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1章 婚礼上的囚禁
    春光明媚,花香鸟语,十里红妆。一顶极为奢华的鲜红的轿子由八个年轻体壮的汉子抬着沿着京城的那条最宽敞的道路朝晋王府而去。虽然已经由礼部的官员们派人清了路,可是看热闹的百姓们依然携儿带女的挤在路两旁看热闹。

    今天是大宁朝晋王殿下,闻人殇的大婚之日,亦是定国将军之女,秦雨菲的出阁之日。因为是先帝爷的遗诏赐婚,所以操办的格外热闹。

    可是原本应该喜乐高奏的王府里,却发生了一件稀罕事,看热闹的宾客和京城里爱热闹的百姓将晋王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大家齐刷刷地睁着眼睛竖着耳朵听霸道阴狠的晋王对刚从轿子里出来的新娘子说:秦小姐娇蛮任性,且在闺阁之中时已然失身,随意勾搭男人,淫贱无耻,念在先帝遗诏的面上,本王不予休妻,可是王府的尊严不容践踏,今日起贬到奴仆院子里,终身为仆!

    新娘子刷地自己揭开了红盖头,惊异不定地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紫袍男子。自己都还没有走到正厅,他就迫不及待的要开始下手了?

    话音刚落,围观民众间顿时响起热烈的议论之声。他们不明白男的英俊,女的俏丽,原本应该天作之合的一对璧人为何会闹出这样的闹剧。

    议论的声音很快就停了下来,因为身着大红喜服的新娘,也就是定国将军秦慕秦将军的爱女秦雨菲,忽然大笑起来,俏丽的容颜,因着精致完美的妆容显得更加明丽动人。

    她大笑着说:虽然这里是王府,可是也轮不到你想干嘛就干嘛,贬我为奴?你就不怕我父亲手里的军队反了你?当初先帝定下这门婚事,就是为了让父亲手里的兵权为晋王所用。别的不说,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晋王也要礼让自己三分。

    谁知身着紫色缎面长袍,头束金冠的晋王,缓步到秦雨菲跟前,伸出骨节均匀白玉无瑕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看着她又怒又怕的眼睛道:定国将军年事已高,本王赐他告老还乡了,他掌管的兵符已经交到我的手上了。怎么,秦小姐还有什么话说吗?

    你你无耻!你把我父亲怎样了?你要敢动我父亲,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雨菲顾不上不远处的王府大门处拥挤的看热闹的人群,大声喊道,她记得自己上轿子之前,父亲还好好地穿着将军软甲好端端的。一定是这个男人动了什么手脚!

    晋王看着满目怒火的雨菲,不屑地转身,在仆从们备好的春登上坐了下来。懒懒地说:都愣着干什么,把她拖下去啊。现在起她就是本王的奴仆了,没听清楚吗?

    一旁垂首待命的仆从,慌忙蜂拥过来,七手八脚地要来拉雨菲。可是雨菲锐利的眼神使他们不敢近前,他们只得无措地停在雨菲的身前。

    这时雨菲冷笑一声:如此最好,我还懒得和你这样肮脏的男人拜堂呢。你当我真的不知道,你爱慕的是先帝的宠妃,当今小皇帝的母后?我怀疑,当今皇位上的那个刚满一岁的小皇帝弄不好并非先帝的儿子,是你和太后那个贱人所生也不一定呢!

    话音刚落,王府门口拥着的观礼的宾客和凑热闹的百姓顿时炸开了锅,这样的秘闻被当众说出来,犹如一阵天雷,惊得人们快要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而且这些话很成功地激怒了晋王,他刷地从春凳上起身,阴狠地看着雨菲: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人,本王现在改变主意了,如此不知廉耻的女人自然是做不好奴才的。来人,将她押进囚室,没有本王的允许,谁都不准给她送水送饭,本王倒要看看她能硬到什么时候!

    雨菲再次大笑起来:堂堂晋王殿下,就只会如此用这样的手段让女人臣服吗?可笑,真是可笑,我告诉你,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向你低头,我就是瞧不起你,你个伪君子你个下贱的小人

    没等雨菲骂完,晋王锋利的目光扫过一旁的仆从,仆从们慌忙架起雨菲,离开了王府的院子,朝阴冷的囚室走去。要知道,这间囚室已经一年多没用过了,上一次用,是王爷审讯先帝身边伺候的太监时用的,为了套出先帝驾崩的真正原因,那个太监被王爷生生的凌迟而死!

    吱呀一声,阴冷昏暗的囚室大门被推开。隐隐约约的能闻到一股血腥和发霉的味道,囚室的墙上悬挂着皮鞭,铁钩,利刃,烙铁只看一眼就能让人毛骨阴寒。

    领头的奴仆将雨菲带到囚室后,客气地说:姑娘,既然来了王府了,就服个软吧。王爷的性子可是出了名的狠,放着好好荣华富贵的日子不过,这样冲撞王爷,何苦来?

    雨菲笑了一下,连奴仆都叫她姑娘,可见自己今天真的是出了大丑了。大婚之日夫君非但没有穿喜袍,还将她扔到这么一个地方,拜堂之礼没有行,她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多谢你,我的事情我自己清楚。你们没事了就出去吧,免得王爷发起火来带累你们。雨菲对领头的奴仆说道。

    那奴仆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转身走开了。

    囚室的门重新关上,室内顿时阴暗一片。雨菲找到一个角落,静静地坐下,等待着即将到来厄运。

    大约傍晚的时候,囚室的门打开了,晋王提着一坛酒,走了进来。吱的一声,囚室的门在他身后关上。雨菲在黑暗中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嘴上却一点也不示弱地说:你想干嘛?我和你并未拜堂,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离我远点

    话刚说到一半,晋王已经扔了手里的酒坛,将她扑倒在地,顿时酒香味混着囚室里的霉味血腥味一起刺激着雨菲的感官,她忽然感觉自己所有的倔强都是虚的,这黑暗的囚室里,她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你和我没关系?让我离远点?我就是要了你,你又怎样?晋王说着便俯身朝她的红唇吻去,没有一丝怜惜,没有一丝温柔。

    不要,你走开!雨菲拼命地推着身上沉重的身躯,情急之中她喊道:王爷知道雨菲已然失身,如此残破之躯就是平民男子都会嫌弃,是个男人都不会用别人用过的‘破鞋’,王爷还是快走吧,免得自取其辱。

    哈哈有意思,本王还就是爱穿破鞋。说完不给雨菲说话的机会,凶残地撕碎了她身上大红色的喜服,毫不怜惜地扯掉了她贴身的亵衣亵裤。

    没有任何言语,没有任何爱抚,他就这样刺破了她的身体,贯穿了她的尊严,用男人特有的方式,宣布着对她的占有,如此霸道,如此的狠绝,不留任何余地的将她打入无边的地狱。

    男性的硕大在她女性的柔嫩中穿梭抽送,她不明白他这一腔的怨恨因何而起,更不明白为何如此鄙弃她却又要来侵犯他,如果为了泄欲,王府里的女人何其多,不差她一个,也许只是为了报复,报复她之前对他的蔑视,讽刺和无视吧。

    夜渐渐深了,这一场没有任何爱意的交合却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他在这黑暗阴冷腥臭的囚室里一次次地要她,像是要活活地折磨死她一般,没有尽头,没有因由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求收藏哦</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