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11章 允州大营
    午时刚过不久,雀儿就回来了,一面擦着额头上的细汗一面喘着气对雨菲说:小姐,今天真的真的是巧,瞎爷爷在家,他说说

    雨菲慌忙捉住雀儿的手急切地问:说什么?

    雀儿抚了抚自己的胸口顺了顺气说:瞎爷爷说啊,玉剑公子这一个月内会在京城出现,可是具体他会在哪里出现,瞎爷爷说是天机不可说就没有告诉奴婢。

    京城?雨菲自言自语地走到窗子边,扶着窗棱琢磨着,自己该不该即刻启程去京城走一朝呢?可是自己答应了爹爹啊,从今后老老实实呆家里再不闯祸了。这下该如何是好呢?

    雨菲想事情想得太投入,所以她没有听见雀儿接下来的话,雀儿说:瞎爷爷说前些日子他观星象,发现了一个甚是奇怪的星象,红鸾凤星凭空而出,明亮异常,而更神奇的是两颗帝星交相辉映,紧紧地倚在红鸾凤星的两旁瞎爷爷也真会说笑,一个瞎子如何能看得到星象呢。雀儿小声地嘀咕着。

    雨菲在窗边思忖了良久,想出了个权宜之计,她叫来雀儿,小声吩咐说:雀儿,明天起你跟着我一起去灵佛寺礼佛祈福。这次出门大概要好几个月,准备好足够的盘缠和衣物。记住,小姐我的衣服要是男装。

    什么?去灵佛寺?小姐,你没事吧,你从前可是最讨厌那帮秃和尚了。雀儿吃惊不小。

    雨菲神秘一笑:快去吧,准备好衣物和盘缠,我这就去向爹爹辞行。

    雀儿一脸的疑惑,可是小姐如此安排自然是有道理的,于是不再说话,开始翻箱倒柜的准备行李。雨菲理了理衣裙,出了自己的院子,朝将军府的大门走去。这个时候爹爹应该是在军营里。

    雨菲坐着马车来到营地里的时候,已经快要傍晚了。举目望去是一大片的帐房营地,入口是威严的木栅门,两人多高,最上面嵌着一大块木板,上面钢筋有力的四个大字书写着允州大营四个字。

    雨菲站在高大的木栅门外,正想着自己一身女装该如何进去呢,古代军营制度森严,女子不得入军营,否则军法处置。正迟疑的时候,一个巡逻的士兵小跑着过来,笑着说:小姐,您今天要来玩什么呢?好些日子没见着你,听将军说你病了,现在可大好了?

    雨菲顿时佩服起从前的秦雨菲来,自己院子里顽皮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到这大宁全国的军事重地允州大营里撒起野来,看来这秦将军对自己的女儿可不是一般的溺爱啊。

    我的身子早就好了,劳烦这位小哥通传一声,我要见我爹爹。雨菲客气地说。

    这有何难,小姐你进去直走,将军这一会儿正在校场上练兵呢。你去了自然就能瞧见。巡逻的小士兵满脸堆笑地将雨菲让了进去,心里嘀咕着,秦将军家的小姐几时这般客气懂礼了?

    雨菲进了大门,直接往前走去,没走一段距离就听见一阵阵震天的叫好声,夹杂着些许的惊呼声。又走了一段距离,瞧见一大片宽阔的场地周围围满了身着铠甲的兵士,而此时此刻这些士兵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大声地喊叫着,有加油助威的,有大呼小心的,气氛异常的激烈,不难猜出众军士围着的场地之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比赛,可是在比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一步步走近场地,好奇心使然,雨菲抛开了找爹爹的念头,朝那围观的人群中挤去。想一看究竟到底是什么比试,竟然如此的激烈。因着雨菲今日穿着女装,而且还是秦将军的宝贝女儿,很快地军士们就让出了一条小道,雨菲很顺利就挤到了围观军士的最前方。

    宽阔的练兵校场之上,一字排开手持弓箭的弓箭手,弓箭手手中的弓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这些弓箭手每次都是三箭齐发,并且箭头处没装铁箭头而是沾了白色的面粉。嗖嗖嗖的几声破空之响,沾了白面粉的箭纷纷飞了出去,这时叫好声再一次响起。

    校场上一个身着黑色软甲的士兵,身形矫捷,手持宝剑,一串剑花之后,所有飞向他的箭全都被挡到其他的方向,身上没沾上一丁半点的白色面粉,顷刻之间,脚步没挪一下,躲开了所有的箭头,动作之流畅,身姿之飒爽,气魄之豪迈,再加一条,模样之俊俏,雨菲忍不住大叫一声:好!精彩!

