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彩虹之巅1云顶战争 > 正文卷 第20章 气莲的爆发
    各位书友有喜欢的看,请给中年人点个收藏,中年人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我会努力持续更新的。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哦。

    含情脉脉”木风的双眼变得通透明亮闪烁紫色光芒,两眼直射出紫光,蹬向水月对视了一秒只感觉浑身发麻,水月意识到不好,看来这是蛊惑人心神的功法,水月趁着清醒挥剑使出“逆鳞”水月的剑顿时变长,挥舞宝剑回身一扫木风不得不退避,水月也因此躲过一劫。

    水月意识到不能再这么一味放手,要掌握先机,水月催动錬气使出“奥义,龙泉剑”只见水月手中的宝剑剑身出现水纹,向被水包裹一样,更像是一把用水形成的剑。“水流烈破”水月召唤出两道水浪向木风撞去。

    木风不屑的笑了笑:“你这水的声势太弱了。让你看看什么水是怎么用的。”木风运转錬气发动“奥义,紫渊”木风全身錬气环绕,还伴随着一朵莲花,随后召唤出更加巨大的浪头将水月的“水流烈破”拍散。两股水流撞击到一起,水花四溅犹如下雨一样。”

    水月也被水浪拍飞,水月一脸惶恐的眼神看着木风。

    赛场外的袁来对眼前的一切有些震惊:“梁老,慈云殿竟然还有这样的天才活着,她居然可以使出慈云殿的三星奥义。”

    “是啊,不过我一直觉得他身上带着一股邪气,她的实力太让人匪夷所思了。我让你查她的身份,查的怎么养了。”

    “我查过了这个女孩的背景了,没有宗门依附,无父无母在七彩国的边境长大,附近的村民都说是看着她长大的。可是就是不知道她这一身功法到底是传授的。”

    “那就只能先将她收入点苍院后再细细向她询问,看看是哪位慈云殿的幸存者传授她功法。只不过她的功法很杂而且她的紫灵之气,并没有修炼太深。”

    “目前好像也只能如此了。”

    “还有把这个水月加入我们败者组计划名单里,他应该是瀚海宗内室弟子,他也修习了碧蓝之气。天资不差日后定然也是一号人物。”

    “水月好像还没有催动碧蓝之气,似乎还有和木风一搏的实力。”

    “即使有一搏之力,也无法改变他失败的结局,在气莲的绝对压制下,他无可奈何。

    水月缓缓的起身,看着木风身上环绕着莲花,仍然不太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一个16岁的少女竟然形成了气莲。不过这就是气莲所造成的差距。

    但力量差距并没有就此击倒水月的意志,水月只是在感叹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女孩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实在是天赋异禀。水月也在自叹不如,但现在她是自己敌人,就要想办法战胜他。

    水月不在隐藏实力直接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进行猛攻,挥剑使出“水龙吟”一条气势磅礴的蛟龙,由此而出转眼之间向木风袭去。”

    木风看着和那天一模一样的蛟龙一脸不屑的说道:“看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不会出现什么翻转了。既然这样我就再书写一遍同样的历史给你看。”

    “紫气东来”,木风手中又出现了和那天一模一样的能量球,如出一辙,又是相似的场景,蛟龙将能量球慢慢吞噬,但却没有被撑爆,而是变得越来越大。

    水月大笑道:“你觉得历史真的会重演,那么我就是改写历史的人,我的水龙吟和杨靖的不一样,我的蛟龙会随着吸收錬气而逐渐变大,你越是释放錬气我的蛟龙就会越大。”

    木风也笑道:“笑的更猖狂,你真的愚蠢,你的蛟龙不会被能量球撑爆,那它为什么不会自爆那。”

    木风再次运发动“紫气东来”,两个能量球碰撞再一次发生爆炸。这次的爆炸显得更加耀眼夺目,历史竟然再一次上演。”

    而水月则比杨靖受的伤要重的多,巨大的爆炸形成的气浪,将水月的内脏都震烈了。水月撑着一口气不停拍地,最终倒了下去。

    主持人柯一慢慢缓过神来,宣布木风获得胜利,木风一脸潇洒的样子接过书信,径直下台没有停留。

    随后又进行了数场比赛,苏婉清等人苦苦等待终于到了青木硕这最后一组,死亡之组。因为这个叫做武毒的男人功力深不可测。

    此时青木硕还没有上场,观众席上就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欢迎青木硕,青木硕在第一张比赛之后,凭借俊俏的容貌和出众实力,已然赢得许多粉丝。

