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妃本红妆:公子世无双 > 正文 第1章 邪王婚礼
    赤灵大陆中有三个大国,分别是东有东陵,西有西樊,南有南安,三国呈现出三足鼎立的趋势互相牵制制约,赤灵大陆百年来都处于和平的状态。

    但除去这三个大国,还有数个依附于这些大国而生存的小国家,小国家每年奉献给大国一定的贡品,便得以生存。

    当然,还有一些不甘心永远位居他国之下的小国家不老实,他们集结在一起团结起来,发兵攻打东陵大国。

    东陵国得知消息,很是不屑,挥手便派出将军与军队,不出一月便平息了这场战争,那些失败的小国家为了自保,纷纷献上比平时多出几倍的贡品以求保下国家。

    东陵国君主听了,知道那些小国交通落后资源匮乏,处于的地形也不好,实在没有值得发掘的潜力,便任由他们去了。

    其中万花国便是参与其中的小国家之一,这是个特殊的国家,这个国家女子为尊,此番战败,万花国女皇贪生怕死,狠心下旨把万花国的皇太女送去东陵国和亲,东陵国君主知道了这件事,大手一挥便把这皇太女赐给了东陵国七王爷——邪王。

    东陵国太平165年,初春三月十五,今日是个好日子,天下女子皆倾心的邪王娶亲的日子,取得便是那万花国的皇太女虞妖。

    由于这皇太女是战败国送来的和亲之人,身份是卑贱的,所以她的婚礼并不会办的太过隆重,战败国的人便是他们东陵国的俘虏,是不能够享受东陵国的很多平常待遇的。

    但是今日的邪王府被布置的特别喜庆,大街之外,只见那喜庆的红毯铺出十里有余,围观的人们都喜气洋洋的想着进入王府,王府之中,随处可见的贴着大大的喜字,来回穿梭着的丫鬟下人忙碌的不可开交,宾客满座,足足占满了三个大院有余,由此可见这邪王娶亲是多么的受天下人所重视。

    宾客还在不断的涌入,他们笑意吟吟的贺喜相互讨论着今日之事。

    噼里啪啦!门外响起了连绵不断的喜庆的鞭炮声,夹杂着人们的喜悦之情,更显气氛活跃。

    鞭炮响了,这是要迎接新娘了,众人不禁纷纷站起身来围在了门口就要围观,这万花国的皇太女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才会值得邪王这般大肆铺张的迎娶。

    伴随着人们声声的讨论疑惑声中,在噼里啪啦鞭炮的喜悦声中,只见那头街道由着四个眉清目秀的男子抬着的花轿缓缓行来,花轿呈大红色显得十分喜庆,那花轿之上装饰着奢侈的宝石,就连制作花轿的木头都是上百年的檀木所造,所过之处皆能听闻到檀木的馨香与宝石相互碰撞的清脆声响,那声音似乎也在象征着此时主人兴奋的心情。

    花轿缓缓被抬了过来,身后伴随着一列长长的陪嫁队伍直直的排到了长街的尽头,一行十六个男人穿着大红色衣服,吹响着出嫁时的乐章为气氛更填喜悦。

    这是人们所见过的最豪华的一场婚礼了,富可敌国的邪王为娶万花国皇太女所举办的婚礼,超出了礼仪制度中所规定的王妃婚礼,人们不禁咋舌。

    新娘到,新郎快出来迎接咯~媒婆浓妆艳抹的脸蛋上满是喜悦,她挥动着手中的帕子小手指头翘得老高,声音拖得很长,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邪王府的管家见此,急匆匆的派人去通知自家王爷,新娘的队伍便把花轿放在了地上,等着邪王亲自前来迎接新娘。

    就在此时,一道不起眼的轿子也走了过来,由于之前的队伍太过庞大几乎占满了整个街道,这顶小轿子只能靠着街道的边缘还要挤着人群才能艰难的步步向前。

    此轿子由红色的布条包裹,颇有几分喜庆的感觉,只是那红布破旧,怎么看怎么都碍眼,抬轿的四个大男人体型大力气也大,他们推开人群便直直往前走去,不顾身后百姓的骂声。

    终于轿子来到王府门口,在众人不满的目光之下轿子停在了邪王府的大门外,一放下轿子四个抬轿的男人立马离开了,只留得一顶轿子与轿子旁侧的一个小丫头在那里。

    人们见了,不禁对她们指指点点起来,看起来还过得去的轿子在新娘的豪华花轿旁边显得特别多破旧,也与这喜悦的气氛十分格格不入,怎么看怎么碍眼。

    邪王府的管家见了,看着抬轿的男人一把轿子抬来就离开了,便认为这些人是来捣乱的,但今日是自家王爷娶亲,应一切以喜悦为主,当下管家大声喝道:你们是何人?今日是邪王爷娶亲的好日子,我奉劝你们还是识相的速速离开!

