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3章 宝物遗失
    初春的夜里,晋王府里一片静寂,只听见淅淅沥沥的细雨声,卵石铺就的小径已然湿透,花园里树梢上刚刚抽出的嫩芽被细雨润湿过后,格外的娇嫩。清风之中伴着初春的微寒,人们早早地就吹灯睡下了。

    忽然间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了雨夜的静寂,叫声中的凄惨足以让任何听见的人浑身发凉。

    晋王府里最为偏僻的一角有一个密闭的房间,此刻这个房间的门缝处透出一丝丝昏黄的光线,房间四周杂草丛生,阴暗潮湿,因为此处被王府的奴仆们认为是不祥之地,平日里少有人来此处。而刚刚那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便是从这个房间里传出来的!

    一盏油灯,灯火如豆,勉勉强强地照着这个阴气密布的囚室。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近五旬的老太监被铁链束了手脚,栓在囚室的墙壁之上,他脖颈之下的锁骨处依然被铁钩穿透,阴寒冰冷的铁钩生生地穿过老太监的骨骼皮肉,难怪他会叫得如此凄惨。

    囚室中央,一张铺了软垫的梨木制成的春凳之上赫然坐着一位紫袍金冠的男子,袍子还是白天参加新帝登基大典时穿的那身,上好的缎子,金丝为线缝制而成,领口袖口浅浅地绣着气势磅礴的飞龙花纹,高贵却不张扬,霸气却不落俗。

    怎么样?还不打算说真话吗?镇国宝玺到底在何处?男子一面悠闲地抚摸着左手食指上的羊脂白玉戒指一面用他专有的阴沉的声音问着。

    气若游丝的老太监,吃力地张开嘴回答说:王爷,奴才真的不知道啊。先帝驾崩之后,奴才们忙着奠礼,根本就没想到宝玺会不见啊

    还不说是吗?晋王理了理衣袍,从春凳上站起身来,缓缓走到老太监跟前:先帝驾崩?先帝一生征战,身体硬朗,为何会一朝暴病而亡?你们这些看着怯懦背地里勾结他人的狗奴才,最好是将实情说出来,不然本王有的是手段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太监闻言开始颤抖起来,脸色苍白,嘴唇不自主的哆嗦着,这位王爷的手段之毒外间早有传闻。当初他还跟着先帝打仗的时候,审讯敌军的一个探子,亲手将那探子的皮给剥了,整个人血糊糊的,却还没有死!

    王爷明鉴啊,当初先帝病重,一旁伺候的是如妃娘娘,也就是当今的太后,我等奴才不得圣旨都不敢靠近。王爷,奴才说得句句属实啊王爷,你就给奴才一个痛快,奴才也好到了下面接着伺候先帝啊老太监可喊着求饶,求不得不是饶命而是痛快的死去。

    晋王微眯着双眼,牢牢地盯着哭喊求饶的老太监,嘴角微微上扬:想死?没那么容易!你不说,本王帮你说,可是魏侯爷指使的你,毒杀先帝,偷走镇国宝玺?

    古语云,狡兔尽则良犬烹,敌国灭则谋臣亡。

    先帝虽然英勇一世,可是一朝登上帝位,手握那天下间最至高的权利后不免起了诛杀功臣的心思。几年来,几位随着先帝出生入死的功臣良将无不莫名地被贬官或者死去。这样一来,不免寒了那些功臣的心,那些功臣们起了谋反的心思,也不无可能。

    几位位极人臣的功臣,被先帝处置的就只剩下一个魏姓的侯爷。这位魏侯爷若想自保,只能主动出击,杀掉先帝。所以,晋王非常自然的就推测到,定是这位魏侯爷买通了先帝身边的太监,下了毒手。

    听晋王如此一说,老太监顿时哭喊起来:王爷明鉴,奴才是宫里的奴才,如何与宫外的侯爷们有来往啊。奴才真的冤枉啊,先帝爷从重病到驾崩都是如妃娘娘在一旁伺候啊!王爷何不去审讯如妃?

    刷的一声,镶了倒刺的鞭子落在老太监身上,顿时老太监身上的皮肉被鞭子勾去不少,老太监忍不住又是一声惨叫。

    混账奴才!竟然敢诬陷当今的太后?太后是先帝的宠妃,先帝病重之际理应在一旁照料,修要再找其他借口,快快说出实情来,否则本王有的是时间来看你身上的皮肉一点点割下来后是何模样!晋王手里握着鞭子,凑近老太监缓缓地说着。

    老太监哀嚎一声:先帝啊,奴才一腔衷心,为何要这般被人猜忌啊!先帝啊哀嚎过后,老太监蓦然闭嘴,紧接着汩汩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淌下,在这灯光昏暗的囚室里显得甚是骇人!

    晋王一脚揣在老太监的身上,忿忿地说:尽然咬舌自尽,老家伙,便宜你了,哼!

    扔了手里的鞭子,晋王转身走出了囚室,囚室外顿时闪出两个黑影,跪地参拜后说:王爷有何吩咐?

    将那个老家伙抬出去埋了。对外就说是凌迟处死的。本王就要让人知道,根本王作对,会是什么下场!晋王低沉的声音吩咐道。

    是,王爷!两道黑影抬起囚室里的已然断气的老太监,很快地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晋王仰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细细的春雨落在他轮廓分明的脸颊上,如此俊美的脸颊,怕是再好的画师也难以用画笔画出。

    父皇,你在天有灵,就告诉孩儿,谁是凶手吧!晋王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的喊着,雨水顺着他俊美的脸颊流到脖子上,继而没入衣领中,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皇宫,太后寝宫之中。

    偌大的浴桶之中,温热的山泉水盈满了浴桶,一个妙龄女子,光裸着臂膀懒懒地靠在桶壁上,玉葱般纤细白嫩的手指玩弄着水面上的玫瑰花瓣。

    这初春的季节里,花期最早的花儿也刚刚才开始抽芽。这一桶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是今晨刚刚才南边快马加鞭运送到宫里的。还有那浴桶里的水,是北边天山之上圣佛宝地的山泉之水,也是在今晨快马加鞭运送到宫里的,听说此水又美容驻颜纤体延寿的功效!

    寻常百姓人家,哪里知道皇宫里的太后生活的奢华?

    然而如此奢华的生活,也没能让浴桶中沐浴的女子感觉开心。她一面赏玩着水面上飘着的花瓣,一面皱着柳眉想着事情,许是事情太难办,娇媚的面容甚是苦恼。

    浴桶的周围是飘着的江南进贡的碧落纱,轻盈馨香,难得的是黑暗的夜里可以发出点点荧光,甚是美丽。如此轻纱,一年才只能织得一匹。

    忽然间,浴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缕微寒的春风趁机吹了进来,吹得碧落纱微微晃动。

    浴桶里的太后娘娘开口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身着黑色精装的女子跪地道:找遍了整个皇宫了,依然没有找到。此女不是别人,正是白天登基大典上在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侍婢百灵。

    怎么可能?这个死老头子,藏得还真够隐秘的,我就不信找不到,再去找,整个皇宫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太后再没了沐浴的心思,忽地从浴桶里站起身来,曼妙的身躯在碧落纱的衬托下娇媚动人。玉臂一伸,扯过一件蚕丝料子的袍子套在身上。赤脚走到跪在地上的黑衣女子身边,细声道:切记,不要声张。

    是。百灵应了一声,匆忙退下。</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