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斩之帝 > 第二卷 第三百一十八章 真死定了
    “这个倒是真有问题。你少了一滴心头血还真不一定能补回来,现在可是还在秘境呢。”避水也陷入了犹豫之境。

    “要不这样,小子,等出了秘境再说吧。反正到时候洛兰就真死定了,你也不会再为她伤心罢了。”避水道。

    “避水,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真——死——定了?”风雪黾道。

    避水的话成功吊起了风雪黾的胃口,让人不明所以。

    “就是洛兰再没有可能复活了呗!”避水道,“哈!”

    “你还笑?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风雪黾就差没跳起来了,此刻心情极度激动,方圆千米的空气瞬间冻结,却是被风雪黾的灵力给扰动了,而风雪黾所布置的护罩也直接破碎。

    “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真是怕了你了。你快点激发护罩,还有别随便动气了。”避水道:

    “其实我在追心箭内感觉到了洛兰的灵魂波动,虽然很微弱,但是还是有的。我估计是追心在洛兰被人杀的瞬间强行攫取了洛兰的一缕灵魂并带进了追心箭的内部空间。”

    “什么,洛兰她……”

    “小子,住口!别打断我,听我说好吗?”

    “洛兰剩余的灵魂则随着洛兰的死去归于虚无。本来洛兰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她的肉体腐烂就再没有机会复生了。”避水道。

    “但是,阴差阳错地你跑进她死去的那个空间并带走了她的尸体。后来你把尸体又交给了小龙,小龙又把她冰封了,准备等你们出去给洛兰好好安葬。”

    “所以,就出现了如今的局面:洛兰的肉体依旧完好,灵魂没有全灭。”避水道。

    “然后呢?你怎么不说了?”风雪黾道。

    “你又不准备救洛兰,我说下去有意思吗?洛兰已经在追心箭内待了有大半年了,你如果不即刻帮追心箭启封,那么洛兰将可能与追心同化,最后变成箭灵。”避水道。

    “那现在呢?洛兰还没有被同化吗?”风雪黾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要是被同化了,我还能感知到她的灵魂波动吗?”避水道,感觉风雪黾真是问了一个够白痴的问题。

    “小子,现在如何,考虑好了吗?要不要杀身成仁?”

    “我还有的选择吗?你都这样说了,不行也得行了。”风雪黾道,

    “不过,我有个顾虑:我即便启封了追心箭,后面该怎么办才能救活洛兰啊?”

    “不好意思,这部分书我读的少,不很清楚。就连刚才那一段也是我猜想的,但是万事万物皆有其规律——估计,得需要灵药吧!”避水道。

    “你可真够坑的!你是不是还想说,估计得需要灵魂类灵药啊?”风雪黾略带嘲讽道。

    “没错,没有灵魂类灵药洛兰的灵魂如何能复原啊?这是必需的。”避水道。

    “那就没戏了!彻底玩完!”风雪黾道。

    “天人境!没错,得需要高手相助才行啊!灵魂类灵药至少也是火级的,铸元境的人敢吞服与自杀没区别。”避水无奈道。

    莽苍秘境内怎么可能有天人境呢?这可不就是玩完了吗?

    “难道真的要出了秘境才可以救洛兰吗?可是出了秘境,怕是洛兰也成为箭灵了,那又有何意义啊?”风雪黾暗道。

    “避水,我们走吧。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先去找小龙吧,看看洛兰的肉体是否无损。要是坏了,你也不用烦恼了,反正她没有可能复生了。”避水道。

    “你?避水,你怎么这么说话啊?”风雪黾道。

    “你都说是天意了,那就去看看洛兰吧。如果她的肉体完好,你就必须要竭尽全力去救她。如果天意让洛兰尸身被毁,你的心至少也可以得到解脱,追心箭还在你手里,也算对她有个交代。”避水道。

    “避水,你说得好有道理,我却是没办法拒绝了。也罢,我就去一趟了。”风雪黾道。

    风雪黾出得四号空间,朝着林地空间而去,路上经过了罗清和萧山等人旁边。

    “萧山不就是天人境吗?真是天助我也,只要洛兰肉体完好,她复生有望了!”风雪黾暗道,显然很高兴。至于萧山会不会帮这个忙,应该没问题的,他相信萧山的为人。

    风雪黾进入了林地空间内,哦,现在里面的树林已经消失,却是和普通空间无异。

    虽然一个月的时间过去,慕兰清还是没有取得最后一个金刚球,只是杀死了外围的几棵食人树——根本没啥用嘛。

    慕姑娘此刻还不知道是什么宝物呢,要是她知道估计要郁闷死了。风雪黾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堂堂鱼界第一美人此刻居然在砍树。

    “喔,要不要告诉慕姑娘实情呢?”

    “小子,你要是告诉慕姑娘的话,你很可能会被杀死。你如此戏弄她,慕兰清能不恨你吗?”避水道。

    “夸张了吧?”风雪黾道。

    “不夸张,慕姑娘显然已经领悟出了剑法真谛,加上她的十六级境修为,你不是她的对手。”避水道。

    “那我就更得说了,不然慕姑娘才会真的恨我了。到时候我才真的不是她的对手。”风雪黾道。

    风雪黾暂时不急去找小龙了,反正小龙就在那儿,也跑不了。

    “慕姑娘,你还没有取得宝贝吗?要不我帮你一下。”

    “风公子,你实话告诉我,那个宝贝到底是什么。这一个月来,我想了下,一棵树如何也不可能是我的一剑之敌,除非是宝贝的缘故。”慕兰清道。

    “慕姑娘,对不起。一个月前,我已经取得了第一件宝贝,后来落公子的宝贝我也帮忙取出了,都是一个球。我把它叫做金刚球。我因为见你可以杀死食人树,所以便没有打扰你了。只是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你居然……”

    “如此废物,是吧?”慕兰清道。

    “不是。所以我这才过来帮你了。”风雪黾道。

    “算了,我不要了,这个宝贝。看这球的名字就知道不是个好物件,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呢?”

    “慕姑娘想要什么?我都答应!”风雪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