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14章 心动
    他怎么走了?他怎么突然就走了。雨菲趴在窗棱上,试图找到一些刚刚见到的玉人的影子。她还没有问他那天在将军府洗面树林里的事情呢。自己还真是后知后觉,现在才想起自己找玉剑公子的初衷。

    店小二在雨菲身边站定笑着说道:看来秦姑娘对玉剑公子还真是一往情深,人都已经走那么远了,姑娘还舍不得回神啊。

    说什么呢,我不过是在想事情罢了。说得好像是我很喜欢他一样。雨菲略显羞涩的将视线从窗外转了回来,忽见地上原本躺着的周公子血淋淋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踪影,若不是地上那摊还没擦干净的血迹,雨菲甚至要怀疑刚才没有人在这个房间里被割破了喉咙死去。

    店小二看出雨菲的想法,解释说:玉做事看似冲动不假思虑,可是他心里的思量最是细密,不用担心,玉刚才不是已经派人将这里清理干净了么?那周公子虽然是晋王侧妃的弟弟,可是以玉的手段,定不会出事的。

    雨菲听店小二如此说后,不禁问道:这么快就清理干净了?玉剑公子,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店小二收拾着房间圆桌上的菜碟,没有直接回到,只是淡淡地说:他啊,我也不了解,姑娘日后就会知道了。

    我日后如何会知道,他这样行踪不定,下一次我要在哪里才能见到他?雨菲说着忍不住又往窗外看去,对于玉剑公子,雨菲觉得自己的心总是会不由自主地为之倾心,到底是从前的那个雨菲的感情在作怪,还是自己也已经动心了?雨菲不得而知,她只知道自己心里竟然然淡淡地在期盼着,期盼着下一次与玉剑公子的见面。

    店小二收拾好桌子,对着雨菲淡淡一笑:根据我对玉的了解,姑娘你刚才的一首劝酒诗和那手自成一家的字体,已然让他侧目了,不然你也不会在这里见到他了。玉他虽然性情乖张,可是心底最是固执,只要姑娘肯付出,定会收获自己的幸福。

    雨菲听店小二这么一说,心里又乱了,感觉事情全乱了,她明明是找玉剑公子寻仇的,因为那天在那个树林里的侵犯,她曾发誓要好好教训玉剑公子一番的,可是今天,她竟然被他外表迷惑了,难道自己那天遭遇的凌辱统统不作数了么?

    姑娘心里可有事情为难?不妨说与在下听听。店小二的声音异常的温和,像一床踏实的棉被,充满了包容,让人可以放下所有的戒备在里面尽情地享受温暖。

    一个多月前,在允州将军府西边的小树林里,我我见过玉剑公子,还还被他玷污了清白,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他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雨菲说出这些以后,才发现来不及了,她怎么讲此事对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说出来了啊!

    谁知这个店小二竟然笑了起来,这次是真的笑,而不是他惯有的微笑的表情,他笑了一会儿说道:姑娘,你莫不是为了见到玉才想出这样一个借口吧。你可知道玉他一直修炼的神功,在练成神功之前须得保持童子之身,否则会经脉逆行,走火入魔啊,据我所知,他今天为止才刚刚练到神功的第七层啊。你说他如何能去玷污你的清白?难道他不要命的?

    雨菲顿时愣住,头顶上仿佛响了一个响雷,不是他,竟然不是玉剑公子。忽然之间雨菲竟然生出这样的一个想法,如果那天侵犯了自己的是玉剑公子,兴许她此刻还可以接受,可是若是别的人侵犯了自己的身子,她以后还要以怎样的身份去面对玉剑公子呢?那样一个白衣似雪,风情脉脉的男人。

    姑娘?你没事吧?店小二出声唤了一声雨菲,雨菲有些无措地看了店小二一眼,说了一句:我忽感身体不适,先走一步了。说完以后顾不上店小二异样的若有所思的眼神,逃似得离开了房间,跑下楼去,朝自己投宿的客栈跑去。

    上天给她开了一个如此大的玩笑,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无力。那天被男人凌辱的一幕幕在脑子里不停的回放,如果那天的那个男人是个和今天见到的周公子异样的无耻和猥琐该怎么办?她忽然觉得自己身体很脏,她很恨,为什么要让她遭遇这些?这样的话,她还怎么配得上玉剑公子?

    独在异乡为异客,雨菲独自一人住在京城的一家客栈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那种孤独的感觉比前世一个人在家过暑假和寒假时的孤独还要浓烈,因为她和这个时空相隔的距离不止一年两年那么远,而是几百上千年,甚至还要远。

    这一天,雨菲独自走在京城的大街上,街上的行人不多,因为天空在下着细雨。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走到哪里去,更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停下来,多少次,她梦见自己独自一人走在雨里,跌跌撞撞,没有目的和方向。

    忽然身边响起鞭子的响声,一个霸道得到声音叫喊着:快闪开,莫要挡了晋王的车架!快闪开!雨菲一个躲闪不及,肩头依然挨了一鞭子,衣裳微微开裂,被抽到的地方隐隐作痛。她漠然地抬起头去看向轰隆而至的马车,车帘微微扬起,只看到一袭紫色的身影。

    雨菲自嘲地笑了起来,原来这便是她未来的夫君,连他的奴才都是如此的蛮横,她那未谋面的夫君能好到哪里去?正怅然的时候,胳膊被一只手拉住。

    回过头来的时候,便重新看到了那张带着三分柔美,七分英挺的脸庞,在他明亮的眼眸里雨菲看到自己淋湿了的头发和略显苍白的脸庞。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太狼狈,她扯起衣袖快速地擦干了脸上的雨水,然后挤出了个僵硬的笑容:玉剑公子,我们我们又见面了

    你这丫头,前几天还见你豪情满怀地做诗,今日为何又这般落寞?若不是我碰巧遇上,你准备这样走多久?这可和别人传言的顽皮胡闹的秦雨菲不一样啊。玉剑公子好听的声音调侃着。

    世间传言多不可信。这么说玉剑公子你是喜欢从前的的疯丫头秦雨菲咯?

    非也,从前的那个秦家丫头我可不敢惹,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却有点让我心痛了。

    玉剑公子你也会心痛?雨菲问了一句极弱智的话。</div>