    一个突兀的女声出现在男子的世界里,不少人都停下手上的动作循声看来,这时校场之上刚刚小露身手墨色软件的男子,惊喜地朝雨菲看来,脸上不知是刚才运动太过剧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竟然略微红了一下。

    看来自己的到来坏了气氛,雨菲摸了下鼻子说:你们继续,继续吧,我有事就先走了。军营是男人们的天下,自己以后还是少来的好。

    正准备转身离开,一个洪亮的男子的声音喊道:小姐,请留步。

    雨菲回头看着那个穿着墨色软件的男子,开口问道:这位军爷可有什么事情?

    男子愣了一下,随后走到雨菲跟前有些结巴地说道:没事,没事,听说小姐你前些日子病了,不知近来可好了?

    雨菲揉揉额头说:并没什么大病,只是不知怎地就晕了过去,醒来后从前的好些事情都不记得了。

    没病就好,就好。男子有些拘束,全然没了刚才展示武艺时的潇洒自如,他不安地捏了几下身上的软甲,然后才想起来问雨菲:小姐你是来找将军的吧?将军这会在大帐里跟几位副将商议今年春天征兵的事情呢。

    将军大帐在何处?劳烦小哥带我去,我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雨菲不得不拿出这个蹩脚的理由做借口。

    男子憨厚地想要挠头,只是头上戴着头盔,他取下头盔夹在腋下,挠了挠头说:小姐不用跟属下客气,属下这就带小姐去找将军。说完径直走在前面。雨菲对这个憨厚的小伙子感觉还不错,遂紧跟其后。没走多远就听见身后的众军士议论起来。

    算他小子今天走桃花运,秦小姐从前从来都不同我等如此下等的士兵说话,今天算他小子运气好

    你们发现没有,小姐今天好像变了,变得变得像个小姐了

    你们统统闭嘴,小姐那可是未来的晋王妃,岂是你们能议论的?

    渐渐里离开了校场,身后的议论声也小了许多。

    跟着那个墨色盔甲的士兵走了好一会儿,果然看到了一定威武气派的大帐,里面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士兵有些羞涩地对雨菲说:小姐,将军的大帐便是在这里了,不过将军议事的时候不喜人打扰,属下这就退下了。

    雨菲点了点头,士兵便退下了。

    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更何况大帐里正在商议的还是比较重要的事情,雨菲没有直接闯进大帐,而是乖巧地在帐外等候。

    里面一个声音传来:将军,王爷有意调你回京任职兵部尚书,掌管兵部,为何你拒不接受?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啊!

    接着秦慕的声音回答说:在允州偏安一隅,远离朝堂一半是为了为我那早亡的妻子守灵,还有一半的原因就是为了躲避朝堂上的暗涌,你不想想和先帝一起打江山的功臣如今还剩下几个?你也不想想,先帝为何就如此突然的就驾崩了?京城,是非太多,万万去不得啊

    刚才那个声音接着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将军以为呆在允州就万无一失了?明年,秦小姐可就要嫁到京城里去了啊。

    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吧。这允州大营里都是我秦慕的人,我猜那晋王也不敢怎样。秦慕说着,可是从说话的语气听来,并没有多大的底气。

    难道说爹爹遇到麻烦了?雨菲心下一惊。自己天天在将军府里吃喝不愁,怎么就忘了关心爹爹呢,官场之上,从来都是不太平的啊。

    这时大帐里面的人似乎发觉发觉帐外有人,帐帘猛地被撩开,秦慕走了出来,带看清来人是雨菲时,才松了口气,问道:女儿,找爹爹有事?

    雨菲看了一眼秦慕身后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这人应该就是这允州大营的副将了吧。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雨菲忙对爹爹说:爹爹,女儿这几日在院子里呆得好生无趣,女儿请求爹爹允许女儿去灵佛寺小住几个月,一来可以为爹爹祈福,追悼娘亲的亡灵,而来也可以修身养性,免得明年出阁后被人嗤笑不知礼仪。

    秦慕还没开口说话,他身后留着八字胡的副将倒先开口了:将军啊,有女如此,福气啊,哈哈。

    秦慕看了雨菲一会儿,说道:如此也好,爹爹最近事情多,没时间照顾你,你就带着雀儿去灵佛寺住一段时间吧。

    雨菲一听爹爹答应了,很是开心,忙说:女儿多谢爹爹,那女儿这就回去准备了,爹爹你不用担心,安心地忙你的事情吧。

    好,好,菲儿,路上小心啊。秦慕满目和蔼的看着雨菲兴高采烈的走远。一直等到雨菲走远后,才叹了口气道:傻女儿啊,不知明年进了王府还能不能这般无忧无虑了

    将军,雨菲她命格高贵,日后定不会吃亏了,将军你啊把心放肚子里去吧。副将笑着道。

    秦慕转身回到大帐,嘴上说道:但愿如此,都怪我平日里太宠着她了。对了,今年征兵的事准备得如何了?

    名册已经拟好了,将军请过目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收藏啊,评分啊,亲们不要小气撒戳一下鼠标就好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