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群民 > 正文卷 反攻(二)
    生活的画面每天都在改变,生活中每天又出现不同的画面。人们在这种画面中重复着昨天的故事,故事中又换了不同的人只有似曾相识却不同的人演绎着生活拨弄着生活的继续、前进、上升。

    时而平淡如湖,时而激流勇进,时而暗潮汹涌,时而默自向前-----

    办公室的门又猛地被推开了,一个驼背较为高的人站在了身后:快点把你那个错的改过来,人家学校得看。我翻地原始卷子给你对对。想都想的到那张脸是什么样子的。阴沉、胆小、跋扈、山贼、邋遢、小气。

    苗不愿看那张脸也是让人讨厌还会迷惑人的脸,如果说有男狐狸精的话他这样的就是。

    这只狐狸应该是在深山里吗?不,应该在半山腰底下的那种,还不是在好地方应该是在那在散发着臭水沟的地方。正是因为是从这种地方出来的,所以他就装就得干净视别人的“干净”如对立面,干净的别人他就会嘴上夸着,暗地里摆弄你。是因为他从不害怕吵嚷不屑于在背后干肮脏的事情的,就像“偷鸡地”贼吃完鸡一抹拉嘴就说:这鸡是那个人偷的,你看他身上还沾着鸡毛呢?你看了看哪有鸡毛呢?“刚被风刮跑。”这样的谎话是张嘴就来不用打草稿的。

    苗转回头看见他那张阴沉的脸说:你下次弄表的时候麻烦你都用最后的一张表格。这样复制粘贴就不会错了,要不然来回的捣蹬容易出错。

    小头:什么表格?什么顺序?

    苗说:就是学校之间的排序按一个顺序排下来。

    小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哦,

    小头也有唯一的好处,以前只知在人前卖好现在知道拿别人现成的东西来卖乖了,试着学习然后再卖弄,这也不失是一种好的行为表现吧。像他这种人势必踩着身边人的肩膀来行走的。如果踩不到他就会要肆意凌虐直至你半死不活,或者直至你死去,他还会掉上一滴眼泪说些善良的话:这人实在的拼啊!做人拼死了呀!

    小头出去又跑回来郑重地说:你们以后都得按点来,以后8点到,有事给我请假,---

    苗听着心想:好处你都捞着,不能让这个有半点怨言,还得死死地要求下属。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想着想着苗不自觉地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只是这唾沫是白色的。

    小头好像意识到什么往后稍微劣了劣上身继续加重语气地说:要不然纪委来查,你们自己承担责任,上次中心小学的保卫就被通报了。”

    他相来是来拿上级来约束下级的,或许他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从不被下属承认,那又如何,只要买得住上级领导有上级领导跟他撑腰这都不算什么。

    就像上次领导把这一行人喊到办公室里说:你们都得听小头的,听他的,就是听我的,否则就是跟我作对。“

    苗也只能听从,无奈地听从。

    今早,霾是相当的严重,苗6点起床刷牙,洗手,做饭,给孩子把昨天的粥温好,剪了蛋,有准备好的面包片汤盛好筷子摆好放在餐桌上。再放一杯孩子要求的白水。

    苗喊着二宝起床自己就去洗头了,大宝喊着:我走了。苗大声应着:哦,二宝起床了。”好了,别啰嗦了。“苗想笑想批评一下二宝,算了吧,大清早的,苗笑笑,这么点的小孩竟模仿着大人来说话。

    苗停好车准备在伙房里接水,只看见一排排水壶靠墙站着,水箱里的水还糊糊地响着。往上一开水龙头水就哗哗地向水壶里流,刚接上没多大会,从伙房里面走出来一位红衣女人,发是烫的,小波浪自然地靠在脸的两侧,皮肤白晳,她走过来说:水还没开呢。苗笑着回应说:我在才思着水是开的是不开呢,以前的水壶水开了红灯变绿灯,这个灯始终这么亮着。

    她说:没开呢,开了的话红灯就灭了,这儿的灯写工作。红灯灭了就开了。

    苗说:那我以前喝的水估计都没有开,我在接水的时候,一排三个红灯都亮着。

    ”那也是七八十度吧!‘

    苗说:我喝了倒也没有拉肚子。说完苗就不好意思地大笑起来。

    苗一看水还没开就起身要走,厨房女说:你再等等以要不然这里的水壶那么多,等她们接完,你还等好长时间才能接。苗一想也是,就放下手中的壶看着那一排静置等待的水壶。

    等的滋味是难熬的,苗想起身就走,厨房女又走过来说:你再等等,壶马上就开了,听听水都响了。“说着,她把身子前倾耳朵贴近水箱接着又说:都呼呼地响了。你再等等,苗觉着人家也是为得自己好,就把水壶放在那里站着等待。面对着墙壁,苗感觉不如拿本书来看,于是从今天要还的书里拿出一本来看。厨房女进去又出来了,苗发现这个无门的门口下面多了一个隔板像一个门前子,苗说:这是干嘛的,以前从没见过。

    厨房女说:让放的档板,挡老鼠的。

    她看到苗手中的书说:你先上去吧,水开了,我给你接好,你直接来拿壶就可以了。

    苗说:那也好,谢谢了啊。我先把包放在办公室里。再下来

    苗从一楼上到四楼放好包,把提来要还的书放到桌子旁边的凳子上。这桌子看上去是新的,其实里面的东西全坏了。档板什么的都掉下来了。桌子中间的洞里四个钉子呲着牙,上回苗穿的一双红色靴子就被其中一个”尖牙”给刮了深深的一道子。苗曾向领导反映了几次都无济于事。

    苗弯腰拿着身旁的小绿狗垃圾筒,这是从自己家里带来的。有时候从自己家里带来的快要扔掉的都比这的看似宝贝的东西要好得很。苗捏着小狗的嘴锁上门蹬蹬下楼了。

    刚出楼道口,苗就看见送菜的大卡车就停在了厨房门口,苗进去厨房壶还在那放着,两个老师在那里拿着水壶接水。苗一掂水中的壶沉沉的。接水老师两个窃窃私语。

    苗掀开厨房门口的玻璃帘看见厨房女正在那忙着卸菜呢?苗忙上前一脸谢意地说:我帮你干吧!

    厨房女扭着头笑着说:不用了,他马上就来了。

    苗看见主厨推着平板车过来了。苗望着她说:谢谢了啊!

    这时王校长打着电话过来了,校长就是忙。有时候忙是净是电话和敷衍了。苗走过去笑着打招呼:你好。校长回头笑了笑。那眼神里竟是让人揣摩不透的光。

    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