    而武毒已然带着斗笠,遮住半张脸露出那道性感的伤疤。武毒自从上台开始就一脸怒气恨不得,立刻将青木硕置于死地,一脸的阴沉,如果青木硕看到的他阴冷的面容可能会被吓一跳。

    不过青木硕感受到了武毒的战意,他不明白为何眼前的这个人对自己会有这么大敌意。”

    摆随着一记啰声,最后一个进入点苍院名额的比赛也就此展开。

    裁判击出的啰声还没有消逝,武毒就双脚发力,蹿了上来不是闪过一缕金光,原来武毒手上拿着一把金色匕首,甚是耀眼,武毒虚无一般如因若现的跑动,步伐飘忽不定,这是暗影宗的高级身法,“鬼影重重”。

    青木硕运转錬气,唤出青天白日剑,这时武毒已经到了青木硕眼前,却又一晃而过,瞬间消失,不过即便武毒身法这般鬼魅,青木硕还是觉察到了,青木转身挥剑横扫,只见一道金光乍现,挡住了青木硕的剑,果然武毒隐身到了青木硕背后准备偷袭,但却被青木硕发现了。武毒虚晃一刺又隐匿了起来,武毒几次突然乍现出击,都被青木硕一一化解。

    武毒没有变得焦急,看起来却有些享受,狂笑道:“不错,好久没有打的这么兴奋了,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个天才,仅仅十五岁就有这样的实力,竟然可以看穿我的“鬼影重重”。

    青木硕其实也并非是看穿了武毒的身法,只是他和黄成修炼时,黄成的身法要比武毒快的多,所以武毒这个速度还是无法骗过青木硕的眼睛的。

    武毒见自己的身法就被看破,不在凭借身法和青木硕对抗,因为他知道那样讨不到半点便宜,只能是自讨没趣,但是武毒还是变汤没变药,使出了“残影”,一下子分成三个人,瞬间三人再次分身,分身成六人。真真假假一时间让人难以分辨。

    六个武毒气势凶凶的向青木硕袭来,六人分别从六个方向对青木硕展开进攻,话说好虎架不住群狼,青木硕以一敌六,很是吃亏,随后六把耀眼的金色匕首从不方向刺向青木硕,青木硕挥剑一一格挡,这时青木硕身后出现第七人,从青木硕背后偷袭,青木硕退无可退,眼见匕首要刺中青木硕时,武毒顿时心喜脸上露出狡猾的笑道:“看你这次怎么躲。”当匕首刺中青木硕时,只见青木硕化作一片花瓣,随风飞舞。

    “漫天花雨”在危急时刻青木硕使出了漫天花雨,成功逃脱,正当武毒寻找消失的青木硕之时,青木硕在武毒的身后出现了,横扫一剑将武毒的背后划出一个血口子,武毒疼痛难耐,扔出几根破魂针,趁青木硕躲避之时拉开身位。

    青木硕在躲避之时,也同样佩服武毒的暗器投掷手法,背部受伤,还能这么快速投掷出破魂针。

    青木硕成功使武毒受创,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攻击机会来了,青木硕手中的白日青天剑,瞬间变成了渊碧剑,使出“漫天飞雨”,源源不断的剑雨向武毒飞去,武毒这时摘下了斗笠露出了面容,武毒长的也是十分英俊,只是脸上的这道伤疤,让他的容貌大大折扣,但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坚毅,从武毒脸上看到的更多是沧桑。

    武毒扔掉斗笠运转錬气,錬气周围也环绕着一朵气莲,武毒周围挂起的沙尘暴武毒将錬气凝结于掌心,投掷出一道黄色錬气波,錬气波和沙尘暴一同移动,过了一会众人才看清那不是什么錬气波而是飞蝗石,飞蝗石迅速分裂成数颗,原来这是武毒的投掷功法“奥义,飞沙走石”。

    这是梁老和袁老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惊:“梁老,青木硕这次恐怕是真的要败了,没想到这个武毒也是位錬气尊者。

    “是啊,在气莲的绝对压制下,是不可能逆转的,这是天道及时他天资再优秀,也没办法逆天而行。看来这是老天执意而为,老袁把青木硕加入败者组名单里吧!这个青年我要亲自调教。”梁老低头叹气道。

    梁老幷不是因为青木硕的实力不够,而是觉得他没有通过自己能力进入点苍院还是有些可惜。

    就在梁老都不看好青木硕的时候,青木硕却给做所有人都带来了惊喜,青木硕就是这样总是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带来奇迹,他一直都是这样。他的宿命注定他的与众不同,注定是改变世界的人。

    所有人都觉得只是决胜一击的时候,而战斗却并没有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