,倘若我们把兽群引到村里,老家伙们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思及至此,秦力飞快跑下山坡。白虎慢悠悠走着,脖子上的花环让她感觉到别扭。白虎瞥见秦力冲下来,心中满是疑惑。

    “奶娘。我想到让老家伙们活过来的方法了!”

    秦力飞快跑到白虎身前,用手指戳了戳魔猿的断肢,道:“我们多引一些异兽到村子里,然后让老家伙们动手,一次不行就十次,一天来一次。如果他们还不肯挪窝,那就让异兽把他们活活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