    站在轿子旁的小丫头一听到这话,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她看到了旁边的豪华花轿与惊人的陪嫁队伍,她对着管家说道:你说什么?你家王爷要娶的不应该是我们万花国的皇太女吗?

    万花国的皇太女?莫非竟在这破旧的轿子之中?那这豪华花轿中的新娘是谁?今日这是要有两个新娘吗?

    一时间众人讨论纷纷,他们各持说辞,面对这突然出现的情况有写十足的兴趣,更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两个新娘究竟是怎么回事。

    管家一听面色一沉,真的以为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冒充邪王的王妃吗?他们邪王府可不是什么小地方,此人带着破旧的花轿前来,分明就是对他们邪王府的一种不屑与讽刺。

    管家的脸色很不好看,不要让他知道究竟是谁在挑战邪王府的威严,否则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的,当下管家手一挥招来了两个侍卫,吩咐道:此人居然敢冒充王妃,你们快些将他们赶走。

    那小丫头一听,瞪着就要向着她走来的侍卫,她急忙解释道:你做什么?轿中的可是邪王的王妃!你们怎么可以如此无礼!

    管家一听,怒不可遏的伸手指着那小丫头,怒道:胡言乱语,来人,还不快将她们赶走!

    管家这是要将本王的王妃赶到哪去?在人们津津有味的围观讨论中,一道戏谑的声音穿破人群脱颖而出十分引人注意,众人寻着此声音转过头来。

    只见一道修长的身影伫立在邪王府门侧,此人有着完美的面部轮廓,肤如软玉凝脂,眉如远山之黛,长而浓密的睫毛,直而英挺的鼻,薄唇懒散的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唇角间散发的满是戏谑意味,那双惑人的丹凤眼中,瞳孔竟是幽深神秘的深紫色,一望不见底却带有某种魔力般引人注视不自觉的沦陷,男子的墨发被白玉冠束起,一身大红长袍穿在他的身上,映衬得男子淡漠中不乏神秘,高贵中不缺气度,清冷中不少柔情,这真是个复杂却又完美到无话可说的男子。

    王爷!管家见到来人恭敬的唤了一声,他解释道,这人是来捣乱的。

    你放肆,轿中是我万花国的皇太女,她才是假的新娘。那小丫头急忙说道,她指着旁侧豪华的花轿心中充满了愤怒,世人皆知东陵国的东陵邪是天下女子皆爱慕的男子,所以今日东陵邪成亲,会有些疯狂的爱慕者来捣乱也就罢了,居然还敢那么的铺张放肆。

    哟呵,你说什么?你敢说我家小姐是假新娘,你也不看看你这穷酸的模样,你以为邪王是人人都配得上的吗?你这丫头哪来那么大的胆子,随便抬了个人来就想进去邪王府,你未免也太天真了!这方的媒婆听了小丫头的话便怒骂起来,她毫不客气的指责起来。

    她说的也对,邪王娶的正妃怎么可能由一顶破轿子抬着那么寒酸,更何况还没有陪嫁的队伍,这其中孰真孰假一眼便可看清,百姓们纷纷议论着究竟何人不知好歹的想来破坏邪王爷的婚礼。

    百姓们纷纷扬扬的声音不停歇的接二连三响起,那小丫头被吓得眼中很快溢出了泪水,她不停的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皇太女就在这轿中,这才是真正的新娘,你们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就乱说!

    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新娘,众人就津津有味的看着了。

    王爷,您看?管家脸色难看的向东陵邪询问,如果不把她们赶走,那他家王爷的婚礼岂不成天下人的笑话了。

    东陵邪抚了抚那红色的锦袍,深紫色的眸中似乎蒙上了一层面纱一般神秘难测,他只是微勾嘴角,无人知晓他内心究竟是何想法,他启唇:既然大家好奇,那便把这王妃拉出来让本王看看,究竟是真是假!

    他的声音温润如玉有如滚珠落玉盘般好听,声音中不乏丝丝磁性特能能够吸引人的思绪,但他用那如此好听的嗓音说出了如此残忍的话。

    出嫁时,新娘只能够在洞房时由新郎亲手掀下盖头,新娘的第一面只能够由新郎看见,如果还未洞房新娘便露出容貌,这可是不守妇道的表现,当然,这样的新娘会受到天下人的耻笑,会被冠上朝三暮四的罪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